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文學思想 │ 翻越「地球人」思維極限 3

文 ◎ 黃翔

6
中國人自古認為「萬物有靈」、當然也包括植物。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科學家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以測謊儀意外發現植物的「原始感應」。植物有感覺、有記憶、有認知、有感情甚至超感功能。以電極連上雞蛋,準確測量出雞蛋胚胎中的心跳。細菌有意識感應、互有感知。甚至任何主體的情緒變化與被分離出來的個體細胞有「本能感應」、有「意識溝通」。

這種研究的結果卻正是「宇宙情緒」的發現;也就是對東方「哲學詩化」和「詩化哲學」的猜測和心靈感應的驗證。

然而,千百年來,生命「宇宙人體」中的神祕「宇宙情緒」,為人視而不見、與人擦肩而過,包括人對身外萬象和人對「宇宙人體」自身也木然無知。

7
人的存在撞擊著有形和隱形萬物的眼睛。

在微生物眼中,人是移動的山嶽、巍然高聳而巨大;是活著化石、古老而永存。

人叉腿而立、或人向前邁出一步,兩腿之間無窮時光煙波浩渺、崇山峻嶺綿延不絕。

僅僅是人體胯下的一步之遙,宇宙另類時空距離中,紅日沉浮起落、滿月水光粼粼、星辰自生自滅。

人腳踏大地,其實是懸浮於隱形的空間;綻開如蓮、展翅如鶴。人置身於自然,卻外在於自在。黑暗中的人看不見黑暗,視而不見隱形其中的色彩斑斕眩目;寂靜中的人聽不見寂靜,聽而不聞的雙耳為轟鳴的寂聲堵塞。

「外星人」的瞬間,是「地球人」的此刻;外星球的「當下」,是地球上的「未來」。

不同光速中的時間是同一時間;不同場域中的空間是同一空間。

生前「荒蕪」中種植豐饒;死後「虛無」中置身萬象。生命的生存與死亡,是宇宙深層的同一存在。

白晝與黑夜交融如一。月亮傾洩白日的碎銀;黑夜輻射隱形的日色。花朵閃爍星空的光斑;雲霞擊亮黑暗的漣漪。

天空和大地的畫面,布局於山嶽和海洋的波狀線條、動物和植物流動的枝杈。黑夜「蟄居」於白晝的奧義;日光「受孕」於黑暗的輝煌。

世界的背景隱形童貞處女。「山清。水清。人清」,活著的「每一個日子」都是「生命的慶典」;前生、今生、來世都是大地上的「同一的生命」與紅塵結緣。

宇宙時空中,創造了生命、形化了萬物。人與大自然天然融洽、相處和合。(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