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文學思想 │ 翻越「地球人」思維極限 4

文 ◎ 黃翔

8
混沌初開的天地中,人、獸、鳥、禽、蟲共居一室、同住一院。野牛、大象、巨蟒、恐龍如天地的大庭園中的家禽。

飛禽鳴蟲在大自然中「眾聲喧譁」和互相唱和;而人卻成為「非人」,「心靈」被貪欲吞噬;「精神」被強權扭曲。「暴力加謊言」的悲劇,從上演之日起從未落幕。

人類遺落的是與生俱來的「宇宙人體」的「生命本文」;丟失的是「自由表達」和「自然發聲」的天賦。

鳥鳴聲裡有火星閃光,這是肉眼傳看不見的另類星體文字。泥石的山嶽以固體形態堆砌在大地上、屹立於「急急後退的時空」,每一個瞬間都融解和還原為最初的「岩漿與火焰」。

貓頭鷹、蝙蝠、甲鯰魚、巨鱷、古盲蝦,置身「另一種光亮」的黑暗深層。

以液態的寂靜為光、以流質的泥砂果腹。

在黑暗中素食黑暗。

有生就有死,有存在就有虛無。起居於晨夕更替、散走於晝夜迴圈、身心淨化於天池的大浴缸、淋浴於「天體蓮蓬」迸濺的日光和星光。

生命萬物消解於時光的倒流,凝聚於深層的流失。

人類「靈悟」穿越「血肉人體」的混沌,與「宇宙人體」互為感應。人體「宇宙時空」是個多層次的世界,黑暗「澄澈的靜穆」中「心念不起」、「塵欲無跡」,層層密集的細胞的星斑隱密其中。每一個細胞如果無限放大,微型時空中有「另一種遼闊」,其中潛伏著難以數計的「宇宙人體」血肉生命的雛型。

生命「宇宙人體」中,高速運行的時光趨於靜止。每一個瞬間,都有「未來形態」的生命在同一剎那趨於成型或趨於寂滅。它們是不同性情、秉賦和氣質的「成形於未遂」的生命,經由人體「宇宙時空」,轉化為地球上一個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人是「宇宙人體」中的「失蹤者」,從投生人世之日起,就開始外在於無垠宇宙的時空。

未經開啟的「天目」,看不見大地上「陰影與陰影冥冥對視」的奧義;天然「堵塞」的聽覺中,消失了大自然「寂靜與寂靜神祕會語」的天籟之音。◇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