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瘋狂的怪物

  2012年,沒有讓我們感到末日般遙遠,轟然而至的2011年,卻讓人有了一頭撞到牆上的惱火。剛剛跨過門檻的腳上還黏著2010年新鮮泥土的我們,心情還繼續停留在撲朔迷離、奇幻多變的2010年呢……

  在中國,我指的是在當前的中國,頻繁出現玄祕的事件。每每其事件之玄幻莫測,如果你恰好是心智正常的人,那麼它一定極端刺激你最成熟的神經、極度挑戰你最基本的智力,甚至它挑戰的,都是些你在上幼稚園的年代裡,就已經熟練掌握的基本常識。

  2010年12月25日上午9點45分左右,位於浙江省東部沿海的樂清市蒲岐鎮寨橋村發生了一起車禍。在村邊的路上,53歲的村主任錢雲會被一輛運送石料的大型工程車碾壓,當場死亡。

  一方面,官家堅稱是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12月28日凌晨,浙江省溫州市委指使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調查處理。12月29日晚,溫州市公安局宣布,錢雲會命案事實已經查清「肇事司機費良玉,32歲,安徽人,最近剛來到浙江。肇事車輛是他今年2月份買的。由於他自己沒有駕駛證,便讓老鄉黃標幫忙,他和黃標輪流開車。事發當天,他們從一工地運石料去臨港工業區圍墾工程,由於下雨路滑以及工程車超載282%導致車體靈活性下降,在經過蒲岐鎮寨橋村時,不慎撞上了正在橫穿馬路的錢雲會。」

  另一方面,官家上上下下強力宣傳,該村村長錢雲會是個歷史反動分子:2010年12月31日「《楚天都市報》訊據新華社電樂清政府部門在發布會上首次通報了『上訪村官之死』一事中徵地的簡要情況。錢雲會於2005年4月當選為寨橋村村委會主任。1992年因犯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8個月;2005年因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緩刑2年;2006年撤銷緩刑,執行原判刑罰,同年12月4日刑滿釋放;2008年因非法轉讓土地使用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2010年7月刑滿釋放。」官家的通報,在赤裸裸的暗示我們——他錢雲會的死,是罪有應得的,是名至實歸的,是順天應人的,是大快人心的,如果錢先生再不識趣的趕緊死掉,我們的官家也要跟他結帳的。

  再一方面,事先,官家把該路段的攝像頭拆掉;事中,官家特派五個不留姓名的特警現場輔導錢雲會車禍;事後,官家派出數千警員,武力關照村民,暴力招待記者、民眾。他們對於這個「普通案件」的關切程度,異常亢奮、異常周到。給我的感覺,錢村長的死,讓官家的官人們精神振奮、熱血沸騰、革命意氣風發。

  三方面匯集起來,前兩個方面是官家的嘴,說出的話兒驢唇湊馬嘴;後一方面是官家的腿,跟官家的話兒又南轅北轍,讓人摸不著頭腦。但是三個跨越物種般不相及的器官,居然都貨真價實長在中共政府身上。

  這,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雜種、哪來的一個怪物?難道真是末日來臨不成?◇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