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別做幫凶!

  浙江溫州下屬的樂清縣寨橋村村長錢雲會,最近被一輛載重卡車軋死,成了中國社會和輿論關注的一個焦點。大家關心的,是錢雲會究竟是怎麼死的,是如有村民聲稱親眼目睹的那樣,被幾名可疑人員按倒在地由車碾壓致死?還是官方公布的是一起純粹的交通事故?

  八十年代中期,曾經在四川甘孜州的巴塘,遇到過一位漢族退休職工劉老漢。這位四川籍的劉老漢,退休之後的正式職業是「獵人」。說是獵人,劉老漢並沒有獵槍,而是豢養了十多條非常凶猛的藏狗。每年夏天,劉老漢都會進山,在一個早已察看妥當的山下,他的獵狗會在草原上搜索,然後把獵物趕上附近的一座山。那裡的獵物主要是鹿,而那座山則是三面懸崖。

  鹿是一種極為敏感的動物,很容易被驚嚇,到了無路可逃的時候,鹿們會嘗試跳下懸崖。結果,當然是非死即傷。劉老漢則在懸崖下,「揀」到了那些死傷的鹿。

  一位巴塘的朋友說,劉老漢不承認自己獵殺了動物,因為他沒有任何打獵器具。據說靠這個藉口,他在巴塘的獵人生活過了三年。後來聽說,當地的公安局終於耐不住性子,把劉老漢趕出了巴塘。

  我想,如果民間各路調查人員都去巴塘山中進行調查劉老漢到底是否有獵殺動物,肯定也會得出一個極為荒謬的結論。這樣的調查,正是劉老漢的詭計,當地派出所正因為「沒有證據」,而讓他從事獵人職業達三年之久。事實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不管劉老漢是用槍、用刀,還是借助山勢用了惡狗,他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獵取動物。

  這也是中共歷來喜愛的詭計。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後,中共便成功地引導大家調查、分析天安門廣場是否有人被殺。等到各類說法盛傳之後,就會有多名證人出面告訴大家說,天安門廣場「內」,確實沒有死人。

  我覺得,樂清和溫州警方,正是用了同樣的詭計。北京許志永博士的公盟,在寨橋村調查了兩天之後,證實了官方交通事故的說法,也正好把大家注意力引導到用盡腦力去計算、分析的邏輯懸崖之上。說不準最後官方還有另外的「證據」,最後把大家趕跳懸崖。

  錢村長之死以及隨後衍生的事件發展,在我看來,最清楚明白地給了大家兩個啟示,一是地方政府搶地已經達到肆無忌憚的地步;二是中共信用徹底破產,中國民眾依然覺醒,不論中共政府如何解釋,如何擺出證據,大家就是不相信。五毛再多又奈我何?

  中共建政之後的六十多年害人無數,而每次都利用「一分為二」的方法給自己開脫。民眾在大多數時候並不十分認真,面對強權暴力恐懼的時候,有個梯子就順便下台。這是人性,本沒有什麼可議和憤怒的,但作為知識分子,卻絕不應該在這個時候為虎作倀,去幫助中共搭建這個台階。

  「劉老漢確實沒有殺動物」,說這種話其實就是劉老漢的幫凶!◇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