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亞洲第一花腔女高音曹秀美專訪

?"
具有少女般的純潔與熱情,曹秀美在舞台上展現女主角般自信的表演。(SMI Entertainment提供)

身為美國大都會的首席女高音之一,亞洲第一花腔女高音,廿五年來闊步於藝術路上,曹秀美認為,要想唱出優美動聽的歌曲,除了天賦,更重要的是道德素養。

文 ◎ 徐孝彬

「天籟般的嗓音」、「擁有百年難得一遇的好嗓子」。這是指揮家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和祖賓.梅塔(Zubin Mehta)對世界著名的韓國女高音歌唱家曹秀美(Sumi Jo,或譯周淑美)的讚譽。

出生於首爾,曹秀美是少數能在西方人獨霸的聲樂界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東方面孔。她的歌聲顯示出深厚演唱功底,移腔轉調準確而不露痕跡,遣詞咬字流暢清楚,無論是細小的快速顫音還是高音處漸弱,都頗具水準。

曹秀美不僅為美國大都會的首席女高音之一,同時也是亞洲第一花腔女高音。具代表性的演出包括:與指揮大師卡拉揚合作的歌劇《假面舞會》、與指揮大師蕭提合作的歌劇《沒有影子的女人》,獲美國葛萊美獎和英國留聲機唱片大獎。

2001年8月曹秀美在美國與三大男高音之一的多明哥(Placido Domingo)同台演出,精采程度甚至吸引了美國總統布什前來觀賞,獲極高評價。因其在國際樂壇的重要成就,曹秀美亦受邀在2002年漢城世界盃足球賽開幕典禮上獻唱「The Champion」。此外,曹秀美也曾為韓國電視歷史大戲《明成皇后》演唱主題曲「If I leave」。

一年中有十個月的時間奔走於世界各地的演唱會,曹秀美寶貴的閒暇時間,除了盡量多陪伴家人,還投入各類世界性的公益活動。對於如此一位藝術家,僅僅靠外界對她的讚譽或她參加的公益活動,似乎無法描繪出一個完整的「女高音——曹秀美」。

近日,曹秀美來韓演出之際接受《新紀元》周刊專訪,暢談她二十多年來闊步於藝術路上的故事。

以禁欲般的生活,成全藝術

作為巡演活絡的歌唱藝術家,曹秀美的日常生活不同於一般人。眾所周知,歌唱家為了保護好嗓子,冬天要穿得厚實一點。在繁忙的生活中,坐下來喝一杯咖啡能帶給人些許輕鬆,但是,曹秀美連這點些許的輕鬆也不敢奢望。理由很簡單,喝咖啡或紅茶能使人產生興奮,對於藝術家這是不好的狀態。為了藝術,她寧願過著幾近禁欲般的生活,且甘之如飴。


為了維持藝術家的最佳狀態,曹秀美放淡日常生活的享受。
(AFP/Getty Images)

「之所以稱為藝術家,是藝術家有著跟大眾不一樣的地方。乍看起來,藝術家遠離大眾,但又隨時為大眾準備獻出其技藝。不管經過多長時間的練習,也不管個人生活怎麼樣,只要一站到舞台上,就靜靜地唱獨角戲,演繹出感動。」對於曹秀美,站上舞台就是貢獻其一生練就的發聲法和呼吸法,讓劇場二、三千觀眾產生共鳴。

「流行歌手追求的是一時的成功與風光,藝術家則畢生奮鬥。」她說,藝術家必須把住時代的脈搏,洞察觀眾的需要。因為,藝術家有這個責任。她認為,對於音樂的自我追求與滿足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和觀眾分享好的音樂,並以此帶給他們感動。「用自己創作的音樂來撫慰別人的心靈,所以,藝術家要經常思考自己存在的意義。」

「我如卡拉揚等很多人所說,天生就擁有一副好嗓音。」儘管了解自身的天賦特長,曹秀美的自信並非建立在天生的才華上。她說,對於藝術家來說才華並不是全部,還需有愛心,對事業的熱情,以及為了唱好作品,面對艱苦的練習時,默默付出努力的耐心。這樣才能使觀眾產生共鳴。「為了台上三小時的演出,在台下要付出很多汗水,但那個過程並不覺得苦。因從小時起一天進行八個小時的訓練,現在已成了家常便飯。當我站到舞台上演出時,就能切實地體會到每天練習的成果。」

身為東方的音樂家,在西方舞台嶄露頭角並且取得成功,曹秀美認為,東方人要想在世界舞台上,以西方古典音樂占得一席之地,得付出比西方人更多的努力。因為西方人生長在西方古典樂的發源地,耳濡目染,對西方古典樂有很強的自信。不過這種情況恰好衝擊著東方人的競爭意識,並成為邁向成功的原動力。她說:「東方人的優勢在於堅忍不拔和吃苦耐勞的精神。從小開始就接受斯巴達式的教育,所以,面對再怎麼艱苦的練習也不會覺得吃不消,也不把其為多大的『犧牲』。但是,我們需要向西方人學習的是:他們遊刃有餘的心態。」

內心豐盈,藝術才見深度真誠

與國際級音樂家合作的閱歷豐富,指揮家卡拉揚、男高音歌唱家多明哥(Placido Domingo)、流行音樂家史提夫.汪達(Stevie Wonder)等等,這些合作經驗,都成為曹秀美提升音樂藝術的良師。「和汪達有過同台演出的經歷。他在眼睛看不見的情況下,既作曲又唱歌,因而對他感到很尊敬。我慶幸自己有著健康的身體,暗下決心一定要更加努力。」曹秀美說。

「多明哥與其他兩位男高音(已故帕華洛帝Luciano Pavarotti和卡列拉斯Jose Carreras)相比,在語言和藝術領域上有諸多優勢。他不僅精通聲樂,而且也做指揮,參加演出,培養後備力量,忙得不可開交。他已超越個人,和別人分享自己的所有。其次,他的為人好。甚至碰到劇場裡的清掃工,都主動打招呼而且噓寒問暖。」


曹秀美認為,只有內心純淨的人才能唱出美麗動聽的歌。(Getty Images)

驚訝於曹秀美和這些知名音樂人合作汲取到的藝術養分,並非音樂本身,而是生命態度與為人處事之道。曹秀美解釋:「我認為,只有內心純淨的人才能唱出美麗動聽的歌。反之,內心污染太多的人,也許在演唱技巧上能表現得很漂亮,但會讓聽者感到不適或歌聲裡缺乏讓人感動的因素。因我知道那種內在的因果,所以,自己要求自己成為道德高尚,內心純淨的人。在日常生活中,那種自己對自己的鞭策和努力日積月累,內心世界變得豐富多彩之後,你的演奏、你的歌唱,才能有深度和真誠。」

有母親的道德身教,不迷航

這令我想起她在隨筆集《曹秀美的美麗挑戰》中,著墨頗多的母親對她的道德教育。曹秀美說:「把孩子教育成具備道德素養的人,重要的是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在家庭教育來說,重要的是對子女的關心和持之以恆的努力。就拿我家來說,父母有時對我進行幾盡殘酷式音樂教育,但沒有那段經歷,就沒有現在的曹秀美。但是,重要的是,母親是以平常心對待我和我的音樂。她是一位無論身在何處,都對他人關心,樂善好施的一個人。並且,經常是手不釋卷,在家裡經濟條件很困難時期也經常去看音樂會。」

「自從母親把我送到國外留學,由於經常見不到我,所以,她很後悔送我去留學。她想是不是對孩子過於殘忍,因為,我在國內上學時,沒幹過針線活兒,連雞蛋都沒煮過……母親很是不放心且很心疼。比起音樂,她更關心的是我的日常起居,擔心能否按時吃飯。」

所以,在曹秀美隻身於遠隔萬里的義大利生活那段日子,母親再也沒跟她提及關於取得音樂上的成就之事。但是母親當時的一句話,深深地銘刻在她心裡——「雖然,離開故土,告別父母兄弟,有諸多不便。但是,不要迷失自己的航向。」她明白,付出青春,遠走異國他鄉,終究不能忘記自己的根。

曹秀美說,雖然唱的是西方古典音樂,但自己的歌聲裡蘊含了東方的情調。當閉目靜聽她的歌,也能從歌聲中聽出質樸清雅的東方韻味。在歌劇《魔笛》的《夜之女王》詠歎調中唱華麗的高音部分時;當唱渾厚的韓國歌劇《懷念金剛山》時,也同樣能聽出那種韻味。

「我心靈的歸宿終歸是韓國,也是在那片國土裡的家庭。現在為了演唱會,過著像流浪者一樣漂泊不定的生活,但是,一想到有隨時能回去的祖國與隨時能見到的慈祥的母親,我就感到非常幸福!」

音樂,彌補道德教育的漏洞

對於當今社會普遍忽視道德教育,曹秀美希望藉由音樂彌補此一教育漏洞:「缺乏道德教育是韓國教育界的一個大問題,我也經常思考這個問題。現在的孩子們感到情緒不穩,也很痛苦。孩子們在那種教育和環境下,長大成人之後,對他們能否活得幸福,我深感憂慮。總之,我感到音樂會對此有所幫助。因為,美好的音樂能陶冶人的性情與道德。」

說到這兒,她突然放慢了語速,鬱鬱地歎了口氣,憂心忡忡地說:「看到漂亮的花兒,而能欣賞花的美;在路上見到可愛的小狗狗,而能滿懷愛心去撫摸,是不是那種充滿愛心的孩子,長大成人之後會給周圍的人和事物帶來溫暖呢。可如今,我們周圍的環境很是冷漠。孩子們逐漸失去屬於他們的樂園,大人們讓他們只爭『第一』,從而促使互相競爭。未來世界,人口會增多,自然環境會變荒蕪,空氣也可能變得不好。長此下去,競爭會越來越激烈,會真正失去和諧的環境。」

也許是對世事的關心,也許是使命感的驅使,一年中300天世界巡迴演出之餘,曹秀美同時參加多種社會公益活動,「世界盃宣傳大使」、「釜山亞運會宣傳大使」、「國家形象宣傳大使」、「UNESCO愛好和平的藝術家」、「紅十字會親善大使」、「茹水國際宣傳大使」、「平昌冬季奧運會策劃委員會宣傳大使」……在年底演出的一星期前,她仍參加這些公益活動。即使再忙,她也通過媒體和大家見面,媒體採訪結束後,又去宣傳「平昌冬季奧運會」。

曹秀美說:「從小就對兒童、環境、動物保護有很大的關心。如果不是唱歌,我可能會從事社會公益活動。幸虧上帝保佑,讓我以音樂家的身分做一些善事。我用歌唱的方式做宣傳活動,也給音樂老師們做過短期指導。那種公益活動如果能當作職業來做,我可能會做得更好。但我是擠出業餘時間來做這件事情,難免有困難。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做得怎麼樣。即使這樣,能做這樣的事情是多麼幸運啊。」

帶學生,重在教導如何做人

長年受邀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曹秀美對於各國觀眾的反響有一番獨特的觀察。她說:「因各國的文化與習慣不同,各國觀眾的反響也不一樣。我最喜歡的是巴黎的觀眾。就像巴黎本身是一個藝術一樣,巴黎觀眾很懂藝術且喜愛藝術家。最讓我感到有壓力的是在米蘭和倫敦的演出。怎麼說呢,那裡的觀眾有一種咄咄逼人的感覺,很注重細節,有一種很愛挑刺兒的感覺;日本觀眾雖有點沉悶,但有檔次;中國觀眾既熱情,反響又好。」

2011年,曹秀美將迎來歌唱生涯的第廿五周年,她計畫以此為契機在亞洲推出巴洛克音樂巡演,當作新的挑戰與演藝生涯的新起點:「巴洛克音樂看似簡單容易,其實是很難的。想要唱好巴洛克音樂,首先得有品位,還得有細膩的情感。」

演出邀請接連不斷,演出日程總是排得滿滿的,曹秀美仍為自己畫好了未來投身音樂教育的藍圖。「在國外的韓國學生中,音樂人才很多,很想培養他們但自己又沒時間。現在還是以演出為主,等到將來年紀大了,再把我的經驗教給學生並和他們進行分享。不僅教給學生如何唱歌、如何發高音這些技巧上的東西,而且,更重要的是教他們如何做人。歌唱的好的人很多,鋼琴神童也很多,但能不能受人尊崇,具有長盛不衰的人氣,除了音樂更重要的是人格魅力。你得想好自己為什麼搞音樂,為了音樂應該怎麼生活。要吃藝術這口飯是很不容易的,所以,你得有思想準備。」◇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