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尷尬的孔子像

  孔夫子最近一直「被繁忙」著,先是在世界各地近100個國家辦了幾百所學堂,後又被以其名號頒發了不倫不類的「和平獎」,如今索性在天安門廣場面朝長安街「站」了起來。

  在天安門立像顯然是件大事,被尊為「革命先行者」的孫中山以及中共的祖師爺馬克思等的畫像也只是一年中陳列一次。看來孔夫子目前正成為中共眼中最拿得出手的「形象大使」,所以得以長期在天安門廣場安營紮寨。不過,天安門前有人民英雄紀念碑,其中不乏掙脫封建禮教和高呼打倒孔家店的先人,如今又擺上個孔子雕像,那不倫不類的架勢,怎麼看怎麼彆扭。

  中共怎麼面對他的先人暫且不講,從政治倫理的角度來看,孔、毛同台確是極其荒謬的事情。但現實是殘酷的,如今孔子莫名其妙地與老毛以及一群共產主義的義勇軍們站在了同一個方陣裡,這不僅糟蹋了孔子,也侮辱了古代聖賢的思想光芒。

  孔子思想的核心是仁政和恕道,講「仁者愛人」,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也」。孟子是他的忠實繼承者。他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至於宋明理學的「存天理,滅人欲」,那是朱熹等人對孔子學說的一種極端化和扭曲。在今天,如果還停留在「文革」的認識水準去理解孔子,那就要上執政者的當。所謂「三綱五常」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況也不是孔子學說的核心部分。中共拚命抬出孔子,無非是想從儒學中尋找維持穩定的思想基礎,宣傳孔子是假,兜售私貨才是真。

  或許為政者覺得把孔子重新披紅戴彩弄出來上花轎,可以為瀕臨崩塌的國人道德危機打進一針強心劑,但是,孔子幾千年到現在,特別是經歷了從五四到六四一直到今天的「革命」,他的影子早就趴在地上被人千刀萬剮了。現在的金錢至上、人人向錢看、無官不貪,腐蝕著這個社會的每個細胞。傳統的倫理道德被徹底邊緣化,一個沒有信仰追求、沒有榮辱意識、沒有道德約束的民族,很難想像她的明天會是什麼樣子。把孔子硬拉起來,就能救贖這些墮落的靈魂嗎?立像就能讓儒家思想深入人心嗎?就能終結毒奶粉、地溝油、黑心棉嗎?

  說到底,立孔像僅僅是個表象,就像孔子學院一樣,都是做給別人看的。中國人真正要立的,是至真至愛的榮辱觀、道德觀和人生觀。

  毛澤東公開說過:「我們共產黨人,是從批孔起家的,但是我們絕不能走回前面他們的路,批了再尊,等到我們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再把孔子的思想搬來教育老百姓時,就落入了歷史的一種迴圈,這是不行的。」

  如今共產黨真把孔子請回來,說明共產黨已經真的快完了。

  「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是孔子的話,也是他的主要思想之一;所以不管任何政黨、任何政府、任何團體、任何組織,先要真正尊重孔子的思想,然後才能談「尊孔」。先要反思當年「批孔」的醜行,才能來消費老孔。如果只想靠其思想來延續統治、如果只想以其學說要求他人而不涉及自身,那效果也只能是孔子說的話:「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

  按照當下中國的現狀,其實天安門廣場最好是立一個特大的金元寶,如果覺得太俗氣,就立出個龍龜也行,反正一定要和錢有關。當然,如果真的要尊孔,那就應該立「諸子百家」群像,沒有「百家爭鳴,百花齊放」,沒有法制和言論自由,中國將永無興盛之日。◇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