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王丹入境與鳥籠民主

?"
王丹在台灣大學校園參加悼念司徒華的晚會,他指出華叔很大的心願就是平反六四,他給我們很大的教益是,只要你能夠帶著信仰堅持不懈,就一定能看到勝利。(攝影╱宋碧龍)

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於今年1月2日辭世,兩位前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和吾爾開希表示,希望能入境香港參加司徒華的葬禮。港府會不會讓王丹入境成了香港近期的熱話,無論王丹能不能入境,其自我設限的請求,效果都與鳥籠民主無異。

文 ◎ 吳雪兒

王丹於7日發出聲明表示,他日前委託「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提出入境香港悼念司徒華的申請,並承諾『四不』原則:不見記者,不搞公開活動,不開新聞發布會和不在香港過夜,對此,13日行政長官曾蔭權首度於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表態。曾蔭權強調一定會依法辦事,酌情處理這個問題,「我相信入境處一定會聽到各位的意見,但他們亦要考慮廣闊香港利益。」曾蔭權相信入境處任何決定都會是明智的。

早前中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在接見本港傳媒高層訪京團時說,一國兩制下,內地不會干預香港的事,相信特區政府會更好地處理事件;支聯會副主席李卓人認為,王的訊息正面,這個「波」已交到特首曾蔭權手上。

回歸以來,中共干預香港事務已經是公開的祕密。心水清的網民留言說:「香港政府唔批就係(是)香港ge(的)事,批左就變成阿爺ge(的)事」。

恐王丹進港令六四成焦點

社民連梁國雄議員在電台節目中說,最後操控權在中共政權,但他認為,中共批准王丹來香港的機會不大,因為一直以來中共評價司徒華是在反對五區公投,及在政改上立功,是離開了六四的,如果王丹來,焦點就會帶到六四,而司徒華一直以來都是支聯會主席也是不爭的事實。

也有電台節目指出,王丹提出「四不」原則爭取來港悼念司徒華是自我設定上限,以後所有民運人士來香港就要按照這個「先例」處理。

就港府是否應該讓王丹進入香港,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作了一個比喻。她舉例說,若香港現正積極進行反吸毒運動,假如有一個吸毒的知名歌星要申請來港,可能會不批准,但在運動後就可能得以「解禁」。同樣道理,若申請人能說明入境目的,並且許下具體的承諾,逗留期間不會偏離入境目的,而港府按照所獲得的情報,經評估後信納申請人的承諾為「真誠的」(bona fide),便可批准申請。

吸毒者不能與正當公民相提並論

中國事務評論員李子說,現在香港有很多人表面上想以民主聖人出現人前,又想阻擾別人在香港爭取民主方面做的事,裝出一種「不三不四」的樣子來。他說:「你不能夠拿王丹與吸毒者比,王丹的行動對民主、對國家、對華叔、對香港完全是正義的、積極的力量,只不過是因為受到中共獨裁者的阻擾,不能正常來香港,這屬於非正常待遇。他要的不屬於非法要求,他要求的是正當的權利,一個公民應該有的權利。王丹、吾爾開希、柴玲都是中國人,中國人連踏入自己國家的權利都沒有嗎?他們犯了甚麼罪?只是要求民主進步快一點,正常一點!拿這些正當的公民要求與吸毒行為相比,是風馬牛不相及,這是在貶低這些前學運人士。」

對於葉劉淑儀提到的申請入境時先許下承諾,李子認為,這一建議是為日後阻擾其他人士入境做出一個先例來:「王丹進來是第一次,這是中共和港府最頭痛的事,批又好被動,不批對日後統戰步署,拉籠民主黨有不好的影響。當然如果批了,還是對它們日後的統戰是有利的。但批了,如果這些學運人士在香港再掀起民主高潮怎麼辦?所以設下種種限制。」

有分析認為,司徒華同屬支聯會和民主黨,去年他支持了民主黨在政改方案上的做法。他去世後新華社發通訊稿,特區政府包括特首也表示哀悼,甚至連民建聯、自由黨也表示哀悼,他們更撰寫文章高度評價司徒華在政改方面的表現,現在如果給王丹進來,就更加助證民主黨在政改上的做法是走對了。

無論王丹能不能入境,都會有兩種結果。若給王丹來香港,好像幫助中共多爭取到一些政治本錢,說中共「人性化」了,「跟以前不同,已經改善了」;如果不批王丹來,人們也認了,覺得這就是中共的一貫作風。

也有說法指中共會讓王丹進來,而不讓吾爾開希進來,因為吾爾開希比較激進,……但無論王丹能不能進來,在爭取民主上都是有缺陷的,因為爭取回來的不是完整的、不附帶條件的民主,最多也只能算是鳥籠民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