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仁義無畏 永遠的力虹

?"
力虹被迫害致死後,大陸各界民眾都自發紀念他。圖為香港女孩嚴敏華在中聯辦的抗議。(當事人提供)

力虹,是詩人、是劇作家、是秉持良知發聲的自由撰稿人。他為六四守喪、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邪行振書呼告、為中國的諸多不平義無反顧。經歷冤獄四年多的迫害,2011年元旦前夕,他離開了人世,享年才52歲。

文 ◎ 王淨文

力虹走了,走在2010年的最後一天,走在黎明將至的最黑暗時刻。大雪紛飛,山河為他素裝,風咽枝搖,天地與人同悲。不過,這位中華大地上的拳拳赤子,他的靈魂如同那蔚藍愛琴海上的風,正在吹醒億萬人的心。


力虹因「在謊言之中說出真相、在邪惡內心堅守正義、在黑暗深處開鑿光明」,被中共迫害致死。

力虹(本名張建紅,1958年3月6日~2010年12月31日),浙江鄞縣人,當代著名詩人、劇作家、編輯、自由撰稿人。

1989年「六四屠殺」後,力虹帶著黑紗到雜誌編輯部上班,幾個月後被以「反革命煽動罪」判處勞動教養三年。1991年出獄後仍受「監視嚴控」,失去公職,過著貧病交迫的流浪生活。1998年力虹開始創作小說與劇本,創編了三十集電視連續劇 《紅幫傳奇》。2005年出版長詩《悲愴四章》、長篇小說《天衣差一寸》,並在杭州參與創辦思想人文網站《愛琴海》任總編輯。2006年出版《力虹世紀詩選》和長篇小說《紅衣坊》,並將其改編成同名三十二集電視連續劇播出。

呼喚正義 為民吶喊

如《愛琴海》的創辦宗旨所說:「關切民族健康發展、呼喚自由民主精神、凝聚中國新文化力量。」倡導:「在謊言之中說出真相、在邪惡內心堅守正義、在黑暗深處開鑿光明。」力虹的作品充滿了對人性的關懷,對自然的珍愛,和對暴政的痛恨。無論是討論農村問題的〈「經濟中心」的荒蕪〉、深入唐山大地震的〈二十四萬被謀殺的亡靈〉、挖掘民間疾苦的〈一位中國老漁民的淒涼晚年〉,還是「救救高智晟!救救陳光誠!救救中國!!」他文章中所散發的浩然正氣和錚錚鐵骨,常令人感動落淚。

2006年3月9日,《愛琴海》被中共查封,引起海內外強烈關注。就在這一天,力虹使用突破網路封鎖軟件瀏覽到國外網站,看到了《大紀元》網站披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的第一篇報導:〈瀋陽集中營設焚屍爐,售法輪功學員器官〉。大陸資深媒體人揭示瀋陽市蘇家屯區有個類似法西斯的祕密集中營,曾關押六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很多學員被害死,焚屍前內臟器官都被掏空出售。

出於勞教所的親身經歷和對中共邪惡本質的深刻認識,力虹以其仁義無畏的拳拳赤子之心,奮筆疾書了六十多篇文章,明知法輪功人權是中共最害怕、最嚴厲管制的死穴,他依然義無反顧的第一時間站出來,強烈譴責中共偷盜活人器官是「這個星球上從未見過的邪惡」。

他在網路上發表了《被盜的器官在呼嘯》、《活摘門方興未艾、奧運門又將開啟》、《面對活摘門,欲出應對法》、《面對調查報告布什將說什麼?》、《願意參加這個歷史性的調查》、《吳宏達先生的理性毋庸置疑》、《吳宏達想要幹什麼?》、《傳九促三是中共過不去的坎》、《還我高智晟,還我中國的良心》、《為民請罪的高智晟》等系列有理有據、分析透徹、正義凜然的文章。


2007年,健康的力虹被中共逮捕,直到被迫害得靠呼吸機生存,才讓他保外就醫。(大紀元資料庫)

2006年9月6日晚,力虹在寧波家中被捕。在祕密審理後,2007年3月19日,寧波中級法院處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兩個月後,監獄聲稱力虹患有神經功能障礙疾病,肌肉萎縮、有全身癱瘓的危險,但一直拒絕家屬保外就醫的申請,直到三年後的2010年6月5日,才將已全身癱瘓,不能說話和自主呼吸的力虹保外就醫。2011年元旦前夕,力虹離開了人世,享年52歲。

痛斥暴政 鐵肩擔道義

中共是這樣對力虹定罪的:張建紅在「文章中,大肆誹謗和詆毀我國國家政權是『整個人類不共戴天的死敵』、『中共極權暴政、非法政權』、『後極權主義政權』、『反自由、反天賦人權的頑固本質』、『一個全面殘害人權的法西斯式的獨裁政府、一個嗜血成癮、永不悔改的劊子手,一個業已犯下、正在犯下比納粹帝國更加嚴重、更加駭人聽聞的反人類、反文明罪行的政權』,提出『必須儘早、儘快結束目前的罪惡統治』、『告別專制恐怖,扭轉顛倒乾坤』、公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

毫無疑問,當歷史很快翻過這一頁時,未來的人們會把力虹上述對中共的評價,當成是今日中國知識分子對時局最深刻的論述。力虹無疑是今日大陸最偉大的知識分子之一,他一針見血的點出了中共的罪惡本質。

不過,中共重判力虹的根本原因,還是他公開站出來為被「活體摘取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維權。顯然,中共利用特務充當辯護律師來誤導當事人,並採用祕密審判的方式,這些只能洩露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的無理和膽怯。

為良知而死 為民族希望獻身

正是出於對中華民族的未來、對人類良知的擔當,力虹不顧個人安危,以赤誠的拳拳之心,站在了大陸知識分子的最前列,公開支持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公開站出來與高智晟並肩維權。

力虹寫道:「2006年7月7日,這是一個必將被每一個炎黃子孫、以及全世界每一位有良知的人們牢牢記住的日子──由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組成的獨立調查團,向世界媒體公布了《中國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指控的報告》,該報告確證中共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行為在中國大量存在……。面對這份長達46頁的血淋淋報告,現任美國總統布什將會說些什麼?」他希望人們能說:「讓我們來結束它!」

關於奧運,力虹寫道:人們「發起的抵制2008北京奧運公開信,無疑開啟了一道『奧運門』,拉開了世界正義和邪惡殘餘的決戰序幕。」「假如2008年奧運會如期在中國北京舉行,我想,這不但是對奧運會所體現的古希臘文明和現代奧林匹克精神的極大嘲諷,更將是人的尊嚴、人類文明和世界正義的一場災難!」

關於高智晟,力虹評價說:「我從來將此類捨生取義、為民請罪的忠勇之士,視為上天因憐憫苦難蒼生而降臨人間的至仁至義的天使,是中華民族之血脈雖遭萬般磨難仍能綿綿不絕、頑強生存的道義根基與最後企盼!」

關於退黨,力虹寫道:「傳《九評》與促三退這是動搖它們根本的東西。事實上,《九評》、「三退」、「活摘器官」是三位一體的,中共無法掩蓋。因此這是中共所面臨的最要命的、最過不去的一個坎。所以它會使種種手段。從它們的手段來看幾乎是手忙腳亂。不惜一切,不要臉面、沒有廉恥,不顧最基本的人類道德、人道、人性,天理,想怎麼幹就怎麼幹。公然與人類文明為敵。這條路怎麼能走的長呢?這真的走到了天怒人怒、天誅地滅的地步。」

他同先賢們站在了一起

有民眾分析說,監獄聲稱力虹的病情跟很多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的遭遇很相似。很多知情人揭露說,中共監獄在食物中加入損害神經的藥物,導致受害人生理癱瘓或精神失常。

如清華土木工程系學生、法輪功學員張連軍,2003年被監獄折磨得全身癱瘓;武漢法輪功學員劉運潮,2009年被沙洋范家台監獄折磨得不能說話,半身癱瘓,類似案例非常多。2009年1月聯合國酷刑問題專員諾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在聯合國酷刑年度報告中特別指出:「中共使用所謂『強製藥物治療』來摧殘人的精神,至少有8%的被關押法輪功學員在精神病院遭受折磨。」

有人說,力虹是以一個人的力量挑戰中共的威權,其實力虹不是孤單的,他身後有著每個善良中國人的由衷敬意,有著全人類最強大的良知道德的支撐,有著天地自然的呵護。雖然他暫時先走一步,但他的精神將永存於世。


海外民主人士在紐約紀念力虹追悼會。(新唐人電視台)

正如他定位高智晟律師一樣,力虹的行動也把自己立在了人類歷史長河中,如同宋代的包拯,明朝的海瑞,印度的甘地,南非的曼德拉,波蘭的瓦文薩和捷克的哈威爾一樣。

人民永遠記住力虹

2006年8月力虹在〈四十年反控制散記〉一文中,談到自己的感受和對未來的展望:「至今,我仍在感謝上蒼,在中共邪黨水洩不通的鐵桶陣中,竟然賜給我們七個月的時間,讓我們的《愛琴海》發出了令極權暴政膽戰心驚、惶惶不可終日的聲音!」

「我還要感謝上蒼所賜的互聯網,在今(2006)年3月9日《愛琴海》被關、『蘇家屯事件』被揭露之後的日日夜夜裡,讓我坐在電腦前揮筆著文,能夠奇蹟般地與外部文明社會時時溝通、休戚與共,與全世界熱愛自由、嚮往民主的正義人士站在一起,為早日結束地球上最後、最野蠻殘暴的極權統治而共同努力。」

「當我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我清醒地意識到,在控制與反控制的較量中,中共邪黨的必然滅亡與全人類和平、自由、民主的必然勝利,聯繫在了一起;中國的命運與我個人的命運也緊密地連在了一起。控制與反控制的較量仍將繼續下去,直到中共邪黨徹底滅亡、被釘上人類歷史的恥辱柱上為止。我對這一點充滿足夠的信心。」

力虹深知專制高壓下,「一寸自由一寸血」的現實,在《我會堅持到最後一刻》中,他說:「至於我個人的安危,在經過了中共當局26年的監控與迫害,並經過六四牢獄之災後,已被徹底剝奪了一切權利,我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的了,所以是無所謂了。其實,從目前的社會大監獄到暴力機關的小鐵籠,沒什麼本質上的區別。只要我還能坐在這台電腦前,我仍將在狼群中發出『一個人』的聲音,堅持到最後那一刻。」

有個謎面「風平浪靜」的地名謎語,答案就是「寧波」。正如大陸許多參與紀念力虹的民主人士所說,「中共政權想要風平浪靜,已不可得。不只是寧波,全國各地推進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浪潮中,一波又一波,波波皆有力虹的光影。」「力拔邪惡,虹貫蒼宇」的力虹,將永遠活在中國人的口碑中。◇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