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文學思想 │ 翻越「地球人」思維極限 7

文 ◎ 黃翔

15
你所見到的光,是未知之光。它經由距離輻射當初的童年,已歷經少年、青年和老年。或許早已死去、又從死中復甦,在人類的幻覺中,視它為白晝的「日照」。不,它不是日照、也不是夕照。不是頭頂的白日,而是宇宙黑暗深層星群中的一粒「光斑」。

它不是新鮮的、而是古舊的。「光」在傳遞過程中蒼老、衰竭又復歸鮮活。

人類消費地球,卻從未想到積蓄,當地球不足以維持人類的生存,人類終將成為外星系的「打工族」。開發宇宙資源、行使「宇宙消費」、轉換全新生存模式。

地球之外的銀河系、太陽系的更多星球的巨大體積,卻是今生或來世人類的富裕的「光與能源」的銀行。這個行長是人類現有權力結構模式之上的「宇宙之王」。人類感官之外的有色慧根初始萌動,權勢者與弱勢者會突然發現彼此同樣渺小、同為宇宙過客,從而穎悟「瞬間存活」中「眾生平等」,復活古老東方意識中的「宇宙生命智慧」!

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歐洲、大洋洲……都是人類意識視線所能感知和窮盡的物質存在的極限和邊緣。在人體感知之外的天空、陸地和海洋,有難以數計的星際時空中的「洲」在「超高速的緩慢」中自生自滅。

人類文明已進入「星際文明」時代。人類血肉「宇宙人體」由遠古無限膨脹的洪荒,日漸濃縮於現代人類的超級感應。「星體結構」的世界中非磚石建築群,將成為未來新新人類的「公共設施」。以往遙不可及的「暗物質」中謎樣的時空,必成為人類遷徙和棲居的「世界之外」的遼闊空間。

16
外星球在頭頂閃爍如星斑。

它們閃爍在今人的頭頂上空,也曾垂掛在已消失的人類先祖的頭頂。

先人們隨身攜帶「地球人」入境天宇星雲的「骸骨護照」和「靈魂簽證」移民外星球。地球上遙不可及的生活場境,在他們「記憶的螢幕」上重現的同時,也在星體「光斑」倒流的光速中遠逝。

地球上「生死一瞬間」的人生,在「空間之外」的空間中,「生與死」之間的「光距」,兩者相隔永無終日的億萬光年!

地球人是一張永遠洗不出明片的膠片,思維和行為在「定格」中固定不變、趨於凝止。尤其是地球上的「政客」、「奸商」、「騙子」一類人的「生命形態」,永遠含糊、朦朧、混濁不清,無論他們是深居皇宮、招搖過市、出入和混跡「失去感知」的混沌生靈。

人類同搭天空的雲篷,同睡大地的花床。芸芸眾生中,人與人身軀互為碰撞、擠擦;心靈咫尺天涯、形同陌路。社會群體生活中,不同「個體人生」互不相容;不同「精神指向」互不寬容。

生命不僅丟失了「個我」的自己、也丟失了「群體」的同類而不自知;人的精神生命唯有翻越現有思維框架和思想空間,「移民」和「遷徙」於「天地人」交融和一的浩瀚時空,才能找回被人丟失數千載以上的自己,發現「人體宇宙」和還原「宇宙人體」的本來面目。

二十一世紀人文學科復興的帷幕已經拉開,「精神探索」取代「物欲追求」必成為總的趨勢,「個體生命能量」的極大開發將成為時代生活的主導和新潮。

在本次人類文明大轉型中,中國首先面對的是文化體制的變革;全人類面對的是二十一世紀人類文明大轉折中的新的文藝復興。

17
人體是隱形的「肉質晶體」,是浩渺的「天然容器」。杳無蹤影的神祕感應如「電鈕」、探測於時光沉澱的深海;銷聲匿跡的天生靈智如「電源」、穿越於淤積的微型空間。

「人體螢幕」上塵緣和天緣的線路剎那接通,旋轉和延伸「包羅萬象」的天宇和大地,出現和消失於永恆的「同一瞬間」。

18
未開發自身「星雲視域」的「地球人」是精神弱視的盲者。血肉之軀在「天地人」的大聯網中與外星球絕緣;人體「宇宙星雲」中的「細胞星球」無從發現和終生失聯。也無從內視和感知自身中的天旋地轉、傾聽每一個瞬間「血肉倒流於時光」的「轟鳴的沉寂」。

19
生存失落於死亡,生命是一次永遠注定的預約、也是一次如期的失約。

人類自生自滅於「野心」的鐵窗;自我囚禁於「欲望」的電網;自行沉湮於「歲月的泥石流」。金錢是「金錢貪婪者」自掘的「深坑」;權力是「權力占有者」自築的「獄室」。

生命「星雲」的焰火、斑斕於剎那即滅;血肉「肢體」的形態崩潰於稍縱即逝。

頭頂圓日無奈「剃頭出家」,夜空彎月隱忍「削髮為尼」。清風頻頻回首、眷戀深谷清泉的「纖塵不染」;枯葉悉索苦吟、渴盼晨光夕照中「青翠欲滴」。

時光在「朝前和倒退」的高速運轉中趨於平衡。

死海裡貯藏波濤「失蹤」的知覺;

沙漠中傳遞翠葉喧響的豐饒。(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