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春運路上的嘆息

?"
1月19日,騎著摩托返鄉的春運大軍冒著大雪返鄉。他們身穿厚實的棉衣外加雨衣,頭戴防風頭盔,腿捆綁腿、護膝,冒著雨雪長途跋涉騎車回江西老家,成為春運交通線上一道特殊的風景。(大紀元資料室)

今年大陸春運將從2011年1月19日開始,起初人們預期今年春運將大大好於往年,因為官方表示,「十一五」期間,中國每年投入七千萬用於鐵路建設,不過現實中,旅客們說得最多的還是那句老話:「買票太難了!」官方談論的也還是「運力相對不足」的「老大難」問題。

又到了人類最大遷移流的高峰季節了。

今年大陸春運從2011年1月19日至2月27日,為期40天。預計全國水陸空旅客運量將達到28.5億人,比2010年增長11.6%,其中鐵路預計客運量2.3億人,比2010年增長12.5%。

起初人們預期今年春運將大大好於往年,因為官方表示,「十一五」期間,中國每年投入七千萬用於鐵路建設,鐵路新線建成投產1.5萬公里,鐵路總營業里程達到9.1萬公里;高速鐵路動車組達到480組,新增普通鐵路客車8,540多輛,有290多座新建客站投入使用。

不過現實中,旅客們說得最多的還是那句老話:「買票太難了!」網上熱語依舊是「一票難求!」,官方談論的也還是「運力相對不足」的「老大難」問題。近日大陸媒體歷數鐵道部回應返鄉潮一票難求的解決時間表,發現官方說法不斷在變:2007年的說法是2010年解決;2009年說2012年基本解決,如今又將解決時間指向了4年後的2015年,等待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民眾批評說,「如果拿出辦奧運、世博的勁頭,辦好返鄉潮,根本不在話下,政府哪裡管百姓的疾苦,有錢當官的不坐普通火車,所以春運問題永遠無解。」「春運是搜刮百姓的好機會,他們能放過嗎!」

官方辯解說,今年過年比去年早了11天,學生放假、農民工返鄉、探親人員出行,這三股客流高度疊加,客流高峰的峰值和持續時間將超過往年;加上近期北方暴雪、南方多省遭遇雨雪冰凍天氣,令交通運輸系統面臨巨大考驗。今年不但是歷年來最大規模的春運,也可能是「史上最艱巨的春運」。

電話訂票枉費錢

兔年新年是2月3日,早在1月10日,不少車站已經出現購票長龍。鐵道部稱今年改進了電話購票系統,能大大方便群眾。不過民眾的親身經歷卻正相反。湖南來的邱先生想買28日從深圳回家的火車票。「往年的電話訂票,會列出有車票的車次,今年給你全部都列出來,花幾分鐘一個一個念出來,步驟比以前繁瑣多了,到最後你選了自己要的車次,才說你選的車次沒票了;或說不準哪個地方冒出一個『系統通信故障』或『系統繁忙』,讓你從頭再來一遍,不榨乾你的電話費不甘休的做法,真是處處暗藏殺機!」

很多網友深有同感,不少人花了幾十元或上百元電話費,還是沒有訂到車票。「這明顯是浪費我們的電話費,卑鄙!」18日杭州的小吳發現,鐵路出票時間一般在凌晨,而售票卻在早上8點,「今天我拚命的打電話!一大早就告訴27,28,29,30號的票全都沒了,硬臥軟臥都沒了,這不奇怪嗎?!」

鐵路倒賣黃牛猖獗

原來車票是被鐵路內部人員私下賣給倒票的黃牛黨了。「那些售票員個個都身價不菲,沒人管。從廣州到哈爾濱的硬座車票大約是600元,加上付黃牛黨300元,要花900多元。去年我問過一個火車票代售點的老闆,他說春運期間一般可以賺個20多萬。鐵路上的事黑著吶!」孫女士這樣說。

不少人還記得,2006年當時鐵道部部長劉志軍的弟弟、原武漢鐵路分局副局長劉志祥,就因為倒賣車票發了橫財。報導說在他家發現近4,000萬現金,湖北省公安廳請銀行派了八名點鈔員,帶了六部點鈔機,整整點了一天一夜,最後竟然點壞了一部點鈔機,其中很多錢都發黴長毛黏在一起了。這位貪官還僱凶手,殺死了舉報他的鐵路職工高鐵柱,要不是另一位舉報人汪漢林拚了老命的上訪檢舉,劉志祥可能還像其他貪官一樣,安枕無憂。

民間估計,大陸貪汙官員被曝光處罰的概率只有2%。2006年4月,劉志祥被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不過兩年早已過去,劉志祥依然活得好好的,而汪漢林不但沒有得到舉報獎勵,還整日生活在提心吊膽中,生怕劉再派人殺他。

農民工提前過「春劫」

春運期間無論走進那個火車站的售票廳,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一大片人。這已經成為中國過年景象的固定畫面,農民工們在寒冷的冬夜徹夜排隊,動不動就排上兩三天,有的好不容易買到一張站票,就得在火車上站20多小時。這些事在大陸已經是「不是新聞」的老生常談了。如果說今年有點什麼新東西,那就是老百姓對政府的承諾更不相信了。他們憑藉自己的親身經歷,早就做好了精神準備,帶著板凳、被子、小火爐「全副武裝」的前來等票。

浙江金華永康火車站售票處有個臨時搭起的棚子,從1月8日開始,每天在這裡排隊的人數都在800人以上。來自貴州安順的農民趙永斌,與其他十幾名老鄉一起帶著凳子來買票。他對大紀元說,他們已經排了三天三夜了,還沒買到回家的票。餓了就啃幾口帶來的餅,喝點白開水。冷了,搓搓手,跺跺腳,把衣服裹緊點。

河南來的陳偉偉在金華打工。因為妻子快要生孩子了,他想盡早回家,但排在第三位的他竟買不到回商丘老家的車票,一氣之下,他脫光衣服,僅剩一條內褲,在售票大廳內裸跑,隨後要求分管列車運行的副站長給個說法。當天氣溫僅零下1度。車站負責人不得不出面解釋:到商丘市的列車每天只有一節車廂,不足100個座位,40多個售票視窗很快將車票售完。

消息公布在網上,民眾議論紛紛:明知買票的人多,車站都專門搭了個棚子,為什麼不在調度上花點功夫?為什麼去商丘的列車一天只有一節車廂,而不是兩三節?火車相對於飛機汽車的最大優勢,就是能隨時增減車廂,這樣簡單的事怎麼就沒人管?

鐵路調度故意為難窮人

說到鐵路調度,民眾最痛恨的是,鐵路故意掛接很多高價位的車廂,而低價位的列車和車廂數目就很少,這樣故意讓農民工們不得不滯留等待下一趟車,人為的製造了一票難求。以上海火車站為例,1月12日滬渝、滬蓉動臥首次開通。「滬蓉、滬渝動臥列車二等座基本賣完,軟臥『非常充足』,高級軟臥只售出一兩成。」

在上海打工的36歲四川農民工蔣建連,在排隊20多個小時後,終於來到了售票口。一打聽,所有從上海至成都的每趟普通快車(K車),全都是「有軟臥、無硬座」。K車硬座250多塊,軟臥700多塊。只準備買硬座的他一下怔住了,後面排隊的人催促著:「買不買?不買快讓開!」蔣建連終於沒買,空手出來時,他忍不住哭了!「幹一個月才能攢下200多,買軟臥,就等於一年白幹了兩個月!回家咋說呢?」

為什麼鐵路要多掛臥舖,少接硬座呢?「這是鐵路故意搞鬼!故意讓農民工走不了,人為製造緊張氣氛,好讓票販子多賣錢,鐵路職工也多掙錢。反正即使臥舖空著,虧損也是國家的,只要自己腰包鼓鼓就行了。」

人們還發現,火車站只想著讓售票員坐著賣票,很多車站的售票窗口離地面只有1.2米,人們購票時不得不低頭、彎腰、屈膝、撅臀,一種卑躬屈膝的羞感覺,甚至連上海、寧波等大城市的火車站都是這樣設計的。很多人臭罵鐵道部故意「虐待民眾」,火車站辯解說,售票窗口高度符合國家標準。在媒體的關注下,寧波站才臨時在售票窗口前增設了塑料板凳,讓乘客坐著買票。

回鄉摩托車隊自力救濟

除鐵路運輸外,人們還會選擇汽車、飛機、輪船回家。統計顯示,2010年春運期間,全國鐵路平均運距為500公里/人,公路為50公里/人,鐵路完成了全部運量的8%,其餘主要靠公路。跟去年珠江三角洲返鄉農民工組成十萬摩托大軍一樣,今年又有很多人沿著321、210等國道,返回廣西、貴州、湖南和四川老家過年。

1月19日晚,位於鏈接廣東和四川、重慶、貴州的廣西河池市,氣溫接近零度,細雨不斷,寒意逼人。不過路上不時看見農民工摩托車隊。他們大多一男一女共騎一輛摩托車,身上穿著厚厚的衣服,裹著雨衣,腳上套著的塑膠袋濺了不少泥水,後座上綁著棉被或行李,三五輛摩托車一組,行色匆匆,眼神中充滿了回家的渴望。據農民工卜元順介紹,他們從潮州趕回貴州羅甸老家,行程有1,000多公里,從1月17日上午9點出發,除了晚上休息,其他時間都在趕路,「如果順利的話,20號中午應該可以到家。」

鐵路的一票難求也催生了「拚車族」。今年1月以來,幾個人湊起來合開一輛汽車回家的拚車資訊,日發帖量環比去年年底增長15倍之多,達到近3萬條。小李對記者說,今年是他準備拚車回家的第四個年頭。「我家在內蒙古包頭市,從北京到包頭全程660多公里,火車票價格是218元,要13個小時到達,如果拚車的話,平均分攤到每個人身上才不到100塊錢,而且6個小時多點就可以到達,可謂既省錢又省時。」

網路機票大戰 飛機爭客

中國民航局預測,2011年春運民航將運送旅客3,220萬人次,比去年增加10.8%。隨著節日的臨近,機票價格節節攀升。為了爭取客戶,今年大陸網購機票市場競爭很激烈。1月10日,老牌機票網站攜程網,推出「拚機過春節」活動,只要湊足三五人,就可享受優惠價。

與此同時,淘寶網、去哪兒網、網易等,也紛紛加入機票網購戰場。如「淘寶網」推出春運機票「折上五折」活動,「東航」搞了「2人同行1人免單」的促銷,「去哪兒」網斥資千萬開展「賠」計畫。每天秒抽100張免費機票,即開即中,即買即得。

「常回家看看」只是一首歌

「有錢沒錢,回家過年!」這是人們在購票廳常說的一句話。不過調查顯示,有一成多的人,因為沒錢或沒時間,已經好幾年沒回家過年了,特別是在外地有個小家庭以後,「常回家看看」只能是一首表達美好願望的歌曲,現實中能回家看父母,已經成為不少年輕家庭的奢望。

無論是國家幹部、職員、白領打工族,還是農民工,人們算了一筆帳,回家一趟,路費加上過年的送禮費,一般至少都得花掉兩個月的剩餘工資,也就是說,「回家一趟,兩個月白幹了」。當然人們也明白,親情、感情等很多精神感受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人絕不能成為只會掙錢的機器。◇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