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西方看中國 │ 中國通膨非世界問題

?"
最近通膨再度挑起中國人的恐懼,去年11月消費者物價上升了百分之五點一,這是近二十八個月以來最高的。圖為2010年12月30日,北京一家超級市場。(AFP/Getty Images)

中國的通膨未必對世界經濟造成太大損失,畢竟中國的GDP只占全球的9%。相反地,通膨造成中國出口縮減,可能有益其經貿對手,對世界其他地區反而有貢獻。

編譯 ◎ 葉淑貞

《經濟學人》1月6日報導,在1992年1月鄧小平「南巡」之際,中國的通貨膨脹曾超過25%。但自那時起,中國已經沒有兩位數字的通膨。

不過這一事件卻對其總體經濟管理的信用,造成持久的傷害。最近中國的通膨再度挑起人們的恐懼,去年11月消費者物價上升了5.1%,這是近28個月以來最高的。漲價風潮正滲透到整個經濟體,上個月中國星巴克就把雪糕星冰樂(Frappuccino)的價格,提高大約6%。

中國通膨之所以發生主要是因為貨幣供給過多所致,中共為抑制通膨曾經提高利率、法定存款準備率、並進行債務配額及對銀行窗口指導。但這些措施否有效還有待觀察。如果中國不能馴服其通膨,將會再度損及其總體經濟管理的信譽,但對世界經濟影響幅度不大,可能還有益於其他地區。

根據瑞士銀行(UBS)的喬納森.安德森(Jonathan Anderson)的說法,許多外人認為「中國的貨幣當局是守舊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時代的遺物,不太理解市場工具的使用。」他們害怕中國經濟會因為過度投資而笨拙的崩潰,最後變得無法控制。

中國通膨原因

如果中國的通膨是來自食品價格,那將只是短暫性的,不會引起太大的問題。但是中國的通膨卻可能是來自於過多的貨幣供給,則通膨會持續較久,問題也就較嚴重。

中國的通膨大約75%是較高的食品價格造成的,就好像2008年一樣,昂貴的食品迫使通膨超過8%。但是2010年不像2008年那樣,糧食供應的中斷不太嚴重。中國去年初經歷了惡劣的氣候,且在夏季時也有洪水氾濫,但是它沒有遭受到像2007~2008該國的豬藍耳病這樣重大的損失。

因此,2010年的糧食通膨可能是反應人們對於食物的需求增加了,而不是食物的供給有問題。中國工人為了彌補過去無法吃肉、喝牛奶的貧困陰影,人們有可能增加薪資中花用於食物的部分,而縮小其他方面的支出。如果是如此的話,目前的狀況就不一定是通膨。但是這種糧食通膨,將會引起印度財政部長考希克.巴蘇(Kaushik Basu)所稱之「偏向的通膨(skewflation)」,指的是相對於其他價格,只有一組價格的上升。

如果中國正在遭受「偏向通膨」或者是短暫性的供應不足,其通膨問題應該很快自行調整。食品價格將在較高水準上安定下來,或是回落。央行唯一的工作是確定較高的糧食成本,不會轉化為更高的工資要求,否則那將是工資物價螺旋上升的開始。

但是,許多經濟學家現在擔心問題遠較食品的通膨更深。如果蔬菜、水果及其他作物的價格這麼容易上上下下,則食品的通膨可能只是過熱經濟的一個早期的警訊。

中國通膨可能與貨幣供給有關。從2009年1月以來,中國貨幣當局已經讓貨幣供給成長一半,造成實質利率暴跌,及銀行的貸款違反政府規定的配額。

抑制通膨

與去年10月的行動一樣,人民銀行在聖誕節再度提高了一碼的利率。加息意味著現在銀行不能以低於5.81%的利率貸款給人民。但是一個經濟,在名目值平均每年成長15%的情況下,這個利率的底限無法阻止人民向銀行借錢。存款利率提高到2.75%,但是以實質利率來看,存款者從銀行所取回的錢卻低於他們存入的錢。

人民銀行也在2010年六次提高了銀行的法定存款準備,迫使銀行撥出存款的18.5%作為準備,這是一個創紀錄的比率。但是這樣的要求可能只抵銷了一點央行購入外匯的擴張性效果而已,而這是為它頑固地拒絕讓人民幣升值更快,所必須作的。為紓解這個壓力,中共已經宣布不再要求出口商繳交外匯,而是人民幣。

除了利率及存款準備之外,人民銀行還依賴債務配額及對銀行的窗口指導等這些非市場的工具。

中國貨幣當局認為,如果窗口指導影響貸款的方向,那麼中國的信貸配額管制了信貸的數額。中共為2010年的新貸款金額設定了7.5兆人民幣的限制,但是最初兩個月之內,銀行就用盡了四分之一的配額,而在2010年11月底就已經貸出超過99%。

中共可能不再設定2011年的額度,而是偏好按月監視銀行,且是逐一的監視。政策制訂者已經決定他們可以過著較高通膨的日子,因而把通膨的目標從2010年的3%,提高到2011年的4%。

中國通膨對世界的影響

如果中國不能馴服其固執的銀行體系,並消除預期中通脹,則其總體經濟管理的信譽將會受損,但是中國的通膨未必對世界其他地區的經濟造成太大損失。中國對於世界的成長做出了貢獻,但是中國的GDP畢竟只占全球GDP的9%而已,雖然它的成長每年有10%,但它並未對其他世界地區的成長有大的貢獻,就算它的進口增加其貿易伙伴的GDP, 其迅速增長的出口,很容易就抵銷了其進口的貢獻。

中國的通膨甚至可能幫助它的對手。當中國的價格上升,其物品在國外變得較無競爭力,中國貿易的出超應該會縮減,因此而對世界其他地區有貢獻。如果中國的通膨是2011年世界經濟最大的擔憂之一的話,那麼2011年應該是很不錯的一年。

2011中國經濟三大風險

中國市場研究集團總經理芮恩(Shaun Rein)在《福布斯》雜誌發表文章指出,2011年中國經濟有三大風險。首先,上升的通膨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即使官方去年11月公布的數字是5.1%,在過去的六個月當中,當食用油、蛋及蘋果的價格都上升10%到20%,中國人每天都感覺到被壓榨的程度,遠遠超過那個數字所指出的。

不要預期通膨會在任何時間快速的緩解,這次增加的成本是系統性的,且不是因為投機者及壞氣候所致。最近星巴克及麥當勞在幾年以來首次提高價格,房地產的成本利潤率下降,以至於公司開始把增加的成本轉移給消費者。

除了通膨之外,中國在2011年還有其他的經濟問題。對於一般的老百姓來說,缺乏足夠的、低廉的、乾淨及舒適的住房。

在過去十年以來許多的房地產開發商都集中於奢侈豪華房屋的建築。中國市場研究集團(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針對中國的八個城市所進行的兩千個訪談中,除了產品的安全性之外,缺乏負擔得起的住房是消費者最關心的問題。

另一個問題是中國與美國之間的貿易緊張繼續上升,然而這種緊張並無法改善兩方的就業問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