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自由前夜?

  第一張阿拉伯專制體制的多米諾骨牌在突尼斯倒下,並非一日之功。本.阿里(Zine ElAbidine Ben Ali)通過政變上台後,為了換取民眾的順從,採取了威權統治,「穩定壓倒一切」同時發展經濟的政策。突尼斯是地中海國家,臨近歐洲且旅遊資源豐富,若論條件可謂得天獨厚。但是,突尼斯人民在經濟發展中受益有限。突國底層社會民生資源緊缺,年輕人失業率高居不下,政府卻對民間經濟活動嚴厲打擊,橫加阻攔。這次突尼斯革命的導火索正是因為「城管」六次搗毀和抄沒小販阿齊玆的水果攤致其自焚而死,最終點燃了全國的烽火。「維穩」受益最大的當然是本.阿里一夥和他的裙帶關係。據說本.阿里前妻逃離突尼斯時卷走1.5噸黃金;其妻弟也是億萬富翁。維基解密透露,美國大使在祕密電文中稱本.阿里家族為「黑手黨」,是突尼斯「腐敗的核心」。

  埃及、葉門、阿爾及利亞的當權者並不比本.阿里光彩多少。埃及總統穆巴拉克,1981年上台,至今已30年;葉門總統薩利赫,1978年在北葉門上台(1999年擔任統一後的葉門總統),至今已33年;阿爾及利亞總統布特弗利卡1999年上台,至今已12年。

  2008年,阿國通過修憲,允許總統無限連任。政治上他們專制獨裁;為了維護政權合法性,他們都進行了經濟改革,企圖以麵包和經濟利益換取國民的沉默。以埃及為例,在穆巴拉克當權後,埃及國民總產值(GDP)增長率在大多數時間裡高於世界平均值,可謂績優股。但是權勢階級卻收穫了經濟成長的大部分果實,40%的埃及人處於赤貧或貧困狀態。開羅市郊20年前是無人居住的沙漠,但現在帶門禁、泳池和高爾夫球場的高級社區林立,富豪們以保時捷等名車代步。但他們的傭人一天最多只能拿到20至25埃鎊(合3.7至4.65美元),其中一半要用於食物支出。

  在中國大陸,中共幾十年來同本.阿里和穆巴拉克等人使用了如出一轍的政策,只是執行得更加野蠻也更加徹底。中國人被當成只有口腹之欲,沒有尊嚴,沒有精神追求的「屁民」。中國億萬富翁裡91%是中共高幹的子女。中國的城管「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但比起拆遷隊和計生辦的「喝藥不奪瓶,上吊就給繩」,查抄小販只能算是小兒科。他們看到活人上房點火自焚而面不改色,面對業主橫臥車輪前而長驅直入,殺人在所不惜。

  北非革命的消息傳來,大大小小的獨裁者不免心驚膽戰,下一個輪到誰?最緊張的也許不是穆巴拉克們。據說,「埃及」、「開羅」等詞在中國已經成了最新的敏感詞。要說中共會吸取什麼教訓的話,其下意識反應一定是加強控制軍隊,愚民洗腦,加劇鎮壓。埃及軍隊除了維持治安和打擊犯罪之外,並沒有同埃及民眾發生流血衝突。如果中國出現象埃及一樣的群眾示威,中共仍然會動用軍隊把自由運動淹沒在鮮血之中。這是共黨本性使然,而不是哪一個人當上中共頭子能改變得了的。解體這個怪物,必須從其基本細胞——黨員——入手。當大家都拋棄它的時候,即使它擁有現代化武器,也免不了潰散的結局。我有信心,我們正處於自由的前夜。◇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