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機器戰勝人類究竟是喜是憂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今年二月中的這個星期,一件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事件,在世人不知不覺之中,悄然的來臨,又悄悄的過去。今日的世界變化的太快,每天的時間也過的特別快,以至於人們在眼花繚亂的政權更迭、世界經濟上下起伏,和一種山雨欲來而渾然不覺的昏噩之中,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電腦和機器的王國再度挑戰人腦,已把人類逼進一個更深、更危險的角落。國際商用機器公司(IBM)的超級計算機「華生」(Watson),在三天的比賽中,令人信服的戰勝了電視節目《Jeopardy!》歷史上最優秀的金牌得主,一舉奪魁。

益智節目《Jeopardy!》

益智問答節目《Jeopardy!》是美國電視的老品牌,平均每天有900萬人觀看。記得剛來美國時,就很喜歡這個既能學英文,又能學美國社會的知識、百科全書類的節目。只是呢,當時看不大懂,反應也不夠快,往往是在參賽者給出答案後,才明白問題的意思是什麼。

雖然「Jeopardy」的本意是危險或艱難、窘迫的境地,但參與節目則沒什麼危險,而是趣味性和競爭性都很強。美國雖然沒有很長的歷史,但美國人其實比中國人更注重他們不那麼悠久的歷史上的傳統和古老的品牌。《Jeopardy!》1984年做為辛迪加(syndicate,一種節目分銷系統,亦即將節目的播出權分別賣給不同的電視台,以「一稿多投」的辦法來擴大節目影響,增加節目價值)問世,一直長盛不衰。美國政界、演藝界的名人及許多諾貝爾獎獲得者都參加過比賽。專門為這個節目搞製作的,就有6位研究者和10名撰稿人。主持人阿列克斯‧崔百克(Alex Trebek)今年70歲,是烏克蘭裔加拿大人,後來入籍美國。崔百克主持節目不說廢話,兢兢業業,樂此不疲。他曾開玩笑說,入籍美國兩個星期,就收到了當公民陪審團的傳票。二十多年來,他總是頭腦清晰,精力充沛、神采奕奕,令人稱奇。
 


機器戰勝人類的時刻到來時,人們應該是喜還是憂呢?圖為製造了超級計算機「華生」的IBM公司在德國漢諾威商展的商標。(Getty Images)


機器和人腦的對峙

「華生」是IBM最新的超級計算機,公司歷時兩年為比賽專門研發。它可以識別人類語言的邏輯,即使沒有聯網,它也能迅速搜索機體內部儲存的大量資料,包括上億冊的圖書。

與「華生」對陣的兩個人類選手,都是最優秀的。一個是來自賓州的魯特(Brad Rutter),他曾創下這個節目中個人獎金320萬美元的最高紀錄;另一位詹寧斯(Ken Jennings)則贏了250萬,並創下連勝74場的最佳紀錄。兩個人無論從知識還是能力、經驗來說,都代表了人類在這類節目上的最高水平。

第一天的比賽中,機器先聲奪人,但人類選手拚命趕上,最後雙方打成平手。當天計算機犯的小錯誤,也讓人們忍俊不禁。人機大戰的第二天,戰況急轉直下,電腦搶答速度極快,預測準確,以壓倒性優勢大獲全勝。第二天的比賽結束後,觀賽的人們都明顯的意識到,電腦在這個遊戲中戰勝人腦,幾乎是百分之百的可以肯定了。果然,在第三天也是最後一天的比賽中,「華生」勢如破竹,在30個題目中搶到了優先回答24題的權力,幾乎全部準確的回答了涉及歷史、文學、科學等領域的問題,最後擊敗兩名人類超級冠軍,贏得100萬美元的獎金。

新電腦霸主是善還是惡?

IBM的這一挑戰,雖然搭進許多金錢,華生賺來的百萬美元也全數捐給兩個非營利組織,但公司獲得的品牌和宣傳上的回報,競爭優勢極大,巨大收益難以估量。

但更關鍵、也更令人擔憂的,是華生的勝利表明,人類在人工智能的機器可以理解、回應人類自然語言等技術難題上,邁出了關鍵的一步。但這一步邁出後,是禍是福,人們可能還沒來得及仔細的考慮。雖然IBM說,希望把華生的技術運用到醫療和消費者購物上,熟悉歷史的人會立即意識到,人類所有的技術,其最優先運用的地方,根本不是慈悲和善意的,而往往是殺戮、軍事和破壞性的。

此前IBM計算機「深藍」(Deep Blue)曾對陣世界象棋大師加里‧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在對決的第六局、亦即最後一局,卡斯帕洛夫走了19步後,就拱手認輸,負於「深藍」。當時,「深藍」所「想」出的每一步,還是由IBM的科學家來挪動棋子完成的。雖然是人機對弈,桌子兩邊坐著的,還是兩個人形。但這次,機器已經可以直接講話,直接回答問題,甚至說得有模有樣、有遣詞造句的變幻,這簡直就是令人不寒而慄。

美國軍方曾開發出一種戰鬥機器人,它非常有效率,威力無比,輕易攜帶機關槍,怎麼打都不累,不需要吃飯睡覺,也不會鬧情緒,可以一天24小時殺敵。想想看就知道,它可以更精確的瞄準敵人,也不怕挨子彈,殺人的效率肯定特別大。但軍方後來發現,它有致命的弱點,就是萬一程序出錯,這機器人掉轉槍口,開始殺起自己人來,也是威力極大,並更加恐怖。所以,這種機器人在被發明、製造出來之後,還束之高閣、不得使用。

大陸研究者曾撰寫論文,題目是〈宋詞自動生成的算法及機器實現〉,用計算機程序來讓電腦填詞,而電腦居然也寫出「長憶清弦弄淺笑,只恨人間花少」的句子。在搜索漢語詞句時,電腦使用了所謂的遺傳算法(Genetic Algorithm)。它模擬達爾文進化論的計算模型,通過模擬進化過程來搜索最優解。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意識到,千瘡百孔的進化論不僅荒謬,它還有指引人們偏離正信的陰險目的。

機器和人的最大區別,在於道德和理念,在於有無人的本性。有人或許會說,可以把計算機的程序設計成能分辨善惡,讓它「講道德」,比方不撒謊、不害人。培育了一個人的道德觀念後,如果它深植人心,是不會輕易改變的。但機器就是機器,善惡也好,真假也好,道德觀念對錯與否,只是一個字眼、一個數字、一個指令、或一個觸鍵的問題。換一個人,或一個駭客,只要把計算機的「道德程序」輕鬆顛倒,計算機就會把善心變成惡意,把謊言當成真理,會把行惡當成行善了。

詹寧斯在知道難以擊敗華生、勝利無望時,在顯示器上寫到,「我,代表全體人們,歡迎新的電腦霸主。」但這新的霸主是善還是惡,代表什麼勢力,地球上有多少人知道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