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暗渡陳倉 香港被規劃

?"
港府「灣區計畫」諮詢期不足一個月,也未有提交立法會相關事務委員會進行討論,被指出賣港。(攝影/潘在殊)

橫跨粵港澳的「灣區計畫」諮詢,引來香港民間的關注。然而灣區計畫並非如港府所說的是構思中的概念,而是源於2006年的研究開始,以致不少港人感到「被規劃」了,這不只模糊「一國兩制」,而是關係到香港被中共「消化掉」的問題。

文 ◎ 吳雪兒

「灣區計劃」從新界東北到西九市區,從大嶼山到八仙嶺郊野公園,工程之浩大、規畫之野心,可謂香港開埠169年來所罕見,影響所及牽涉全港不同地區的居民、關乎香港的整體面貌、產業、環境。

「灣區計畫」規劃優質生活圈,如在公共交通通道沿線設低碳住區,在中心城區周邊結合軌道交通設新市鎮,在香港則是於西九設低碳住區,在北大嶼山以及尚未完成諮詢的新界東北發展區設新市鎮。雖然計畫聲稱為不同階層提供宜居區域,不過,有保育團體批評計畫旨在把新界豪宅化,新界將淪為內地人的後花園。

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成員陳劍青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在新市鎮提供私樓,吸引往返內地的流動人口,而並非以港人住屋需要為出發點。他說,流動人口一旦進駐古洞北等新界北私人住宅,隨著北環線落成,可帶動福田的房地產市場,進一步催化兩地樓價。

灣區計畫另一重大爭議,是香港與珠江口各城市的交通網絡一體化。港深廣高鐵一地兩檢等問題仍未解決,但內地的規劃圖已透露未來的高鐵口岸有可能設在西九。研究香港運輸與旅遊政策的保育人士林鴻達質疑交通設施的建設費用有可能又要花上幾百億,是否將全數落在港人身上?

公民黨副主席黎廣德在其文章:「『環珠灣區』規劃:零團費旅行團?」指出,「被規劃」早從五年前(2006年)開始醞釀。2009年底研究完成,隨後三地政府在2010年4月委託制定報告的研究單位草擬《行動計畫》,直至上月公開諮詢。

綠化為名 開發為實

《行動計畫》以建設「宜居區域」為願景,包括六大區域:綠色區域、幸福區域、樂活區域、暢通區域、活力區域和智慧區域。黎廣德指出,文件要求「建設灣區濕地公園體系,加強生物多樣性保護」,但同時「加快跨界高速公路、高速鐵路……和各類口岸的建設速度」。他認為,如果沒有民主規劃和監察,最終也難敵「綠化為名、開發為實」的惡果。

香港人權監察於2月10日發表聲明,要求港府立即凍結「灣區計畫」。聲明中說,公眾諮詢一般會有三個月,並會舉辦若干場公眾諮詢會,立法會相關委員會亦會舉行公眾聽證會聽取市民意見。人權監察批評「灣區計畫」的諮詢過程過分粗疏,並不能真正達至諮詢的目的。除了諮詢期只得一個月,僅就公眾諮詢及一場公眾論壇發出一份新聞稿,並沒有召開記者會公布諮詢內容,甚至沒有知會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有關諮詢事宜,亦沒有發送文件。

雖然發展局在公眾壓力下同意在未來兩個月舉行公眾論壇和研討會,人權監察仍希望政府可以解釋諮詢當局的整個諮詢計畫。

用時間換取空間

網民Wan Chin認為,「灣區計畫」是「用時間換取空間」。Wan Chin說:「中共在2003年『二十三條國家安全立法』失敗之後,在2010年將直選時間一再推延,換取得來的時間,改用『空間政治』的方法瓦解香港,破壞香港的城邦性格,將香港民主的社區精神拆解。……港民主鬥爭所依賴的本土意識便沒了根基。民主勢力自然瓦解。用金融控制、經濟空洞化的方法迫使香港的上層階級就範,用空間規劃的政治將香港的金融、物流、創意等產業掏空。整個香港被中共消化掉。」

Wan Chin又說,人口流徙是共產極權政府統治的慣技,所以保存香港整全的城邦性格「不是為了香港獨立,而是為了救中國。只有香港才有意外形成的現代化公民性格(誠信、自由、開明、守法),這種公民性格,是中國現代化亟需要的。然而,這種公民性格必須寄託於整全的城邦社會。不能分拆到其他地方的,例如在廣州建立一個香港人社區,寄望裡面有誠信服務和公民道德,是絕不可能的。廣州人只能在香港參考,然後回去自己建立其現代公民精神。」

Wan Chin進一步說:「這是滅香港,也是滅了中國的前途。然而,賣國求榮的中共,於此是毫不憐惜的,因為現代文明社會和公民精神,是不容許共黨專政……我一向不主張香港獨立,我主張的是中國獨立——中國必須自共黨專政之中獨立出來,成為自由民主的、有尊嚴的國家。」

關注城規會

民主黨國事顧問林子健認為,這次的諮詢並非有誠意的諮詢,從由高鐵引發的菜園村事件,他擔心「灣區計畫」涉及龐大的地產項目,計畫將淪為各省市領導的「面子工程」、「政績工程」。他認為,港人並不需要如此龐大的規劃,過度發展是不利發展。

林子健說,不少大陸官員開地產公司投資,他有感現時的規劃大部分是共產黨集團的一個投資項目,利用公共資源從為官商勾結的賺錢項目,而非以百姓福旨為依歸,也並非以將來國家發展需要來衡量。

在面對近年建設項目不合理,林子健認為,民眾應該關注城規會組織架構及成員:「現時的政黨、社運人士等很少關注到某些事件的核心問題,無論是皇后碼頭、天星碼頭,甚至菜園村事件都涉及到城規會,批評政府之餘也應該關注這個相對不起眼的城規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