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看緊你的商業祕密

?"
每隔一段時間,中共的經濟間諜活動都會在媒體被曝光,而且其間諜手段多樣,令人防不勝防。(photos.com)

中共在海外大搞經濟間諜活動,已成為各國政府的夢靨。法國《巴黎人》再次將其劣跡公諸於世,呼籲各國提前防範。

文 ◎ 慕透

 不久前,法國大眾化報紙《巴黎人》以醒目的通欄大標題「中國如何對我們搞經濟間諜」,著文披露中共如何在法國刺探盜取經濟情報。

《巴黎人》利用從法國情報機構獲得的秘密資料,花了兩整版篇幅講述關於中共使用會議室的竊聽器,招標作弊,虛假招聘談話,應召女郎等,揭示中共間諜如何竊取和抄襲各種經濟情報,將中共在海外大搞經濟間諜活動的劣跡再次展現在公眾眼前。

事實上,中共的經濟間諜不僅出現在法國,而且早已遍及世界。從媒體可以輕易發現,每隔一段時間,海外某個國家就會有幾個中共的經濟間諜被曝光。而且,中共的間諜方法多種多樣,令人防不勝防,中共蒐集經濟情報的領域也相當廣泛。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共產專制政府,其收集經濟情報的間諜活動相當的系統化,任何海外公司都應當重視及防範。

中共經濟間諜範圍廣

媒體報導,美國的數十家大公司,包括通用汽車、陶氏化學、杜邦、摩托羅拉、太陽計算機、波音等,都發生過員工或外界透過計算機攻擊,竊取最機密商業數據提供給中國競爭者的案子。

2010年10月,德國之聲中文網發表文章,德國聯邦內政部長德梅齊埃表示,德國許多公司成了某些國家駭客攻擊的對象,「數據被監視或盜取。另一方面,來自一些國家的交換學者和實習生等,也利用在德國學習交流的機會從事經濟間諜活動。」德梅齊埃部長提到的「某些國家」包括中國。

早在2006年,加拿大一家電視台報導,加拿大情報機構的檔案顯示,估計有1,000多名中國間諜在加拿大活動,其中許多人是留學生、科學家和商人,這些中國人被要求去竊取加拿大的最先進技術。

而早先為中共工作,目前移居西方國家的前大使館官員陳用林、610官員韓廣生及中共諜報官員李鳳智等也揭露出一些間諜的名字,以及他們在歐洲、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等幾個工業化國家的間諜活動。

中共在海外猖獗的經濟間諜活動令各國情報機構深為警惕,澳大利亞的安全情報組織(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簡稱為ASIO)、英國的安全局(MI5)、德國聯邦情報局(Bundesnachrichtendienst)、日本內閣情報和研究辦公室(Japanese Naikaku Joho Chosasitu)、美國情報和研究局(US Bureau of Intelligence and Research 簡稱INR)及一些其他的機構,都曾廣泛告誡自己國家的企業,警惕和防範中共的經濟間諜行為。

共諜身份多變手段多樣

中國大陸間諜從外交官到學生都有可能,身分多變而且手段多樣。

有情報部門人士講起,曾經有一段時期,中國人出國前,都要接受一下情報部門的教育,特別是留學人士。大致內容差不多是要愛國,在海外發現有價值的資料要帶回並交給情報部門。當然,有合適的人要特殊「培養」一下。現在中國人出國的多了,沒有進行人人「教育」,但重點「教育」的人和專業間諜也並不在少數,通常身分多變,並且更加隱蔽。

專業中共間諜色誘、利誘、設下圈套要脅以及利用各種公開非公開、合法非合法的手段蒐集海外經濟情報是大眾皆知的秘密。最近,被指為中共當間諜的台灣陸軍司令部通訊處少將處長羅賢哲,據調查即受到一名在美國認識、以從事高科技業作掩飾的中共女間諜色誘。

中共的非專業間諜數量更加龐大。一名父母均在中共諜報系統工作的知情人士透露,中共在需要某方面情報時,會特別留意在這一領域工作的海外華人,私下與他們接觸,讓對方成為情報人員,或者對即將出國考察或留學這一領域的中國人進行「教育指導」,使對方在未來適當的時候提供情報。

除了在海外收集有用的經濟情報,在國內,中共也採取一些特殊的手段獲取來華投資海外企業的商業機密。

歐盟駐華商會秘書長迪爾克‧明茨(Dirk Muenz)曾對媒體抱怨說,外國企業在中國申請營業許可時,往往要被迫公開許多技術秘密:「要想獲得許可,經常需要向某個專業委員會提供詳盡的技術信息,而這個委員會的成員中有不少就是你的競爭企業的代表,這當然不是件舒服的事情。」

獵取目標資料多樣

根據《巴黎人》所獲得的情報資料揭示,中共對經濟領域的「好奇心」無所不在。中共走向世界只有二十年的光景,為尋求低成本快速趕上西方的科技水平,不斷的動著歪腦筋。《巴黎人》引述一位中國專家的話說,在2006年,中國工業生產百分之七十的專利來自外國,中共工業部規定在十五年時間之內改變這種狀況。這種對科技發展的強硬規定也促使了中共不斷加強經濟諜報工作。

慕尼黑安全事務諮詢師沙夫(Christian Schaaf)認為:「像中國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國家對經濟的控制和影響力是很大的,所以有些中國企業或個人也是受政府的旨意,必須從事經濟間諜活動。」 沙夫還打了個「吸塵器原則」的比喻,就是先儘可能多獲取信息,之後再篩選保留有價值的部分。

從過去揭露的情況顯示,這些中共經濟間諜的目標廣泛而多樣,包括:計算器軟件和硬件、生物技術、航空航天、電信、交通和引擎技術、汽車、機床、能源、材料和塗料等等技術有關。中國龐大的情報機構、學術機構及工業界攜手竊取世界各地非中國公司工業機密和知識產權,這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也令各國頭痛。

中共專制邪惡的本質使它為達目標不擇手段,而幾乎中國所有的企業都有「黨」組織,受著中共的控制。中國企業獵取經濟情報的背後通常會有中共龐大「黑手」的支持,這與西方國家的商業競爭不同。無論如何,想避免無謂的經濟損失,提前防範中共的經濟間諜,看好你的商業機密十分必要。◇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