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互聯網 獨裁專制的噩夢

?"
目前,越來越多的中國大陸民眾開始使用「翻檣」軟體。(網站截圖)

互聯網的出現,使每個人都變成了傳媒,使大陸的網民「開始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用自己的腦袋想問題,用自己的心去衡量是非。」也因此,令世界最大的獨裁極權——中共當局——膽顫心驚。

文 ◎ 華明

「今天翻牆了嗎?」最近,很多大陸人見面會相互詢問。近一個月來,突尼斯、埃及政府相繼倒台,利比亞卡扎菲(Muammar Gaddafi,又譯格達費)政府岌岌可危,洶湧的中東「民主潮」至今還在蔓延,其間互聯網通訊起著關鍵作用,令世界最大的獨裁極權——中共當局膽顫心驚。北京是否成為下一個埃及?各方高度關注。

2月22日,大紀元舉辦了《互聯網與解體獨裁統治》研討會,探討如何解體中共這個歷史上規模最大、最暴虐的反人類獨裁勢力。與會專家們談到,互聯網時代是權威解體的時代,每個人都可在網路上發出自己的聲音,人心的改變將推動社會變革,中國9,000萬人的三退浪潮將如摧枯拉朽般推倒中共「謊言大廈」,「你退黨了嗎?」相信將成為今後大陸人的見面熱詞。

朋友 最近翻牆了?

所謂「翻牆」中的「牆」,不是計算機上確保個體信息安全的「防火牆」,而是指中共特有的「防火長城」( GFW,Great Fire Wall),是中國政府監控和過濾互聯網異見內容的軟硬件系統——儘管中共至今未承認。中共還另有一套公開的網路監管:金盾工程,但兩者關係一直未明確界定。

去年12月17日,北非突尼斯小販因不滿「城管」干涉而自焚,此信息通過互聯網傳播,從一到十到百萬,引發中東地區的民主浪潮,結果統治號稱「警察王國」突尼斯23年的總統本阿里不到1個月倉皇出走;在任 30年的埃及總統穆巴拉克18天被迫下台;利比亞強人卡扎菲的政府搖搖欲墜……

僅一個多月,依靠互聯網,中東、北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曾經不可一世的獨裁政府將要面對人民的「審判」。近日還傳出抗議政府的浪潮捲向北韓、中國。這場繼20年前「蘇聯及東歐解體」的民主革命將走向何方?

在大陸網路上,越來越多的網民問:「嗨!最近翻牆了嗎?」「你還為不能上Twitter(推特),Facebook(臉書)等國外網站在發愁,站在牆內望眼欲穿嗎?」網民互相推薦翻牆軟件:「看看這個就會發現,原來翻牆如此簡單。」

在所有的翻牆軟件中,美國國會參議院2月15日最新公布的報告顯示,由法輪功學員研發的自由門和無界瀏覽等軟件是目前最有效的翻牆軟件。哈佛大學伯克曼互聯網中心也曾給予這兩個軟件以極高評價:自由門速度快,無界瀏覽則安全性強。


最多人使用的是自由門、無界瀏覽、Puff等翻牆工具,71%的人使用這些工具來翻牆。這些工具都是免費的,而且使用起來非常簡單,在windows裡,幾乎不需要做太多設置就能使用。

共產黨監控鎮壓人民最嚴厲

世界民主浪潮再次滾滾而來,「中國的『茉莉花革命』在哪裏?」海內外華人網路和媒體開始了熱烈討論。

然而,共產黨國家的情況非同一般。據報導,在金正日生日(2月16日)前後,北韓多地發生示威活動。23日,青津市居民用石頭砸死保安署署長。金正日親筆指示各地成立別動隊,「狠狠打擊和鎮壓」。而中共公安部長孟建柱訪問北韓,與金討論鎮壓方案,並傳授手機監聽技術。

在中國,人民日報21日整個頭版都在強調胡錦濤在2月19日的講話。與會的除了來自全國的「老同志」外,中共政治局9個常委全部出席。胡錦濤要全國「提高和完善對互聯網信息的管理」,並「建立一個引導網路公眾輿論的系統」。

從2月21日下午開始,中國發生大規模斷網。上海、北京、浙江、重慶等多個城市陸續遭遇網路掉線,到晚間,關於斷網的抱怨帖已遍布河南、湖南、山西、浙江等省多個城市。截至22日上午10點,上海仍有寬帶用戶網路未恢復正常。然而,此次斷網卻無人「埋單」。

全球網路自由聯盟的技術工程師,動態網路技術公司總裁夏比爾告訴新紀元,這與中共新一輪網路封鎖有關,以致DNS域名解析發生故障,從而使大規模的互聯網癱瘓。他說,中共當局原本目的是針對破網軟件,但採用了極端方式,致使正常的互聯網運作受到影響,問題積累了一段時間後爆發了出來。

夏比爾還說,目前已有數百萬大陸人上動態網獲取信息。實際上中共知道這個情況。中青報「退休」編輯李大同表示,中共「現在非常非常緊張,他們的緊張程度遠遠超出平時的水平。」

很多分析家指出,共產黨鎮壓民眾從不手軟,手段毒辣,前蘇共、紅色高棉、北韓金正日,手上都沾滿人民鮮血。而中共更是殺人不見血,近年來迫害異議人士及法輪功,致死、致殘多少人,從不見報端,反而頻頻上演「和諧」的「親民秀」,「謊言加暴力」,中共運用嫻熟。因此,中國的「茉莉花革命」尤為艱難。

互聯網對獨裁的威脅

然而,因互聯網的出現,使每個人都變成了傳媒。2月22日,大紀元舉辦了《互聯網與解體獨裁統治》研討會,大紀元總編輯郭君在研討會上表示,「網民開始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用自己的腦袋想問題,用自己的心去衡量是非。」大陸相繼發生的錢雲會、鄧玉嬌、杭州的「七十碼」、泥石流等事件,被網民在互聯網上曝光,引起震動,使得當局再也不能一手遮天。

2010年,大陸群體事件中影響較大的危機近七成由網路首次曝光。上海交通大學輿情研究實驗室、輿情網日前聯合發布《2010中國危機管理年度報告》稱,33%在事件發生當天曝光,平均每五日一發,比09年增加兩成。

報告發現,與09年相比,2010年危機的傳播速度更迅速,影響較大的危機輿情事件由網路首發的比例從2009年的53%上升到67%,網路媒體正日益成為危機輿情的首發媒體,微博異軍突起,成為危機輿情事件曝光的主渠道之一。

隨著科技發展,難以遏止任何人登上互聯網,愈封鎖只會愈反彈。「互聯網之父」、現為Google副總裁及首席互聯網傳播者的Vint Cerf,2月11日在美國史丹福大學談及互聯網管理時表示:「互聯網猶如海嘯拍岸,打擊愈大,反彈力便愈大,人不能立在橋頭,企圖隻手阻擋巨浪捲至。」

Vint還說:「正如我們看到的中國、埃及或其他地方正發生的事,互聯網是一股無可否認的社會力量。這對某些人來說是種威脅。」

「翻牆」成大陸網民常態


中國網民規模達4.57億 手機網民規模突破3億。圖為逐年增長率。(萬維科技)

中國網民人數世界第一,並還在逐年大幅攀升。截至2010年12月底,中國網民已達4.57億,手機網民達3.03億;但遭遇病毒或木馬攻擊的網民比例為45.8%;有過帳號或密碼被盜經歷的網民占21.8%,(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1月19日報告)。


2/3的人每天都會翻牆,7.5%的人每兩天才翻一次,每週翻牆1-3次的占16.65%,是不小的比例。 (「可能吧」網站)

不過,抽樣調查顯示,2/3的網民每天都會翻牆,72%的人會看外媒的新聞;最多人(71%)使用自由門、無界瀏覽、Puff等翻牆工具。據去年獲「德國之聲」年度年度最佳中文博客的「可能吧」 4月在推特、人人網、網易微博、騰訊網微博等網站發起的網路調查顯示,「翻牆」成大陸網民常態。

在翻牆過程中,網民們發現了另一個世界。有說,「GFW(長城防火牆)把我們的互聯網封鎖得支離破碎,只剩下謊言。」「通過翻牆,才能真正瞭解世界、瞭解中國,才能知道生活在中國的悲慘!」


翻牆的人群大多數都擁有或正在接受相對較高的教育。翻牆人群裡,將近50%是在校學生。年輕的翻牆主力軍裡,22-25歲的人占大多數。

也有網民說:「國內共產黨的新聞網站能看嗎?看多了要出人命的,至少也會成為一腦殘者。只有翻牆才是我生活在共產淪陷區唯一的快樂。」

也有人勸告五毛黨,雖然極權制度下,難找道德完人,但在罪惡面前,叛逆者、沉默者、協作者、參與者的罪責,仍有大小之別。以自己要吃飯、要生活作為在體制中作惡的合理說辭,顯然沒有說服力。但我們都知道,他拿了錢,愚了民,他不道德。

對於中共官方稱為「中國防火牆之父」的方濱興,大陸民眾深惡痛絕,指方是「民族的罪人」、「與秦檜同臭萬年」。方濱興最近在新浪微博上開設個人帳戶,很快被網友人肉搜索挖掘出來,不久便遭到大批網友圍剿痛罵,僅數小時,方即落荒而逃,放棄使用該帳號。

「你退黨了嗎?」 漸成趨勢

中國早有古話:「失人心失天下」,「水能載舟亦可覆舟」。希望之聲總裁、網路專家曾勇在「互聯網與解體獨裁統治」研討會上表示,中東獨裁政府的倒台在於失去人心,而在中國,不管中共多麼狠毒,反獨裁障礙多麼大,最後的選擇都要落在人心上,《九評共產黨》剖析了中共本質,就是在喚醒人們的道德良知。

全球自由網路聯盟的突破網路封鎖專家艾倫‧黃介紹,該聯盟的使命是反對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推動網路自由。由法輪功學員開發的這些軟件現風行世界,在破網軟件中用戶最多,破網最有力。這些軟件為中國大陸網民使用,每天來自中國大陸的點擊率達100萬次,網頁流量達200萬,每天超過100萬中國網民翻越了中共的防火牆。

72歲的貴州民主人士糜崇標先生被當地公安軟禁了十多天。由於長期受到中共當局的打壓,又身患癌症,曾經讓他萌生自殺的念頭。他說:「自從用了動態網,我就不願意死了。」他向大陸民眾介紹破網軟件:「有了這個軟件,不知道救活了多少在中國被壓迫的人,他們看見了民主的希望。」

民主人士薛明凱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感謝法輪功學員開發了破網軟體,給我們中國民眾帶來一個希望,瞭解了一個真實的世界。他進一步解釋道:「因為一直以來當局封鎖一切新聞、輿論,讓我們只聽一個聲音。這個破網軟體給我們的生活也帶來了種種方便,有了它我們才能夠自由的暢遊世界。」

大紀元總編輯郭君談到:互聯網時代是權威解體的時代。有三個因素對反獨裁起決定性的作用:一是真相,社會的話語權已從傳統媒體轉向網路。二是每個人都是媒體,都可發出自己的聲音。三是互聯網上形成了成千上萬個不同的群體,展示了一個不同世界。這些特徵顯示,互聯網無法和獨裁專制共存共榮。

研討會倡議2011年在網路上推廣流行詞:「你退了嗎?」(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以激發更大規模的民眾退黨。在反獨裁統治革命中,郭君說「我們會看到另一個發生在中國的例子,而這個例子,肯定將更加驚心動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