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排排坐 吃果果

?"
非洲大地的民主震盪絕非偶然,或預示著一個嶄新人文世紀的到來。圖為兩名利比亞男子坐在寫著「青年革命」塗鴉旁的長凳上。(Getty Images)

為了正直和善良,孩子們從小就被爸媽梳理,謂之有家教。其實,大人的社會何嘗不該如此?只是對那些心裡只有自己,從來不把別人放在眼裡的獨夫要另論。因為他們對一個叫「人民」的詞一直假裝陌生,所以唯有讓人民代替其爸媽,不斷給其補課,並且用矯枉過正的方式。對那些油鹽不進的,就只能排排坐、吃果果了。

非洲人民站起來

新年伊始,波瀾壯闊的民主革命突然席捲了非洲大地。未進3月,已有兩個腦滿腸肥的統治者被飢腸轆轆的本國草民從筵席上拽下來,這兩個角兒,就是眾所周知的突尼斯總統本‧阿里和埃及總統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非洲人民的取勝速度就像他們奔跑時的爆發力,令人刮目。

說「拽下來」輕鬆,那可是流血革命,換言之,是用不少人的命換來的;說「角兒」也是比喻,那可是兩國總統,不是吹口氣能吹下台的。而且關鍵是,兩人都是合法的民選總統。

人民為什麼反目

在多數華人的概念裡,非洲是個混合體——戰亂、饑荒、石油、沙漠、大草原……好像離我們的生活很遠。其實非洲不遠,埃及的金字塔、南非的世界盃、肯尼亞的獵豹、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卡……誰能忽視她們的魅力呢?

特別是這次,戰鼓伴著茉莉花香飄出了非洲,震撼了世界——本‧阿里被突尼斯人民趕下台,僅用了一個多月;這下不打緊,驅逐獨裁者後浪推前浪。緊跟著,穆巴拉克老爺也被埃及人民喝了倒采,老穆還算知趣,扛了18天就閃了。接下來,戰雲吹進利比亞,狂人卡扎菲(格達費)卻魔性大發,竟出動戰機、大炮轟炸沒有武器的示威平民,這一下全球震怒。

給獨裁者號脈

讓我們換個視角,看看一個人在台上待久了,會變成啥?

本‧阿里上台後,改革引資,突國人均生產總值從1986年的1,200美元升至2008年的3,800多美元。然而到了2010年,100個人中14個生活沒了著落。而這時阿里先生一家總資產卻達到35億英鎊。

老穆呢?據外電形容,像個法老,「埃及人民認為,他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人民。」

老穆因前任薩達特遇刺身亡,由副總統被扶正,忽然發現老薩限定民權的戒嚴令也挺合他的意,就保持了30年。5年前,他才在美國的壓力下,開放人民參選總統。

有一人和他競選,卻沒撼動他的寶座,這不挺好嗎?選舉也進行了,人民也認可你。但老穆怎麼就那麼沒自信,那麼蠢,回手就把唯一的競選者下了大獄。這不沒事找事嘛!怎麼想的呢?他的親密副手蘇利曼道出了其思想根源:「當然大家都要民主,但何時能實行?這裡的人民何時才能擁有民主文化?」言外之意,老百姓懂什麼民主?我們專權,是為了管住沒有民主文化的人民。我們中國人怎麼聽這話這麼耳熟!

衰人卡扎菲就更別提了,那就是個權力強迫症患者。狂人走向衰人的道路,就是毫不猶豫的殺人,然後被殺。這不,聯合國剛一致通過制裁決議。我之所以用被殺這個詞,是因為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海牙國際法庭一定會依照戰爭罪、反人類罪等最高級別的指控,判處衰卡絞刑,就像當年判納粹戰犯一樣。

這一號脈,發現了這幾位昔日不可一世的總統的通病——不把人民放眼裡。
 
排座次,吃惡果

除了國際問題專家,以前很多中國人不大了解非洲的社會型態。在媒體爆出本‧阿里女兒用私人飛機送大餐、男友用上等牛肉餵養寵物老虎、阿里和妻子攜1.5噸黃金出逃的消息後,現在,他面臨的是被引渡回國。這就是他統治突國23年的終果。

平時在高壓政策下服服貼貼的埃及人突然大聲說「不」,讓穆巴拉克措手不及,動搖了他自得其樂的自我世界……防暴警察動用橡皮子彈、催淚瓦斯和水槍,但示威者毫不畏懼,齊聲高喊「穆巴拉克下台」。因為「多少年來一直是同一位總統、同一批部長和腐敗官員。這些高官日進斗金,但許多埃及人只賺300埃磅(50美元)一個月」。示威者喊出了老穆統治30年的宿命:「走吧,穆巴拉克,飛機在等著你!」

卡扎菲對原油和美女衛隊的執著愛好,特別是對人民抗拒獨裁的殘忍屠殺,都寫出他走向衰人的結局,儘管他獨了42年這個可怕的數字,也注定不得善終。

讓我們猜猜下面該輪到誰了?

按年頭算,也門(葉門)總統薩利赫該排上號了,他也統了33年,按阿拉伯、非洲那兒的壽命,33歲都可以當爺爺了。

走出非洲,我們還看到與其同緯度的中美洲古巴,共產強人菲德爾‧卡斯楚統治了52年,嚇人吧!兒子、孫子、曾孫子都看著那張老臉長大,這像極了黑非洲的土著酋長。

還有那個極不受人類待見的北韓世襲獨裁金家。在千百萬菜臉堆中,祖孫三張大臉盤子汨汨流著白油湯,令人憎惡。

還有……我們中國人尤其不缺想像力。

往高點想

我們人類要想達成一件事,那真是費勁,特別是這個「民主」,多少年,多少人,欲得之而不果。越是這樣,才越顯其彌足珍貴。

非洲大地的民主震盪,我想,絕不偶然。這大概預示著一個嶄新人文世紀的到來。而冥冥中,我們應該看到神的旨意。

換作神,這點事,還真就是吹口仙氣的功夫,而我們看到的人類,則是劇烈的搖盪,「同頻共振」。

既然神已選擇結束什麼,那東西就是再「強硬」,化掉也是早晚的事。掙扎是可笑的,即便是東方那個「不可一世」的匪黨。當奴役中國人民漫長62年的黨國獨裁者見到最後的早餐時,哭相都會很難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