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香港地產「成霸」之路

調查指出,樓價不斷攀升的香港為全球最難負擔的樓市。炒賣地產於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曾經為香港創造了經濟奇蹟。然而近年市區重建、強制拍賣紛爭不斷,社會不公頻生,地產霸權出現,地產美夢成了不少香港市民的惡夢。

文 ◎ 吳雪兒

據美國顧問公司Demographia的一項調查發現,在過去一年全球有七個國家共325個城市樓價的負擔水平中,香港的樓價中位數相當於平均家庭年收入的11.4倍,為全球最難負擔的樓市。

地產收益一直是香港很主要的收入來源,但香港樓市近年出現的強拍和市區重建所引起的民間不滿、外資買豪宅炒高樓價,讓不少香港市民叫苦連天。香港民間團體公共專業聯盟日前就香港地產政治霸權舉辦研討會,探討地產商在香港壟斷市場影響市民日常生活的情況,即地產霸權在香港的現象。

壓抑居住空間損品味

次文化堂社長彭志銘不滿現在香港的「地產黨」令港人蒙受損失:失去品味,因為房屋面積太小了,連一個花瓶、一幅畫都放不下;失去時間,因為樓價貴,租金也很貴,所以要花很多時間去賺錢。

《九評地產黨》作者陳雲在會上談及在香港地產霸權的形成經過。他說,房地產對香港經濟有好的一面,除了住之外,讓人可以有一個累積財富的工具,買賣快捷、安全,很容易估價,而它的價格在預期內持續上升。

他說,樓宇炒賣作為累積財富和將海外財富收歸香港本土是地產的特別功能。至於為何港英時代炒賣樓宇沒有出現回歸後出現的問題,陳雲說,是因為回歸後放棄了二元經濟,即放棄保障低下層的居住需要和中小企業的營業空間,這些包括了居屋、公屋、公屋商場。以前郊野地方是低層市民居住的地方,甚至是中小企謀生的地方,工廠大廈也有租值限制。

然而,陳雲指出,回歸後經過一陣施政混亂的時期後,政府放棄了保障低下階層、中小企業、有生力量、創新力量的租值世界,不興建居屋,公屋也建得很慢,將新界和舊區都市化,將豪宅遍地推廣。

他說,雖然香港有福利金、公共醫療和九年免費教育來保護著基層,但這些都在不斷地萎縮和變壞著,而且不斷用私有化的方式來破壞。在這十年內政府沒有保護民生和社會基本營生空間,不斷推高地產、吸錢,這是未來仍會繼續的趨勢,地產價值雖未至於扭曲,但已成為純粹吸引資本財富的地方,令地產失去了本來容許人居住、營生和創業的功能。

陳雲諷刺地說,這種社會現象對政府是一件「容易」的事,錢透過賣地一下子可以抽取一個市民一生中三四成的積蓄,預繳給政府,而幫政府收錢的是地產商,因為政府是透過地產商賣地,真正謀取暴利是政府。而整個政府又不是民選的,民主投票控制不了它、財政來源控制不了它,所以它就形成了政府黨或是一個極權黨。

地產黨背後為政府黨

陳雲認為,「地產黨」背後其實是一個政府黨,一個特權的勢力,用各種方法來拒絕民主,用各種方法來維持手上的財政支配權和儲備金,政府除了將稅收外判給了地產黨之外,也將管理公共空間和管治市民的某些責任交給地產商和管理公司:「很多街道慢慢萎縮,很多商場和公共空間委託地產公司的管理公司來管理,他們採用的指示是很離譜的,甚至將地方優化出租,若非購物就不要停留,這種很規矩的管理方式如果是由政府出手來管是管不了,因為是犯法的,同時會有人投訴,但由地產黨來管,就沒有人說話,因為那些人可能知道一些商場放東西的地方或通道是公用地方,由地產公司不斷管理,政府就很『舒服』了。」

對於香港地產形成霸權情況,陳雲說,比如年宵市場,回歸前,在場地入口地方,會有廣播向民眾宣布:「現在場地已經非常擠迫,請各位合作,遵守警務人員的指示。」回歸後,類似的廣播已經變成了:「此場地已實施人流管制措施。」他說:「這句話是在日軍轟炸香港時,指示人民進防空洞的說法,誰說這種軍士管治語言?地產商!」

地產黨操控財政預算的七宗罪

研討會上更列出地產黨或者地產霸權如何操控財政預算案的七宗罪:第一是賣地無力,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在剛公布的預算案中說每年提供三、四萬個住宅單位,但林鄭月娥近日承認三萬個也未必達到。

第二是任由樓價上升,財爺說了他不會提出任何新措施壓抑樓價上升,他已經很滿意了,因之前政府推出的「九招十二式」等措施已有效打擊炒家。

第三是拒建居者有其屋(居屋),目前拍賣出去土地不等於增加住宅單位數量,因為地產商普遍策略是「少建多宅」,建少一點單位賺多一點錢。在此趨勢下,政府若不直接干預,推出夾心階層市民可以負擔的住宅,就難以打破這種局面。

第四宗罪是拖延監管。去年底成立的監管樓市委員會要等到今年年底才出第一份報告,然後才討論如何立法,讓人擔憂到明年曾蔭權御任特首後,這項法案仍未提交立法會審議,到時候換上另一位特首,可能會不了了之。而有關監管措施在財政預算案中隻字未提。

第五宗罪是繼續強拍。舊樓強制拍賣條例出來後,弊端不斷浮現,像半山區出現過度收購過度發展,但政府完全無意去檢討。

第六宗罪是放任壟斷。公平競爭法草案已提交出來,但因商界反彈很大,財政預算案隻字未提,政府有心在這個立法年度訂立公平競爭法。

第七宗罪是偷步賣山。山是指有一百多年歷史的政府山,包括中區政府合署東座及西座、聖約翰座堂等範圍。在廣泛輿論反對下,在諮詢報告還未出爐下,預算案卻列明一定會賣政府山用地,用來與建樓高三十多層的寫字樓,山體會被淘空改成五層商場及五層停車場。

為了阻止政府出賣政府山,來自保育、環保、專業人士等二十多個團體重新規劃政府山用途並入紙城市規劃委員會,要求諮詢公眾,讓公眾有機會表達意見,希望在政府山未來發展上,與地產黨抗衡。◇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