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與富商的千絲萬縷——何鴻燊爭產案

?"
美國新澤西州大西洋城著名的美高梅集團賭場因涉嫌與澳門賭王何鴻燊有關的亞洲犯罪集團有關聯,2009年新澤西賭業執法局正式要求重新審核美高梅集團擁有50%股份的博蓋塔酒店賭場的經營執照。(Getty Image)

今年初澳門「賭王」何鴻燊家族爭產事件很快引起北京當局的關注,除了擔心事件會影響到北京對澳門的管治之外,有分析更指,北京的迅速介入,也是為了避免進一步的媒體揭露可能牽涉到何鴻燊與中共的一些「合作」。

文 ◎ 吳雪兒

今年初,何鴻燊家族傳出了幾房爭產事件,二房和三房連成一線,跟長房和四房對壘,事件不但轟動港澳,更引起北京當局極度關注,據報導,連身兼全國政協委員的澳博執行董事霍震霆和一位「德高望重」的人士也介入事件中,坊間猜測該位「德高望重」的人士為政黨民建聯首創成員、前任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律政司司長及行政會議成員梁愛詩。


何鴻燊希望財產能得到平均分配,又指,當日受壓力下,在三太陳婉珍大宅讀出聲明。圖為1月26日,何鴻燊在三太陳婉珍住處,同三太及女兒合影。(AFP/Getty Image)

北京當局並非關心何鴻燊的家事,而是關注何家爭產事件一旦失控,首當其衝的將是何鴻燊掌控的澳門賭業龍頭澳博,導致澳門賭業失衡,勢力重新洗牌,有可能變成由美資壟斷,不僅影響其利益,甚至會影響到北京對澳門管治。

澳門於2009年接待遊客量達3,018萬人,博彩總收入為153億美元。何鴻燊從1962至2001年壟斷澳門博彩業40年,獨立承擔了澳門稅收的一半以上。他於2009年繳納的稅收占澳門總稅收的30%以上。目前在澳門的33家賭場中,何鴻燊依然全部或部分掌握其中19家賭場的股權。

雖然何鴻燊仍是澳門賭業的一哥,但澳門賭業的生態在過去10年也有所變化。2002年澳門開放賭權後,美資賭場如金沙和永利等大舉進軍澳門,就連分別由何鴻燊二房女兒何超瓊及兒子何猷龍掌舵的美高梅金殿和新濠天地,也攙入美資和澳洲資金。

一份此前為機密的報告於去年3月17日公開,指2009年5月美國新澤西賭場管制委員會接獲的機密調查報告表示,有證據顯示88歲的何鴻燊與犯罪集團有聯繫,女兒何超瓊依賴父親的財富經營賭業,所以忠告美資博彩公司美高梅,同何鴻燊或何超瓊做生意是「不適合」的,還要求美高梅結束跟何超瓊合作關係,否則要撤出新澤西州的賭業。

何鴻燊就報導內容,透過私人祕書發表聲明,否認涉及有組織犯罪,稱他並未看過新澤西州當局的報告,但任何指稱他與黑社會有聯繫的說法均「毫無根據」。

2009年2月,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Australian Electoral Commission)公布了2007年到2008年財政年度澳大利亞各政黨接受政治捐款的帳目表,顯示何鴻燊的巨額捐款。

根據澳大利亞選舉委員會披露的資料,何鴻燊及其相關公司赫列政治捐款榜榜首,在07年澳大利亞聯邦選舉之前的數月中,共捐款90多萬澳元(約人民幣393萬)給澳大利亞工黨,也即現在的執政黨,這還不包括一筆近50萬澳元的被退回去的捐款,這筆捐款是以何鴻燊的四姨太梁安琪 (Angel Leung)的名義寄出的。

另外,香港京士敦投資有限公司(Hong Kong Kingson Investment)還分別向澳大利亞自由黨和工黨捐款48萬和28萬澳元。

媒體同時還披露了何鴻燊與前澳洲總理陸克文之間的微妙關係。不止一篇報導提到,陸克文於2006年出席了價值達13億澳元的北京友誼大廈重建專案的發布會,此專案由何鴻燊和與陸克文關係不同尋常的澳昌投資發展有限公司(AustChina Investment and Development Pty Ltd)的CEO、華裔商人鄧堯(Ian Tang)合資開發。當時陸克文還未當選總理,是當時處於反對黨地位的工黨的外交事務發言人,而他到中國數次旅行的費用,正是鄧堯提供的。

2007年3月,香港媒體《壹周刊》曾引述美國一個神祕網站長達三百多頁的黑材料,揭露何鴻燊、何超瓊父女許多不為人知的祕聞,顯示何鴻燊與北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也披露了大量何超瓊的私生活,有些甚至相當荒唐。

據悉,新澤西州共和黨國會議員Richard Merkt看過FamilyFocusCoalition.org有關何鴻燊的報導後,立即去信新州的司法部長,強烈反對美高梅集團(MGM Mirage)與何超瓊在澳門合作的計畫。

Richard在寫給司法部長的信中指出,「何鴻燊被美國司法部指為中國三合會合夥人,是共產獨裁北韓的同盟……他的誠興銀行被懷疑資助北韓核武融資而被美國官方調查……」

何鴻燊與金正日關係緊密

北韓與澳門的關係向來密切,北韓早年在澳門設有公司朝光貿易,是北韓在貿易禁運下的一條生路。金正日兒子金正男在澳門有別墅,不時現身在賭場。何鴻燊在澳門商人黃成華搭路下,與金正日旗下妙香集團,聯手投資三億港元在平壤最豪華的羊角島國際酒店開賭場。

身為何鴻燊掌控下的葡京賭廳廳主的黃成華,專為何鴻燊搞對外關係,曾為何搭路向內地捐出三千萬,令何成功與前中共黨魁鄧小平見面。黃成華還開設朝澳國際旅行社,提供北韓簽證服務。

而何鴻燊的馬仔楊受成,亦於96年斥資14億港元,在北韓投資英皇娛樂酒店賭場。因此,楊氏一直受美國司法部關注而不獲發美國簽證。2002年金正日過生日,何鴻燊便和楊受成,出席北韓領事館在跑馬地山光道馬會為金正日祝壽的晚宴。

政治獻金醜聞

祕密檔也提到葡京旗下賭廳金碧賭場及財神酒店老闆吳立勝,因捐款予克林頓而捲入美國政治獻金事件,吳與其生意拍檔,曾透過在美開餐館的台灣人崔亞琳,一起捐過百萬美金給克林頓及民主黨作為選舉經費。99年崔亞琳被裁定違反聯邦競選捐款法,及以他人名義向民主黨提供政治獻金,贊助民主黨及克林頓競選活動,結果被判罰5,000美元及緩刑3年。

1995年,由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與皇家騎警的聯合合作專案「響尾蛇行動」開始運作。該專案對那些企圖系統滲透進入加拿大社區的華人犯罪黑幫、間諜等相關人員進行調查。

經過兩年的研究,皇家騎警和加拿大情報局得出結論,那些與中共在軍事和情報機關有聯繫的人,包括香港富商,已經在加拿大投資了數十億的資金,集中在高科技及其他公司上,並想要影響加拿大的政治與經濟。

何家臥室開會猶如「政協會議」

《南華早報》去年曾報導指,何鴻燊與中共當局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在香港和澳門的財閥中,何鴻燊家族是政協委員最多的一家,何鴻燊將這一優勢利用在事業當中。」報導又形容何鴻燊在臥室開的家族會議簡直就是「政協會議」的縮影。

中共政權拉籠富商是其生存技倆之一,〈九評之八〉評中國共產黨的邪教本質中寫道:「黨員,是被用來充實共產黨肌體的人群。這部分人中不乏忠厚善良的好人,甚至在社會上取得了傑出的成就。越是這樣的人,中共就越要拉攏進黨內,利用他們的名譽和能力為黨服務。還有很多人為了當官,為了高人一等,撈取私利而積極加入共產黨,助紂為虐、如魚得水。也有的人希望一生中能有所作為,因為在共產黨統治的天下,除了入黨外沒有個人發展的機會而選擇加入。」

龔如心被曝立遺囑為討好中共

與中共關係千絲萬縷的富商當然不止何鴻燊一人,近年城中熱話的龔家爭產案中,陳振聰在庭上作供,就曾指稱龔如心立02年遺囑是為了討好中共政權,陳振聰在庭上說:「我想她(龔如心)覺得02年遺囑不重要,用來搞定中國政府,不會實行,她不會死(指她不會有損失)……寫遺囑是最好,她不用答應甚麼,又不會死,將來再算。」

陳振聰又稱,龔如心於00至01年提到要改善形象,於02年重提此事,於02年底至03年告訴他立「那份遺囑」,但始終沒給他看,也沒有告訴他誰是受益人,只說可以令中國政府支持她。龔如心又告訴陳振聰,她有信心02年遺囑會令中國政府插手她與家翁的爭產案,陳當時說沒有可能,龔卻說有可能。

代表華懋慈善基金一方的律師、前高等法院特委法官駱應淦指陳振聰說謊,又指這是對龔案妨礙司法公正的嚴重指控。不過,陳振聰則堅稱龔如心曾說過,並反指駱應淦說:「你真是冤枉我。」駱應淦則回應說:「做定準備,接著多多有來。」陳振聰仍堅稱:「我沒有做過,我不怕你冤枉。」

陳振聰又在庭上表示,龔如心根本無心做慈善,當初設立基金純為討好中共,增加與家翁王廷歆爭產的籌碼。而華懋一方則證明龔如心臨終前仍拍板捐款3,000萬元給中國社會工作協會。

《開放》雜誌總編以筆名牧夫撰文〈富豪拖延香港民主〉寫道:

97回歸以來,完全獨立的與中國無關係的港資已經不復存在,富豪們在大陸的投資,起碼都以十億港元計,也做了不少慈善事業,他們的大名鑴刻在無數建築物上,不少人都有政協常委、榮譽博士之類的名銜,他們的財富也不會像中小商人那樣往往血本無歸,而總有較高的回報率。縱觀他們和中共或明或暗的關係,毋寧說,他們對中國的經濟開放與發展的貢獻是了不起的。他們無一不被大陸捧為愛國港商,不過,與其說「愛國」,不如說「商人無祖國」更合適,尤其是對於在英國自由的貿易制度下發達的港商更是如此。而大陸記者已有評論說,他們「不是愛國,而是愛黨」。因為只有愛黨才有實利可圖。◇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