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上海花蝴蝶「諜」影重重

?"
3月9日南韓報紙大幅報導上海「色諜」與韓國外交官的性交易事件(Getty Images)

大陸籍女子鄧新明,色誘多名韓國駐上海領事,並竊取了兩百多位韓國政要的內部機密資料。 這樁震驚韓國各界的外交桃色醜聞,再度引發人們對中共遍佈諜網的疑慮:她是僅靠美色追逐利益的「花蝴蝶」?還是受中共支使的「色諜」?

文 ◎ 文龍、文貞美(韓國)

33歲的大陸籍女子鄧新明,色誘多名韓國駐上海領事並竊取了包括李明博總統及夫人、哥哥等兩百多位韓國政要的電話號碼,以及韓國政府內部人事資訊等機密資料。消息傳出後,「一個中國女子撂倒三名韓國外交官」的桃色醜聞震驚了韓國各界,韓國媒體稱,這是韓國外交史上首次桃色事件。

對於鄧新明的真實身分,韓國政界看法各異。部分人士認為,從鄧新明色誘外交官的手段及其電腦U盤裡曝光的機密資料來看,這次事件絕非單純的桃色醜聞,「鄧某是間諜的可能性極大」。涉案的韓國駐上海領事們接受調查時則堅稱,鄧某不過是一名追逐利益的仲介人,不是間諜。

據上月離職的韓國駐上海總領館的總領事金正基稱,鄧新明「是一個在上海發揮著巨大政治影響力的女性。」她到底是一隻單純靠色誘而追逐利益的「花蝴蝶」,還是一個受中共支使的「色諜」?隨著她的突然消失,其真實身分更顯撲朔迷離。

發現妻子不軌 丈夫憤然舉報

鄧新明37歲的韓國丈夫陳某,被派往韓國一家在上海的企業工作。兩人結婚已有十年,有一個女兒。據陳某日前透露的資訊,鄧新明在婚後五至六年內一直在家做著家庭主婦,但從四、五年前開始,她告訴丈夫自己考取了上海的公務員,隨後便頻繁外出。

陳某說:「她有時說擔任上海市長的祕書,有時又說在警察局工作,上海世博會期間尤其忙碌。她為抵滬的韓國官員聯絡中方高層,似乎在中間搭橋。」

2008年之後,她開始同韓國外交官們保持密切接觸。陳某說:「從去年開始,她在外面過夜的次數開始變多,最近乾脆就不回家了。」直到去年年底,他聽到一些妻子「出軌」的傳言,遂翻查其電腦檔案和物品,結果發現她的電腦裡不但有和韓國外交官H某「勾搭」的合影、K某寫的「親筆誓約書」和P某的曖昧照片,還有其他機密資料,隨後憤而揭發,並將鄧新明的電腦U盤保存的這些資料曝光。

「色諜」電腦U盤裡的祕密

在鄧新明的電腦U盤中,有大批普通人難以接觸的韓國政府資訊,包括韓國駐上海總領館的簽證簽發記錄、韓國政府內部人事資訊、外交官緊急聯絡網,以及韓國兩百多名黨政要員的電話號碼,韓國總統李明博競選時的電話及第一夫人金潤玉的手機號碼也在其中。

韓聯社3月9日透露,有證據表明,鄧新明直接通過前韓國駐上海總領事金正基處竊取了兩百餘名韓國政要的電話號碼。金正基從2008年至2011年2月末一直擔任韓國駐上海總領館總領事,儘管金正基否認與鄧新明的曖昧關係以及洩密的事實,但是從日前公開的他與鄧新明的三張親密合照中推斷,鄧新明竊取的電話號碼等機密來自於金正基處。

韓聯社精密分析這三張照片文檔發現,其中兩張是於去年6月1日下午6點55分和56分在上海希爾頓酒店拍攝,然後在大約兩小時後,用同一台相機拍下了金正基攜帶的韓國政要電話號碼。這些照片都是同一天用索尼DSC-TX1相機拍攝的,而且保存在一個檔夾裡。據此分析,鄧某直接從金正基處竊取了機密。

受這次桃色事件牽連者不只是三名韓國領事。韓國總理辦公室稱,除了三名外交官以外,還有兩三名外交官以及民間人士,也曾和33歲的鄧新明維持了不正常的男女關係。


33歲的大陸籍女子鄧新明,色誘多名韓國駐上海領事並竊取韓國機密事件震驚韓國。(網路截圖)

據報導,近幾年來,鄧新明長期周旋在多名韓國外交官之間,並採取色誘和威脅等手段套取利益。去年11月這一醜聞就已曝光,韓國政府一直在祕密處理此事,三名涉案外交官以「家屬健康問題」和「不適應上海生活」為由,被召回國。

色誘加威脅「俘虜」外交官

據悉,鄧新明掀翻韓國領事的武器是「色誘」、「威脅」並用,韓國《中央日報》引述韓國駐上海總領館相關人士表示,2009年5月,鄧新明故意設計交通事故,與當時的韓國駐上海總領館的H領事的轎車觸碰,之後鄧新明趁機憑藉留學韓國時學到的流利韓語,蓄意親近這位領事,並一直與其保持不正當關係。

鄧新明色誘H領事的目的之一是,要求韓國總領館將其「指定為申請簽證代理機構」,以賺取每人300元人民幣的申請簽證手續費。此前H領事堅稱「不能夠把簽證代理權給某個企業」。鄧新明的簽證代理權因此被拒,隨後鄧便設計了上述車禍。色誘成功的鄧新明此後獲得了簽證發行代理權,被抓住把柄的H領事不得不按照鄧新明的要求發放簽證。

為了長期利用並維持與H領事之間的關係,鄧新明曾於2010年10月找到H領事的妻子,威脅「我要綁架你的孩子,趕緊放棄一切立即回國。」H領事的妻子曾向《中央日報》的記者說:「我們住在上海時,她曾在一家公寓的牆上貼出了海報,上面有我的照片,而且用漢語寫著『x一樣的韓國人』」。稱這是鄧新明為了使她離開上海而進行的威脅。

對於反對將其指定為簽證代理機關的韓國領事,鄧新明威脅說「小心你的孩子,你死定了。」據說鄧新明在利用對方時會極盡其種種勾引手段,當對方失去利用價值時便一腳踹開。韓國駐上海的另一位K領事也捲入了這場性醜聞,而且被鄧新明迫使寫下了一封「親筆誓約書」。

這位K領事3月9日接受韓媒採訪時說:「當時那個女人威脅會殺死我和我的孩子們,於是我迫不得已按照她說的話寫下了這個保證書。」K領事說:「鄧新明把電話直接打到了我家,告訴我說她有我孩子的相片,威脅說會殺死他們。因為害怕,所以我約她見面,於是她就要求我寫下了那個保證書。我以為寫了就能解決問題了。我是想活命才這樣做的,但沒有想到會流出來。」

通天本事 背景神祕

據說,鄧新明自稱是鄧小平的孫女,在私下稱習近平為乾爹,與俞正聲和韓正維持著很好的關係。鄧新明在和韓國外交官通話時使用的都是不顯示電話號碼的手機,因此也有人推測鄧新明是企圖竊取韓國政府機密的中共間諜。

這種說法絕非空穴來風,在她穿梭於上海政要和韓國外交官之間的能力上足以證明,鄧新明有著「通天」的本事和極深的政治背景。與其有曖昧關係的前韓國駐上海總領事金正基3月8日在接受韓媒採訪時表示:「她是一個在上海發揮著巨大政治影響力的女性。」

金正基說,鄧新明2008年在韓國駐華大使辛正承訪問上海時,幫忙促成了其和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和市長韓正會面。據說,如果不運用在背後的特別關係,韓國駐華大使想同時和上海最高權力者黨委書記和市長會面幾乎不可能。

目前正在接受調查的涉案者之一金正基在「陳情書」中提到,韓國大國家黨議員李相得和首爾市長吳世勳2008年11月和2009年4月訪問上海時,也是鄧新明牽線促成了他們同俞正聲和韓正的見面。甚至在2009年上海和濟州島簽訂友好城市協定的過程中,鄧新明也發揮了作用。金正基表示:「我曾看到2009年中國國慶活動和2010年上海世博會閉幕式上,鄧新明和韓正市長、俞正聲書記站在一起愉快地聊天。」

據報導,在中國與鄧某相識已久的企業家和韓國僑民等多數消息人士透露,鄧某還與幾名韓國大企業中國分公司幹部私交深厚。此外,她還與韓國高官出身人士保持著密切關係。一家房地產企業人士說:「因為是外國人而受到不公正待遇時,只要委託鄧某就能輕鬆解決。除了外交官,在上海的企業家、銀行分行行長等30多人也與鄧新明相識。」

鄧新明究竟何許人也?

截至3月17日,韓國政府派往上海的聯合調查團的調查結果顯示,大多數涉案的韓國領事都認為這次「上海門」事件並不是間諜案。而韓國政界部分人士認為,鄧新明是有計畫的接近韓國外交官並獲取情報,因此這絕非單純的性醜聞,而是一樁間諜事件。

韓國民主黨院內代表朴智源3月9日就此分析:「鄧某不但充當與(中共)高層人士面談的仲介人,還存有韓國重要人士的人事資訊,因此不能不讓人懷疑她是間諜。」

民主黨議員辛鶴用同一天在國會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表示:「從鄧某收集的機密資訊來看,她並非單純的仲介人,而是中共間諜的可能性極大。」並稱「這與日本駐上海領事館職員和來自台灣的少將等陷入中共美人計同出一轍」。

韓國東國大學員警學科( 專業領域: 犯罪心理學) 教授郭大瓊(Kwack Dae-gyung)3月16日接受《大紀元》記者電話採訪時,對鄧新明的真實身分分析認為:「目前仍不排除多種可能性。是經紀人(Broker)的可能性較明顯,我並不是指她是受過高度訓練的間諜或者中國政府直接僱傭的意思,是說鄧新明重視情報,曾有過欲獲取情報的企圖。間諜所注重的就是情報,所擔負的情報任務是什麼內容?即情報內容有多高品質,還有那個情報對本人毫無意義,是向誰彙報?即報告物件是誰,只有這些明確(情報的品質和報告物件)時,才能下判斷。」

郭大瓊教授認為,鄧新明若是間諜的話,證明她並未受過中國政府高度訓練。但是本人即使不是受過正式訓練而被選拔的間諜,即使本人不是間諜,但是也有提供情報獲取利益的可能。即使(鄧新明獲取的)那些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情報,至少站在韓國立場上看,是重要的個人資訊。◇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