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神韻案勝訴 撕開入境黑幕

?"
香港神韻晚會主辦方發言人3月9日在高等法院外展示裁定主辦方勝訴的判決書。(攝影/潘在殊)

3月9日,對香港司法界是一個重要的日子。當香港入境處拒簽美國神韻藝術團六名團員的司法覆核案一案,由香港高等法院宣布主辦方勝訴時,消息立刻傳遍了香港各界乃至全球。香港入境處長期向北京當局叩頭的黑幕,終於由香港法官公正掀開。

文 ◎ 梁珍

這是一個來之不易的勝訴案件。原定率領神韻巡迴藝術團於去年1月來港演出的團長李維娜在得悉法庭的判決後悲喜交集,她形容此次香港法庭的判決是「可喜的一步」,「對我們來說也可以算是開心,值得高興的事情吧。」

不過,她接著說:「在這個判決上,雖然它是判了香港入境處敗訴,香港主辦單位和神韻這邊勝訴,但是法庭的判詞還沒有觸及問題的實質。請問香港入境處處長是不是也以同樣的理由拒絕過其他國家的文藝團體的表演?他們有沒有拒絕過其他美國的活動,比方說芭蕾舞的演出?會以這樣的理由去拒絕嗎?如果沒有的話,它(香港政府)後面的因素是什麼呢?它能不能敢於面對所承受到的壓力,承擔它的責任?這些問題是不是他們可以考慮一下?」

長達一年的申訴

由香港法輪佛學會、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台聯合主辦的神韻晚會,原本打算在去年1月27日至31日在香港演藝學院舉行七場演出,所有門票已經售空。但在團隊臨近出發時,六位關鍵性技術成員卻被港府拒發來港演出簽證,導致演出被迫取消。

美國《華爾街日報》的評論說,美國神韻藝術團在香港演出受阻事件,再一次顯示香港向中國大陸當局叩頭。

神韻主辦方於去年4月20日入稟香港高等法院提出司法覆核,控訴港府入境處拒絕簽證的決定與行為非法,追究責任及追討賠償。案件於2011年1月24日、25日在高等法院開庭聆訊,結果於今年3月9日宣判。

法庭直指入境處嚴重失焦

在長達41頁的判決書中,高院法官張舉能對入境處將神韻藝術團對六名被拒簽證團員在整體演出中重要性的解釋當作是空言(bare assertion),表示不能接受。

法官指出,香港入境處在考慮神韻藝術團團員的簽證申請時有兩點錯誤,一是考慮團員有沒有特殊技能、知識、經驗的問題;二是認為在香港當地有人可以取代後台及製作團員,以這兩點作為拒發簽證的理由明顯失焦。

法官也指出,法院了解入境處有相當大的裁量權,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入境處長的決定不受司法的控制。判決更揭示,入境處處長的決定及決策的過程,要受到公法原則的拘束,就像其他政府決策者一樣。並且進一步指出,入境處處長的決定不能不合理、恣意專斷,決策過程必須公平。

中共黑手操縱 入境處恣意專斷

近年來,港府入境處對中共不歡迎人物拒發入港許可、拒絕入境,甚至暴力遣返持合法入境許可人士,遭到各界強烈批評。

曾有數次被拒絕入境經驗的台灣法輪功人權律師團發言人朱婉琪指出:「由於香港司法系統鮮少敢觸碰『入境』這條行政權力的敏感神經,所以入境處一直膽敢恣意、專斷地拒絕發予入境許可,或是將有入境許可的人士以暴力的方式遣返回國,在過往10年,香港入境處有太多令人不可置信的荒唐決定,這一切當然都是中共在背後的完全操縱。」

朱婉琪律師指出:「這次高等法院的法官做出撤銷入境處拒絕發予六名神韻團員簽證的行政決定,是一個憑著良心維護司法尊嚴的判決。」「從這41頁的判決中,可以看到法官是如實地就入境處不合理、專斷的行政決定,做出司法系統應有的持平考慮。」法庭這次能在不太正常的環境下作出明智的決定,值得嘉許。

香港各界讚賞 期保司法獨立

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讚賞這個案件「是一個重要的勝利」。他指出,雖然法庭本身沒有直接處理到譬如文化表達的自由,或者入境政治上的歧視,以及其他考慮的問題,但是它至少表明,政府不能隨便找個藉口肆意打壓人權。「政府可能基於政治上的考慮,但是實際上它用另外的技術理由去阻止你的時候,政府都不能夠任意搞個理由出來阻止出入境的權利的享用。」

香港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表示,這次判決具代表性意義,顯示香港法治深厚傳統不容易在政治壓力之下失去功能,即使法庭不想介入牽涉到政府團體或被覺得有政府色彩的案件,它都要依法辦事,尊重基本法、普通法的原則及精神。

公民黨前黨魁,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立法會議員余若薇表示,希望港府在這宗官司上吸取教訓,以後遇到同類個案時,在合理範圍可以酌情處理,如果港府違反一些常理或一些人的常識,法官要司法獨立地指出政府不對和不守法的地方。

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表示,這次香港入境處拒絕神韻藝術團來港的理由根本不是理由,可見港府是為做而做、強行去做,而不是在合情合理地做。他希望這官司能給港府一個嚴厲的警惕,希望日後別再有類似事情發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