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讓子彈飛」緣何不敵「前世今生」?

?"
泰國影片《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海報。(瀚宇國際媒體有限公司)

第五屆亞洲電影大獎頒獎典禮於3月21日晚在香港舉行。今年參與競爭的內地電影尤為強勁。姜文的《讓子彈飛》曾以六項提名與日本電影《告白》一起領跑,成為最大熱門,但結果卻意外落敗,泰國電影《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獲最佳電影,《讓子彈飛》只獲得最佳造型設計一項獎項。

姜文導演的《讓子彈飛》在內地獲得7.3億票房、廣受好評,緣何不敵這部有影評稱為「票房平平、節奏緩慢、畫面鈍滯、演員業餘、念白平淡」的泰國片?

正如83屆奧斯卡金像獎,娛樂大片似乎不再受評委們的青睞,文藝片再受追捧。但是不能說「亞洲電影大獎」在步奧斯卡後塵,因為這個於2007年設立的獎項,宗旨就是對全亞洲不同類型的電影作品及電影菁英予以肯定。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在獲得了2010年的戛納電影節金棕櫚大獎後,又在亞洲電影大獎中再次獲獎呢?

挑戰現行電影審查制度的新銳導演

首先看看導演。《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的泰國導演阿彼察邦(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無疑是目前全世界最被矚目的導演之一。他自2000年開始電影歷程,他的第二部電影、2002年拍攝的《你的幸福》獲得了當年的戛納電影節特別關注獎,2004年的《熱帶疾病》則獲得了戛納電影節評審團獎,他的上一部電影《綜合症與一百年》入圍第63屆威尼斯電影節。他備受法國《電影手冊》推崇,今年年初,他的《熱帶疾病》入圍其評選的「新千年十佳電影」。

2007年,阿彼察邦曾發表過一封致泰國政府的公開信,因為他的電影《綜合症與一百年》沒有通過泰國相關機構的審查,無法在泰國國內上映。隨後,他發起了「自由泰國電影運動」,得到了全球電影人的聯合簽名支持。

在這封公開信裡,他表達了自己以自我為原則創造電影的宗旨,他的創作並不受其他因素,比如票房、觀眾的喜歡、影評人的偏好、電影節的認可等因素的影響,他開啟了一種犀利、新鮮的電影語言。《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就是這樣一部電影,呈現出導演自身對於人類和其他動物的關係,靈魂的轉移,物種的毀滅,關於信仰等問題的思考,也是向現行的泰國電影審查制度宣戰的又一部力作。

《波米叔叔的前世今生》講述了布米叔叔因為腎衰竭即將離開人世,他回到老家度過自己生命中的最後時光,亡妻的靈魂和他失散多年、變成了猩猩的兒子都回到了他的身邊。為了能找到自己得病的原因,布米叔叔在家人的陪伴下穿越了樹林,來到了深山裡的洞穴,波米說這是他第一世降生的地方,他躺在那裡離去。

談及拍攝初衷,阿彼察邦稱,「幾年前,我遇到了布米大叔,在我家旁邊寺廟的住持告訴我,廟裡來了位大叔學習冥想,還幫著張羅一些廟裡的活動。有一天,布米大叔找到一位住持,告訴他當他在冥想的時候,他能夠閉著雙眼看到他的前世,就像看電影一樣。他看到並感受到自己是一頭水牛、一頭牛,甚至精神脫離軀體,在東北平原上漫步。住持被觸動,但並不感到驚訝,因為布米大叔不是第一個和他描述此類經歷的人。漸漸地,他從村裡和他分享前世的人那裡收集故事。後來,他出版了一本小冊子。在封面上寫道:一個能夠回憶起他前世的人。」

運用超現實主義敘事方式展現輪迴因果

影片用滯緩凝固的鏡頭,展現人的死亡,沉默無言,不悲不喜,以及遠古徵兆的迴響。人面對死亡,不再是痛苦恐懼、冰冷孤寂,而是滿溢、廣博和通達的溫暖。

整部電影沉浸在阿彼察邦深刻的泰式哲學思想中,其敘事結構擺脫了傳統的敘事模式,以大量的長鏡頭和全景鏡頭來展現空靈抽象的故事,這使得電影的可觀賞性減弱,但本片並不屬於娛樂性電影,其藝術追求極其深沉、晦澀。阿彼察邦的故事形散神不散,整部電影有條不紊的維持在緩慢的節奏上。

阿彼察邦運用超現實主義的敘事方式來為展現人的輪迴因果,這正是一種東方的生死哲學,一種生死輪迴的觀念。

影片有一個玄奧神祕的結尾,為叔叔守靈的董不得不做和尚(期間不能洗澡,不能在中午之後吃東西,更不能接觸女性),於是董便偷偷溜到阿珍的屋子,洗澡換衣服,還提議去吃東西。之後,阿珍和董出現了分身,一對留在房間看電視,而另外一對則去餐廳吃東西。這個充滿反宗教,反習俗的結尾,預示了現代的泰國喪失了對傳統禮教和規誡的崇拜和恪守。

現代文明給了人們太多的誘惑,回歸自然本源變得異常困難,人類喪失了信仰,身處無邊無際信息海洋的孤島上。現代化的進程是人們丟失信仰的過程,波米死亡之時穿越時空的軍人圖片也正是阿彼察邦對於泰國政局動盪的寫照,當今時代人們已經拋棄了信仰、拋棄了神明、拋棄了對自然該有的敬畏。現代化的進程就是踐踏自然、踐踏信仰的過程。

越來越多的人們開始重新審視反思人類文明進程、精神信仰和如何返本歸真,這也許是這部輪迴影片再次獲獎的主要原因。(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