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黃花崗精神 召喚中華國魂重生

?"
廣州黃花崗黃花井。(攝影/青山)

檢視辛亥革命一役最高價值:「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信念是否實踐,就必然觸及到以馬列思想為祖宗,非我中華族類的中共當權者大忌。百年之後,回顧鐵血華年的烈士風采,祈願此一信念及理想終耀神州。


中華江山巍峨聳立千古,絕代風流人物代有傳承。百年前,孫中山先生見列強環伺,蠶食鯨吞無日或已;而滿清顢頇腐敗,無所作為,四萬萬人民淪為末等公民。於是他登高一呼,海內外志士風起雲湧,短短16年革命業成,創建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然而偉大的國家命運多舛,中華民國建立不到38年,國民黨就敗退台灣。自從毛澤東悍然宣稱辛亥革命失敗後,中共學者論述此一歷史,一律冠上「失敗」二字。然而,辛亥革命真的失敗了嗎?

《誰是新中國》辨正邪

1989年7月,歷史學者辛灝年在他第三部長篇小說中,以廣州黃花崗烈士陵園為背景,借一名學者之口,向一位年輕的軍人述說辛亥革命成敗仍在未定之天:

「看一個革命的成功與失敗,關鍵看他這個革命和他對象之間關係的變化:如果革命打敗了他的對象,這個革命當然就沒有失敗;如果被其對象所打倒,當然革命就失敗了。辛亥革命不僅推翻了兩百六十八年的滿清專制王朝,而且結束了中國兩千一百年的君主專制制度。你還能說他是失敗的嗎?」

這樣的論述早幾年在中國是要殺頭的,即便在當年也是極其罕見。因為檢視辛亥革命一役最高價值:「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信念是否實踐,就必然觸及到以馬列思想為祖宗,非我中華族類的中共當權者大忌。為了撥亂反正、明辨千秋大義,辛灝年著手進行《誰是新中國—現代中國史辨》,耗費14年乃竟全文。書中鐵證如山的指出:中華民國為主權在民國家,而實現民主憲政的道路上,充滿復辟與反復辟的抗爭力量。毛澤東等中共黨人逆天而行,悖離民主;中共篡國一如袁世凱、張勳等北洋軍閥,妄想以政變與叛亂顛覆走向民主憲政的中華民國。故該書得出結論:民主憲政的中華民國才是新中國;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滿清專制帝國的翻版。

倘若聆聽過辛灝年的演講,定然對他雄滔不絕的思辯口才、鉅細靡遺的博引史例,以及激盪感人的愛國情操震撼不已。他被譽為當代最優秀的政治演說家之一,海外慷慨陳詞,幾度折服中共領事館官員起立致敬。而隨著鍥而不捨的研究與對於歷史的反覆深思,辛灝年從一位文學家、歷史學家,毅然成為一位反共學者。「辛灝年」也就是「辛亥年」的諧音,更表明了他追隨革命遺志,召喚中華兒女重返榮耀本源的心願。

辛灝年並不孤獨。2001年10月10日,他獲得愛國華僑,尤其是革命先輩、紐約華僑周祥捐贈五十萬美元,得以創辦《黃花崗》雜誌,匯集各地民主力量。2005年,美國《黃花崗》雜誌受到委託,宣布報導來自中國十七個省、市的祕密同盟會組織代表,在南京中山陵前,敬告中國國民黨的創始人和中華民國的創建者孫中山先生,「重建中國國民黨」的消息。而今,他為了迎接辛亥百年,在世界各地獲邀舉辦的講演活動,熱烈傳流至今未息,期待中華民族能在驚濤巨變中重生。

百年之後,讓我們再回顧鐵血華年的烈士風采。他們用最純真無私而捨身的義行,喚醒了廣大國民禁錮的靈魂。但願這樣的理想終耀神州,以慰烈士在天之靈!

烈士義行典範猶存

在壯烈犧牲的革命志士實為86人,多由黃興所率130人敢死隊所組成。年齡最高者為徐忠炳,得年45歲,武術家。最幼者余東雄,18歲,南洋僑商。


廣州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碑。(攝影/青山)


廣州辛亥三月二十九日革命記碑。(攝影/青山)

炸彈大王 喻培倫(25歲)

喻培倫(1886~1911),字雲紀,四川內江人,出生於糖商家庭。他賦性聰敏,無論什麼技藝一學就會。素對小型機件(如鐘、錶之類)拆裝自如,後來又接觸化學,因此在製造炸藥上有重要貢獻。1905年赴日留學後,本以工業救國為宗旨,認真研究考察當地工業科技。然而由於清王朝的腐敗無能,以實業救國的熱情漸漸消逝。


喻培倫

1908年7月,喻培倫以優異成績考入了千葉專門醫學校藥科。這是當時日本首屈一指的名校,也是中國政府所指定的官費五校之一。透過弟弟俞培棣參與同盟會革命起義的行動後,他認識到革命同志親如手足,又是大仁大義的崇高事業,就義無反顧地加入了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此後不復奢華習氣,一轉簡樸而判若兩人。

為了革命大業,喻培倫全力投入研究製造炸藥和炸彈。當時是以銀製法煉製炸藥,不但昂貴且極度危險。他在製作時曾被炸傷眼睛,左手殘廢三指。皇天不負苦心人,偶然間他從日籍學生處獲得英、德、日等國的炸藥祕本,廢寢忘食的研究下,終於在1908年底研究出一種新式安全炸藥,運用電流、化學、鐘錶等原理發火引爆,成效甚佳。喻培倫因暗殺清朝大臣事敗後脫逃到香港,以行醫為業,著《安全炸藥製造法》萬餘言,附圖二十餘幅,由弟喻培棣在日本祕印送革命黨人,被稱為「喻氏法」。後來武昌起義所用砲彈,皆用此法製成。

1911年1月,喻培倫接獲黃興函,約定義舉於廣州。他加緊研製炸彈一千多枚,起義前夕連夜趕工,運到廣州。同盟會諸同志考慮到喻培倫身負奇才,對黨國有重要意義,決議他不必涉險。喻培倫凜然道:「倘須人人留為後用,誰與謀今日之事?」眾人聽罷只有欽佩贊成。本欲延期起義,也因喻培倫向黃興力爭,終於依時舉行。

1911年4月27日下午5時,329廣州起義槍砲聲起。喻培倫前胸掛一大筐炸彈一馬當先,率眾直奔總督衙門。炸裂圍牆後再占總督大堂,繼攻督練公署,途中遇清兵展開惡戰。3個多小時後,喻培倫負傷多處,炸彈用盡,力竭被捕。他在審訊上毫無懼色,大義凜然曰:「學術是殺不了的,革命黨人尤其是殺不了!」他不斷高呼:「頭可斷,學說不可絕!」「黨人可殺,學理不可滅!」慷慨犧牲後與同志合葬於廣州黃花崗,時年僅25歲。

1912年,孫中山臨時大總統行文指令,以肇造民國元功追贈他為「大將軍」,家鄉內江修建了喻培倫大將軍祠,以昭後人。

心可鑑天 陳可鈞(23歲)

陳可鈞(1888~1911),字希吾,一字少若,福建人侯官(今福州市)人。曾留學日本,矢志入東京帝國大學,曾習英、德語文及歐美文學,三次錄取卻以體格欠佳被汰,始終不肯改入其他大學。視其參與起義死志亦是堅定不移。


陳可鈞

1911年春,陳可鈞到廣州自願任選鋒(敢死隊),一償平生殺盡貪官的夙願。然而受重傷被捕。清朝官吏譏諷一白面書生,何苦淪落至此。陳可鈞厲聲怒斥:「你以此舉侮辱壯士!事之不成,天也!然以喚醒同胞,繼志而起,於願已足。你等利慾薰心,血液已冷,何能知這等事!」赴刑場時言笑自若,引頸就義。

武藝高強 李德山(42歲)

李德山(1868~1911),名亭昭,號澤三,廣西人。幼時喜練武術。12歲時遇到早年在少林寺出家、武功高強的了一法師。德山跪求法師收他為徒,願為寺中勞動僧。在法師指點下,李德山日夜練武習拳,練成一身好武藝。他曾參加中法戰爭,以大刀屢建奇功。後來加入天地會起義反清,但屢次失敗,還曾被捕在獄半年。失意徬徨下,1905年遇同盟會會員宣揚革命理念,欣然入會。1910,李德山來到廣西平南縣丹竹的都興村,在韋氏宗祠的武館裡當一名拳師,教導出了豪俠仗義的「都興五虎將」:韋統鈴、韋統淮、韋樹模、韋榮初、韋斯昭,也介紹入同盟會,為革命奉獻。


李德山

在1911年,李德山率廣西同盟會員參與起義。他左衝右突,一舉擊斃清軍管帶金振邦,逼許多官兵棄械投降。但在大批清軍包圍下,李德山率領眾撤入一家米店,用裝滿大米的麻袋作掩護,徹夜戰鬥。最後清兵火燒米店,李德山從烈火中衝殺,與敵人決一殊死。韋統鈴、韋樹模、韋統淮、韋榮初壯烈犧牲,李德山腮頰中彈,血流如注,力盡被俘。韋斯昭突圍不久,亦被巡警捕獲,相繼成仁。

清官李准親自審訊李德山。他早就聽說李德山武功高強,意圖誘他降敵。李德山正色嚴斥:「大丈夫為國捐軀,分內事也。我豈不能致富貴者,是因不能如你輩認賊作父,不知羞恥!」從容赴死。是年,李德山年僅42歲,與都興五虎合葬黃花崗。1935年,平都鄉人建立平南黃花崗五烈士紀念碑,永誌韋氏後族不忘。

烈士遺志的當代意義

閱讀這些烈士事蹟時,每每浮現《讓子彈飛》片中張牧之舉槍大喊:「槍在手,跟我走!」然僅寥寥幾位壯士附和,其後大街杳無人影的悲涼。如此赤膽青春生命的死亡,實為中國一大悲慟。這些烈士短暫的生命綻放了無比絢爛的光芒,孕育了民主中國的誕生。

繼承了烈士的遺志,中華民國逐步實施憲政,成為華人史上首度政權和平轉移的國家,如今卻還有更嚴酷的專制統治與異族思想在扼殺我民族自由與靈魂。百年後回顧歷史,但願中華兒女無負革命大義與烈士心願,讓晦暗神州重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