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草原消失 遊牧民族吟悲曲

?"
內蒙古人權同盟主席席海明。(新唐人電視台)

僅僅這二年,蒙古草原上的群馬數量已減少近一半。在官方指令下,這個遊牧民族不得不在沙漠中定居,眼見著綠色的草場裸露成沙土灘。蒙古人失去了草原與駿馬,猶如失去了民族的靈魂。沒有了草原與賽馬,那裡的人還是蒙古人嗎?

世世代代生活在大草原上的蒙古人,遊牧雖然辛苦,但水草豐美,牛羊遍地,瞬息萬變的草原氣候造就他們的胸懷坦蕩、粗獷熱情。可是,近半個世紀以來,蒙古人居住的區域被分割,遊牧區被蠶食成農耕區,大草原成了礦藏挖掘場,蒙古文化日漸消失,草原逐步死亡,生活或許比過去好,但生存空間卻越來越小,中共當局對維護民族權益人士的迫害也越來越嚴厲,未來在哪裡?蒙古人在呼喚。

騎馬奔騰 蒙族文化的靈魂

要問蒙古人的最愛:騎著馬在無盡的草原上奔馳,放開嗓子在草原上高歌一曲。來到草原上,馬頭琴的悠揚琴聲,蒙古漢子憂傷的長調,蒙古包內熱情的主人……,令人回味。

不過,此情此景如今幾近絕跡。放眼大草原,馬還有多少?內蒙人權同盟主席席海明接受《新紀元》採訪時說,馬都要絕種了,養馬已經沒有了活動空間。然而,草原是他們的命根,遊牧離不開駿馬,馬背曾帶給他們無上榮耀,草原上奔騰的馬象徵著勇敢、勇往直前。

據悉,僅僅這二年,草原上的群馬數量已減少近一半。隨著草原進一步退化,草場進一步分割,馬群很可能消失,羊群也在逐年縮小。養殖馬匹或許成為遙遠的傳說?

取而代之的是,家家戶戶幾乎都有一輛摩托車,在官方指令下,這個遊牧民族不得不在沙漠中定居,眼見著綠色的草場裸露成沙土灘。幾十年來,風沙一直在緩慢而又有力地吞噬著這片草原。他們的心在哭泣,草原還有未來嗎?


中共統治下,2001年後蒙古人居住地不許遊牧。草原開始沙化,被迫定居的蒙族人,自由靈魂也遭受禁錮。(AFP/Getty Images)
 

蒙族評論家嘉措認為,蒙古人失去的不僅僅是多少頭馬,而是在失去整個民族的靈魂。賽馬是蒙古族傳統那達慕草原盛會中的三大項之一,而沒有馬了,不知道大家還會不會去看那達慕?!沒有了草原,這裡的人還是蒙古人嗎?

遊牧禁止 草原「死亡」

生活在大草原上的蒙古人深知草原植被的薄弱,紐約「南蒙古人權資訊中心」負責人恩赫巴圖表示,為維護草原的水足草肥,他們不斷遷徙,數千年來創造了遊牧文明,可是,「蒙古人賴以生存的生活方式——遊牧,在中共統治下被逐步禁止,2001年後,所有蒙古人居住的地方不許遊牧。」

草原開始被風化,據南蒙古觀察報告,鄂爾多斯大草原現在只有連著天際的沙海;三百年前富饒豐美的阿拉善,已經成了中國第二大沙漠!科爾沁,那片以嘎達梅林為首的牧民用熱血保衛的草原,已經完全沒有草原面貌,只有漫漫的黃沙!錫林郭勒,曾經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草原,現在也退化了!生態惡化,正在向呼倫貝爾移動!

大草原掀起的沙塵暴一直颳到華北、華南直到台灣,草原上的蝗災、鼠患、火災、狼群等災害連年不斷。令人怵目驚心的鼠洞已遍布草原。內蒙古草原勘察設計院監測顯示,過去四十年,內蒙古草原減少了一千萬公頃,草場載畜量減少五千萬隻羊。

這是怎麼造成的?恩赫巴圖認為,大量漢族移民進入草原,變遊牧而農耕,犁鋤所到之處草原消失。實際上,草原肥沃的地表,只有不到十公分的土壤,下面全是沙子,只能種一年地,農耕價值並不大,得到的卻是更大面積的沙漠化。

更嚴重的是,成千上萬的挖掘大軍蜂擁而至,礦藏、稀土、珍稀草藥等都是漢人瘋狂開採的目標,於是,「大片的草原被剝皮,抽了筋,所有的腸腸肚肚都被翻了出來,曝曬在烈日之下。綠色的草原,從此天不藍,草稀稀!」一位70後蒙古人說。


內蒙蘊藏豐富礦藏、稀土、珍稀草藥,成為漢人瘋狂開採的目標,草原被剝皮,抽了筋,腸腸肚肚翻出來,曝曬在烈日之下。(Getty Images)

「看著內地的農民們利用農副產品大搞畜牧而發家致富,而我可愛淳樸的鄉親們卻望著漫天的黃沙赤手空拳、無計可施……」他痛心疾首:永別了!草原的美麗記憶!或許70後是最後一代看到原始草原的人了。

GDP全國居首 蒙人受益?

近年來,內蒙古自治區的全民生產總值(GDP)連年全國第一。《中國金融》報導,內蒙古能源富集,擁有煤炭、電力、石油和天然氣等重要能源,煤炭資源探明儲量7,000億噸,居全國第一。石油資源總量30億噸左右,原油年產量120萬噸。天然氣分布集中,已探明儲量8,600億立方米。風能資源十分豐富,總儲量近9億千瓦,占全國總量的50%。

內蒙古的稀土更是得天獨厚,是中國稀土最多的地方,業界有一句話:「世界稀土在中國,中國稀土在包頭。」贛州虔東稀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龔斌去年8月3日告訴人民網,「包頭白雲鄂博稀土礦遠景儲量已經夠世界用一千年。」

2005年,中國稀土產量占全世界的96%,出口量世界第一。被稱為「稀土之父」的徐光憲院士告訴《北京科技報》,中國稀土資源儲量為3,600萬噸,占世界儲量的80%,居世界第一。而其中白雲鄂博的稀土儲量又占國內稀土資源儲量的80%以上,堪稱世界第一大稀土礦。

可是,內蒙人生活如何?恩赫巴圖表示,雖然最近幾年內蒙古已躍升為中國能源基地,但牧民並沒有受益,政府給幾千塊錢打發走牧民,然後就不管了,以後環境被嚴重破壞,多少人染上疾病,面臨死亡,也沒人去管。

從小生活在白雲鄂博的內蒙人巴特爾表示,就以尾礦壩附近的打拉亥上村而言,從1993年至2005年底,66人死於癌症;2006年以來,全村死亡人數為14人,其中11人死於癌症。可見,內蒙古的GDP是以草原死亡和牧民生命為代價的。

蒙古文化趨於消失

蒙古族的語言文字已有二千多年歷史,恩赫巴圖告訴《新紀元》,如今在這片土地上,說蒙語卻受到歧視,在自己的首都,招工不要學蒙語的人,餐館裡也不許說蒙語。漢族人在政治、經濟、文化各個領域占了絕對優勢,所謂領導階層的幾個蒙族人也只是擺擺樣子,不聽話立刻下台,後代似乎成了象徵性的蒙古「符號」。

蒙族人表示,為了孩子的未來,更為了孩子的生存不得不選擇漢語,而蒙古族傳統的語言文字,對孩子已失去真正的意義。這些不會說自己語言,不會寫自己語言的都市蒙古人,再也無法體會到草原文化,對自己的民族歷史一片茫然。內蒙古的蒙人比例也在急遽減少,一代代「漢化」下來,這個民族不是趨於滅絕嗎?

藏傳佛教是蒙古人的宗教,俗稱「喇嘛教」。恩赫巴圖說,過去的蒙古人,一家兩三個兒子,總要送一個去寺廟,也受人尊敬。但在文革期間,寺廟遭到嚴重的破壞,現在幾乎沒有幾人知道喇嘛教是什麼。

蒙族被「分割」 受歧視

恩赫巴圖認為,中共從建政起,實行的就是文化滅絕政策。開始時,聲稱讓蒙古人治理自己的土地,把蒙古人居住的區域劃為自治區,但實際在行政區劃上,跟藏族一樣被分割,最西邊分了一塊給新疆,東邊給了東北,南邊甘肅、寧夏、陝西都有蒙古人居住的區域。目前,中國境內有蒙古人近600萬,卻有200萬不在內蒙古境內。

恩赫巴圖說,50年代,中國人民被分成56個民族,實際上,中共把同說蒙古語的蒙古族又按不同地區的方言分成好多民族,比如達斡爾人說蒙語,卻被單分出來。恩赫巴圖認為,中共目的很明顯,是為了減少一些大民族的人口,削弱他們的勢力,以便控制和管理。

出生在內蒙古的漢人,現旅居英國的原中國律師許北方告訴記者,中共當局看似有很多優惠少數民族的政策,可以生二胎、升學加分等。但他認為,這些政策都是表面上的,深層看都是「歧視」,蒙民很貧窮,不漢化就改變不了貧窮的命運,說蒙語沒有出路,所謂的蒙語學校品質非常差,各單位裡看起來一把手是蒙古人,但沒有實權,各個地方都是漢人說了算。

作為律師,許北方曾為內蒙最大軍工企業的工人維權,代理勞工權利訴訟,為工人討要企業缺欠的工資,但被中共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投入監獄4年。他說,為蒙人說話都會受迫害,所謂「自治」根本就是徒有虛名,蒙人在自己的土地上都沒有地位。

中共統治 蒙人:種族大屠殺

恩赫巴圖還說,中共針對蒙古人的「挖肅」運動,整死了多少蒙古人,三個人中,就有一人受迫害。這是中共借助清查內蒙古人民黨的事件為藉口,對蒙古人實施的一次種族滅絕性的屠殺。

「內蒙古自治區因內人黨等冤案的數字,有34萬6千多人遭迫害,1萬6,222人被迫害致死。」據中共軍事檢察院副檢察長、中央軍委法制局局長圖們和中國藝術研究院學者祝東力合寫的《康生和「內人黨」冤案》一書引用1980年11月發表的《最高檢察院特別檢察廳起訴書》中寫道。

該書舉例,「1969年內蒙古圖克公社有2,961人,被打成內人黨的就有926人,占懂事人的71%,被活活打死的有409人,嚴重傷殘270人。」(該書1995年底由中共中央黨校出版,隨後被當局查禁)。

但據旅居紐約的蒙古學者清格爾圖(Tsengelt Gonchigsuren)1999年撰寫《中共對蒙古人的大屠殺》(Chinese Genocide Against Mongols)引述紐約人權組織「亞洲觀察」的數字,文革中,內蒙古有5萬多人被迫害致死,要比上述中共官方數字高出三倍多。據清格爾圖的研究推算,在中共統治下,有15萬多蒙古人被迫害致死。

而蒙古人的反抗中共暴政也未停止過。1981年,內蒙爆發學生運動,席海明說,在這場運動中,他認識了蒙古著名維權人士哈達。那一年,內蒙古發生了因阻止移民流的問題而引發大專院校學生請願、遊行、罷課事件。風暴席捲全區,驚動朝野上下,歷時七十多天。當局從學生事件中挖出「龐大的民族分裂集團」。

席海明介紹說,哈達1992年成立了南蒙民主聯盟,95年被捕入獄,96年12月10日被判刑15年,去年12月10日應該出獄,官方只透露哈達和妻兒一家的錄影,隨之全家失蹤,至今渺無音訊。今年3月,他們為哈達啟動了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程式。

蒙族作家胡琴呼表示:「我認為哈達是一個符號、哈達是一個標誌,他是蒙古人還沒全部消亡的一個標誌。希望多多關注哈達,多多關注內蒙古的語言文字、文化的情況,畢竟一個民族的消亡對整個人類來說還是一個悲劇。」

「海棠葉」糾結

近代,蒙古飽受外族統治,從1636年清軍入關前征服內蒙起,到1911年清朝滅亡,清代對蒙古統治將近300年,之後蘇聯70年對蒙古的間接「統治」,到蘇聯解體,上世紀90年代才改名蒙古國,成為民主選舉國家。

2005年,美國總統布希到訪蒙古時說,15年前,數以千計的蒙古人民不畏攝氏零度以下的嚴寒聚集在這座政府大廈外面,他們拒絕一個壓迫性的政權並要求自由。正是這種信念的力量使他們得以讓共產黨領導層失去權力。幾個月內就舉行了自由選舉,一個自由的蒙古誕生了。

中國人對蒙古有特殊的情感,全因外蒙古曾經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中國人對這片「海棠葉」充滿嚮往,據媒體報導,蒙古則充滿厭惡。分歧在於,中國將蒙古建國看作國家分裂與領土缺失,而蒙古則看作是民族解放與國家獨立,擺脫了中國將近300年的「殖民統治」。

民族災難根源:共產黨

一位在蒙古長大的漢人說:「中國人」在內蒙殺了很多很多蒙古人,在文革以前內蒙有段時間是軍管,軍管前後很多蒙古人都被無辜屠殺!被殺的人多到什麼程度,幾乎每個內蒙古人的親人裡都有被殺的,換句話說每一個內蒙人都在心裡記著一筆血債。

席海明表示,歷代少數民族對漢族王朝的歸屬,都本著互惠互利的基礎,中央政府保護邊疆少數民族安全,地方少數民族才會歸順。可是,如果少數民族的文化、信仰、環境得不到保護,信仰、自由被剝奪,生存條件逐漸被擠壓,威脅反而來自中共政權,那是中共在把蒙古民族往外推。

同時,中共會說某某勢力要搞分裂,用謊言挑唆、欺騙眾多漢民族,致使一些不明真相的漢民族敵視少數民族。席海明說,實際上,中共當局在壓制少數民族的同時對廣大漢族也從未停手過。所以蒙古民族一切災難的根源不是漢族,而是背後的中共。「只有摒棄中共,我們蒙漢民族才能真正和睦,共同發展。」

共產黨到哪裡就給哪裡的人民帶來災難。在蒙族人同一脈承的外蒙古,據媒體報導,同樣受到「種族滅絕」。1921年蘇聯控制外蒙古後,摧毀廟宇,逮捕喇嘛,基本上毀滅了藏傳佛教。在1932年外蒙古出現反蘇行動後,蘇聯開始清洗迫害,從1933至1953年,短短20年間,這個國家將近5%的人非正常死亡。在文化上,傳統蒙文也被改為俄羅斯式的斯拉夫文字。


與蒙族人同一脈承的外蒙古國,在共產蘇聯控制下同樣受到「種族滅絕」,藏傳佛教被摧毀殆盡。(AFP/Getty Images)

如今在內蒙古,對自己的草原,蒙族人沒有自主權,甚至喪失發言權;對自己的歷史,不能自己寫;對自己的傳統遊牧文化,也無法保留,並讓子孫延續;這塊土地上的蒙族人占的比例已降到20%,說蒙語的人越來越少……恩赫巴圖歎息道,中共這場種族滅絕和文化滅絕的行動,讓蒙古人遭到前所未有的一場浩劫。內蒙古還能存在嗎?


如今在內蒙古,對自己的草原,蒙族人沒有自主權,甚至喪失發言權。(Getty Images)

不過,席海明表示,實際上,漢人文化的損失最大,連自己的服裝都沒有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