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的國際話語權與定價權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那天與紐約的一位朋友神聊,談及許多在高德大法中修煉之人,近來紛紛披露驚人真相,給世人在危難之際指出生命之道。我說這麼多高人突然出來指點、洩露天機,該不會有什麼玄機吧。朋友的回答意味深遠:缺啥補啥呢。或許真是這樣,如果人缺乏正信,可能就多有加強正信的勸善出台。但真相挑明時,對迷中的世人,卻不盡是好事,因為這可能意味著餘下的機會更少。有幸看到那些文字的是否領悟,是機緣和緣分的問題;把那些文章貼上了臉譜(Facebook)網站, 望有緣人都得睹、得讀、得度。

中國的國際話語權

世上之事有時就是缺啥補啥。中國輿論和經濟界最近特別熱門的兩個話題,一個是中國的國際話語權,一個是戰略商品的定價權;似乎東土格外缺乏和在意這兩項權力。但這兩項亟需的「補品」,又恰恰是根本不著邊際、也摸不著頭腦的玩意兒。

冰島這個月會舉行一次公民投票。以前景氣好時,許多歐洲人在冰島政府擁有的「Landsbanki」銀行開戶。2008年危機來臨時,Landsbanki倒閉,荷蘭和英國決定為在冰島失去儲蓄的民眾予以補償,並為此付出50億美元。現在兩國希望把錢要回來,其中部分會從銀行清算中得到,但還差20億。冰島與英荷協商後,決定由政府填補清算不能覆蓋的部分,冰島國會也通過決議,為此開了綠燈。但問題是,冰島總統格理森(Olafur Ragnar Grimsson)拒絕簽署議案。按法律,冰島必須公民投票,來決定是否付錢。20億美元不算多,但整個冰島呢,只有32萬人口。

問題的兩難在於,如果冰島人付錢,每人要背6千美元的負擔。如果不付,冰島政府信譽掃地,信評機構會把冰島國債變成垃圾級,政府未來的借貸成本會非常高昂,經濟復甦也會受影響。冰島正申請加入歐盟,歐盟當然不喜歡賴帳的成員。按草根投票估計,超過三分之二的冰島人準備投反對票。

區區30萬人的國家,也會登上輿論的世界舞台。媒體或新聞報導、評論有無國際話語權,其實在於報導本身和解讀的能力。人說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一般來說,人口多的地方比方中國,新聞資源肯定多;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兒都有,什麼事都會發生,新聞就層出不窮。只要沒有新聞封鎖,沒有掩蓋,有足夠的報導,允許獨到的評論,中國的國際話語權自然不在話下。導致話語權匱乏的,是中宣部和新聞署的坐台。

戰略商品的定價權

經濟論壇上,許多人探討中國農產品為何在國際市場潰不成軍,覺得是因為中國缺乏「定價權」,亦即人民幣「控制市場價格的權利」。因為如此定義的「定價權」涉及中國的通脹,就顯得特別重要。人們注意到美元在國際市場所有重要商品標價上獨特的地位,及作為主要結算貨幣的地位,就想當然的認為,一定是美元的「全球定價權」,或美元「對商品價格的全球控制能力」,作為美國霸權的一部分,在對世界經濟起著主導作用。

全球大宗商品如石油、稀有資源和農產品,標價雖然都用美元,但這並不是什麼「定價權」在發生作用。國人把「定價」和「標價」混為一談,以為什麼東西用美元「標價」,那它一定是由美元來「定價」,也就是由美國來定價了。這種滑稽的臆想和推論,究其原因,是中國輿論封閉、學術自閉、言論不開,以及御用學者誤導的結果。

你並不需要用自己的貨幣定價,才能取得定價權。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OPEC)一直用美元定價,雖然它只掌握世界石油40%的貿易,但這個卡特兒卻可以極大的影響甚至決定世界油價。有人建議OPEC改用其他貨幣如歐元標價,但他們依然採用美元。這當然不是因為OPEC十二個成員國都特別喜歡美國。實際上,其中頗有最鮮明的反美國家。這些國家顯然在經濟問題上放下了意識型態,而堅持用美元標價,並在月度石油市場報告中,不忘特別關注美國的庫存。

「定價權」的思維源於政府壟斷,對消費者是有害的。中國商品價格出奇的高,甚至高於發達國家,其原因就是特權的壟斷及貿易壁壘。用什麼貨幣定價,其實不是問題。你願意用貝殼定價都行,只要貝殼可以與美元、英鎊、日元和歐元自由兌換。人民幣可以自由兌換時,就可以用來定價。現在用人民幣定價沒用,因為定了也是白定,定了的東西,中國政府可以隨意改動,因為匯率是政府控制的。有哪個國家、哪個商家,會把價格建立在別人隨意更動的基礎上呢?


中國的國際話語權和定價權成為熱門話題,但兩者都是不著邊際、也摸不著頭腦的玩意兒。圖為北京街頭的外商廣告。(AFP/Getty Images)

爭取定價權的背後

以本幣作為世界商品的標價,對需要國際承認、渴望國際地位的國家來說,大概和擁有核武器和隱形飛機的誘惑差不多。

俄羅斯試圖推進盧布戰略,以盧布給原油定價,與美元抗衡;蒙古據說也試圖以自己的貨幣圖格里克(Togrog)為其經濟支柱——羊絨定價。稀土風波後,中國官方和民間也有以人民幣為稀土定價的願望。以盧布定價石油,以圖格里克定價羊絨,或以人民幣定價稀土,其實國際市場都是可以接受的,但必須有些前提。前提之一,是盧布、圖格里克,或人民幣必須可以自由流通和兌換,沒有匯兌限制;前提之二,是這些貨幣必須相對穩定,有經濟實力作後盾,能抵禦金融市場的風波。

去年中俄總理定期會晤時,決定推動擴大雙邊本幣結算範圍,支持人民幣和盧布在兩國銀行間外匯市場掛牌交易,以提高結算效率、減少外匯支出。這一金融合作被視為「中俄聯手、『拋棄』美元」。但除了可以暫時減少各自的外匯支出,合作可能注定是會短命的。

盧布雖非世界貨幣,但它自2006年就可以自由兌換。人民幣僵化的匯兌體制決定了中俄採用本幣結算,實際上是在向易貨貿易的方向退化。隨著人民幣通脹的惡化,俄國必定放棄與人民幣的雙邊本幣結算,轉而要求中國支付美元。屆時,北極熊的蠻橫和強硬,會再次讓中國措手不及。「中俄聯手」沒戲,「拋棄美元」也不會發生,只要看看中國外匯儲備繼續以美元為主、不含盧布,人們就清楚了。「北極熊」和「大熊貓」翻臉時,雙方都會搶著去繼續擁抱的,一定還是美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