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輻射區避難所中 等待家園

?"
避難所乍看凌亂,但乾淨有序,日常物資無虞。

郡山市一個原本是娛樂設施所臨時空出的避難所,儼如一個小鎮,由幼稚園到臨時診所,由內外科到營養師保健師,有自衛隊看管的澡堂,還有每天必到的郵寄服務,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照顧雖周延,然而,災民何時才能回家?

文、攝影 ◎ 任子慧

截至4月7日東日本地震的罹難者與失蹤者總共約27,700人。仍留宿在避難所的近16萬災民,隨著4月學校開學,災民面臨要「搬家」的命運。4月7日記者來到距福島輻射區五十多公里的郡山市的一個避難中心,這裡約住有兩千名災民。他們多來自福島輻射洩漏區,等候政府安排居所,但要等多久?該處的負責人也不知道。

為四月開課準備就緒

避難所後面,近百名學生與家長在聽一場說明會,原來是在歡迎災區學生入學的中小學校說明會,該校的校長及各個主要學科的老師在認真地自我介紹。

由於受東日本大地震和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的影響,離開災區避難並轉學到其他都道府縣的中小學生逾8,000人。

距離輻射區五十多公里的郡山市安積第一小學校,接收36名學生,橋本校長及教務部以及健康管理的養護老師們介紹學校情況,在發放給學生的資料中,已將學生必備的書包、校服、運動衫、教材及文具等準備妥當。學校也提供午餐,校長再三強調家長填寫孩子敏感食物的重要性,嚴肅中盡顯照顧學童的用心。

橋本校長對本刊表示,為避免孩子孤獨,這分別來自富崗第一小學及濱鳥小學的36名學生,學校將三人一組分別安插在不同年級同一個班組。由於福島對輻射問題較敏感,也會盡量讓學生減少戶外活動。

原來的富岡第一中學校的校長相良昌彥也介紹說,該校的學生基本分在四個避難所,現在把他們全部分配在四所學校中,即將陸續開課了。這個對於孩子們家長重拾信心也起到很大的作用。

富岡第一中學距離核電站只有10至15公里,地震第二天核輻射發生後前,將學生轉移到安全地帶。校長感慨地說,一場地震海嘯,一瞬間就失去了一切,這些對於孩子及家長來說都是創傷。作為教職人員,安排了與家長們會面接觸,也是無形中給予一種共同加油逾越困境的信心。很多家長因失去工作家園對前景感到徬徨無助,但孩子的笑臉最能慰藉父母,給他們力重新面對一切的力量。

隨著學校的開課,避難所原本設立給學生上課做功課的地方也騰空出來。據照顧幼童生活的Grace Community Service代表三箇豐實介紹,該避難所有120名幼兒,分別來自周圍多個避難所,流動性較大,人數越來越多,最後被擠到現在這個大型貨艙的一角。這個「幼稚園」用厚厚兩層床褥子墊高,面積也有300平方尺,孩子們與老師一起唱歌玩遊戲,開心的互動中,儼如一所正式幼稚園。

日常照護有條不紊

福島的避難所內,都有專職人員為災民測量輻射的服務。在採訪過程中,陸續有兩三位中年男女前來要求測定。工作人員隨即上前耐心的幫忙測試,手腳、鞋子、身體全部照射一邊,最後還依照射者的意願,提供證明書。

據工作人員表示,初期很多人憂慮輻射而前來測定,但隨著大家的安定,現在只是有災民遠出後,為了安心前來測試一下,至今沒出現有輻射問題。

在這個大型的建築物後面有三個軍用的暗綠色膠皮搭建的三座大房子,兩間外面掛上「男湯」「女湯」的牌子,即是分開的男女洗澡房。另一間裡面坐著男女在等候輪流進入洗澡房。外面三個穿著迷彩的自衛隊員,兩個女兵坐守在男女湯的門前派發毛巾,另一位男兵則安排人們等候進入。

自衛隊隊員表示,裡面有個大型浴缸,還有花灑沖涼。而在男女湯大房子後面,則有另一個自衛隊隊員,據他介紹,旁邊的一個大型膠皮囊裝有十噸水,自動經過燃油機,再分向兩個澡堂。自衛隊員每天清洗完澡堂後重新灌水。

距離輻射區只有兩三公里的大熊町的加藤先生今年60歲,剛搬離這個大型安置所,被安排到政府促進僱傭住宅。他表示,該鎮的居民在地震的第二天就被十多輛巴士接走至安全地帶的酒店旅館,分散進入,共有2,200人,被安排到一些體育館。該中心的避難者,物資沒有多大問題,晚上也有暖氣,每天也都有洗澡的地方,食品供應沒問題,物資基本也不短缺。

談話間他告訴記者:「那邊馬上要分派物資了,是女性用品。」隨著加藤先生指向一處,已經有十幾個五十多歲的女士在排隊等候領取內衣等物品。

臨時診療所五臟俱全

臨時診療所儼如一個診所,除了一般的藥房外,還有問診。有內科外科、牙科、精神科,有營養師、保健師,醫師護士來自全國各地的醫院。護士川內說,這裡就是一所綜合醫院。

初始地震時,災民心理壓力大,每天近250人排著隊來問診,現在最多的藥物都集中在降血壓與感冒症狀。雖然這些支援的醫生護士都住在避難所,每天逾12小時的超負荷工作,但面對病人,即展開笑容,耐心回覆著老人們相同的詢問。

無論如何對於災民來說,一個安排再周全的避難所,還不如一個屬於自己真正的「家」。災民們由最初心神不定的大批撤離至今已經一個月時間,但面對有家歸不得的生活,前途茫茫,福島第一核電廠遲遲未能令人安心,到現在都還住在避難所裡,似乎無限期的等候政府安排居所,不論災民還是義工,都想明確知道,這樣的日子,到底還要過多久?◇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