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道不同不相為謀?「梅普組合」裂痕加深

?"
隨著2012年俄羅斯總統大選臨近,「梅普組合」之間的分歧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尖銳。(Getty Images)

俄羅斯總統德米德里.梅德維傑夫近期在各方面連續大手筆推動改革措施,被外界解讀為梅氏將無視普京重返克林姆林宮計畫而謀求自身連任,並顯示自己的政治決心和實力的信號。事態發展顯示俄羅斯政壇「梅普組合」裂痕加深。

文 ◎ 吳興

3月30日,梅德維傑夫主持召開的俄羅斯政府主席團會議已經很久沒有引起這麼大的關注和反響。席間,梅德維傑夫一句「政企分開新政策」,使很多人感到震驚。

梅德維傑夫在會議過程中提出改善俄羅斯投資環境的10條優先措施,其中要求所有在俄羅斯大型國有股份制公司董事會或監事會兼任領導職位的俄副總理和部長立即放棄國企職位,以改變現行的「政企一家」的國有企業管理模式。

在俄羅斯,目前俄政府的9名副總理在10多個國企擔任董事長和監事會主席,16個政府部長擔任10個國企董事會負責人,205名其他級別的政府官員分別在47個大國企任職,該命令對於這些俄羅斯權貴的影響可想而知。

4月2日,俄羅斯總統助理德沃爾科維奇發布了克里姆林宮總統令,點名要求3名副總理和5名部長在今年7月1日前辭去17個大型國有企業的負責人職位。他解釋說,總統作出此項決定,是因為「副總理和部長擔任國企領導職務使這些企業公司在市場上獲得了特別優惠,惡化了投資環境,同時這些公司也多半成了政治工具,而不是商業機構。」

梅氏舞劍 意在普京?

然而,俄羅斯各界在議論政企分開新政策的時候,其主要關注點並非在該政策本身,而是在該政策實施之後,可能會重創2012年將與梅德維傑夫競爭總統大位的普京陣營勢力。

這一點也不難理解,這些將在國企中被免職的政府成員,無一不是普京鐵杆兒心腹班子中的關鍵人物。

擔任俄羅斯石油公司董事長的俄副總理伊戈爾.謝欽,在俄政界被稱為「灰衣大主教」,意即他不但擁有強大實權,而且善於躲避外界注意。跟隨普京16年,作為其「大內貼身幕僚」的謝欽在列寧格勒大學時期就是普京好友。普京當時是列大國際關係教研室主任助理,謝欽在列大國外部工作。1991年,普京出任市政府對外聯絡委員會主席,謝欽成為普京的秘書。當普京當年決定到莫斯科工作時,謝欽拋下了一切,隨他來到了當時前途渺茫的首都。梅德維傑夫的新命令無疑等於強制摘下了這位世界能源巨頭頭上光芒四射的皇冠。

擔任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董事會要職的俄政府第一副總理維克托.祖布科夫是外界公認的普京心腹之一。他是普京在聖彼德堡工作時期的「老友」,是受邀參加普京私家生日聚會,能夠和普京一起吹滅生日蠟燭的少數座上客之一。他的女婿是俄羅斯現任國防部長謝爾久科夫。2004年,普京任命祖布科夫出任俄聯邦金融監察局局長,為普京重手打擊寡頭勢力立下汗馬功勞。

擔任聯合飛機製造公司負責人的俄政府副總理謝爾蓋.伊萬諾夫,在俄政壇被稱為「普京的影子」,是普京的另一個心腹、也是俄政壇「普京聖彼德堡幫」裡的核心人物。他同普京一樣出身於蘇聯情報特工部門,普京在1998年7月被葉利欽任命為聯邦安全局長一個月後,即把同鄉加同事伊萬諾夫調到聯邦安全局任副局長,並兼任負責向總統提供戰略情報的「分析、預測和戰略計畫局」局長,成了普京的得力助手。普京擔任總統時,他曾任國防部長,為普京的「強力部門幫」骨幹。在普京於2008年俄總統選舉期間,挑選過渡接班人的時候,伊萬諾夫同梅德維傑夫被共同認為是下屆總統的兩大熱門候選人。

此外,能源部長謝爾蓋.什馬特科和經濟部長埃莉維拉.納比馬林娜也都將被要求離開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董事會內的職位。在俄羅斯國有水電公司、俄聯合穀物公司、第一頻道電視公司等大型國企中任職的副總理和部長也都將被迫交出公司領導權。

俄羅斯社會制度研究所的政治分析家德米特里.巴多夫斯基評論說:「這無疑是梅德維傑夫表明他將謀求連任並顯示自己的政治決心和實力的信號。」如果該決定獲得落實,「梅普組合」內部的力量對比就會發生變化。

聯合信貸銀行的分析師阿爾喬姆.孔欽評論說,梅德維傑夫這一舉措可能意味著在2012年總統大選之前,莫斯科不同派別間的衝突將會升級。

漸行漸遠

隨著2012年俄羅斯總統大選臨近,「梅普組合」之間的分歧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尖銳。

其中,梅德維傑夫批評普京將國際聯軍近期在利比亞的軍事行動比喻為「十字軍東征」的評論,被稱為是梅普兩人「迄今最激烈的公開衝突」之一。

普京在3月21日視察一家軍工廠時,透過國家電視台嚴厲批評了聯合國安理會有關利比亞的決議,稱這是在允許外國侵略主權國家。普京說:「安理會決議是有缺陷的,該決議允許所有一切,令人想起中世紀時期對十字軍東征的呼籲。實際上這等同於允許入侵主權國家。」

梅德維傑夫在普京作出上述表示之後,於當天立即透過媒體反駁說:用十字軍東征比擬利比亞局勢是不能被允許的。梅德維傑夫說:「目前對利比亞局勢的評價不一,我們需要以最大程度的謹慎態度對待這些評價,不允許在任何情況下使用會導致文明間衝突的表述方式,例如使用『十字軍東征』等字眼兒,這是難以令人接受的。」

梅氏指出,否則的話,「一切都可能以比今天還要糟糕得多的方式結束,需要記住這一點」。

有俄媒體評論說,這是俄羅斯總統梅德維傑夫在總統大選臨近時再一次公開批評俄總理普京,顯示雙方分歧正在明朗化,而近期梅普組合之間不斷的摩擦令此前普京對外表示稱,兩人將協商決定誰來競選下任總統的說法被劃上問號。

外界認為,即使梅德維傑夫被普京護航保駕推上總統寶座,也只不過是普京在4年後重返克林姆林宮的一個踏板。律師出身的梅德維傑夫儒雅的氣質被外界解讀為柔弱,缺乏俄羅斯人一向崇拜的強人領袖透出的剛硬。但梅德維傑夫在近期招招不離普京要害、削其左膀右臂、令人眼花撩亂的一套「政治組合拳」,使得外界對其「四兩撥千斤」、「傷人於無形之中」的政治謀略刮目相看。

近期,在梅德維傑夫的步步蠶食和公開批評指責面前,普京也顯示出慢火煮青蛙一般的無奈。梅氏幾乎完美的政治布局使得普京不得不一步步順其所畫路線自動為其讓路。

「道不同,不相為謀」?

在外界已經認定曾被稱為是「克林姆林宮大內總管」的普京總統辦公廳主任的梅德維傑夫執政理念同普京即使不完全重合也是同出一轍的時候,梅氏卻靜悄悄地、但十分清晰地展示出了他骨子裡同普京完全不同的人生觀。

普京一直為蘇聯解體而惋惜,他在2000年2月9日於共青團真理報社現場回答讀者熱線電話時,有讀者問道:「您什麼時候退出蘇共」的問題,普京回答說:「我沒有退出。蘇共不存在了,我就把黨證放在抽屜裡。」而對於「您怎樣看待蘇聯解體」的問題,普京說:「誰不為蘇聯解體而惋惜,誰就沒有良心;誰想恢復過去的蘇聯,誰就沒有頭腦。」2005年4月25日,普京在「國情咨文」中對蘇聯解體作了更為具體的評述。普京說:「首先應當承認蘇聯解體是20世紀地緣政治上最大的災難,對俄羅斯人民來說這是一個悲劇。」

梅德維傑夫在2011年3月2日前蘇聯末代總書記戈巴契夫80歲生日時,頒給解體了蘇聯和蘇共的戈巴契夫俄羅斯最高榮譽勳章:「聖安德列勳章」,表彰他為俄羅斯做出的貢獻。

普京多次為史達林辯護,2002年1月15日接受波蘭記者採訪時評價史達林說:「史達林是一個獨裁者,這毋庸置疑。但問題在於,正是在他的領導下蘇聯才取得了偉大衛國戰爭的勝利,這一勝利在很大程度上與他的名字相關聯。忽視這一現實是愚蠢的。」

2000年12月,普京提議用蘇聯國歌旋律作為俄羅斯的國歌,並用紅旗作為俄軍軍旗。當時,普京的主張甚至遭到俄前總統葉利欽的強烈反對。但普京強調:「蘇聯國歌曲調激昂,振奮人心,否定蘇聯時期的一切象徵性標誌從原則上講是錯誤的,否定歷史會使整個民族『數典忘祖』」。

2010年末,俄羅斯總統下屬的人權委員會提交了一份有關在俄國社會全面去史達林化的方案。方案中說:應採用立法的方式,完全禁止任何否認共產黨極權專制犯罪行為的人士在政府部門服務;共產黨的犯罪行為以及蘇共政權針對本國人民的國家恐怖活動應被列入中小學歷史教科書中作為必讀教材;政府應該對有關共產黨犯罪行為的研究工作提供財政資助;在俄羅斯的所有大城市豎立政治迫害遇難者紀念碑;俄羅斯的安全機構和國家檔案館應向民眾公開有關政治迫害方面的檔案……

該俄總統下屬人權委員會領導人費多托夫說:「我們還需做很多工作。但重要的是,這項工作已經開始,而且梅德維傑夫總統對這個問題非常重視,這為我們獲得好的結果提供了保證。」

普京一直對西方戒心重重,曾公開將西方稱為「想吃誰就吃誰」的大灰狼,在俄社會掀起反西方浪潮;梅德維傑夫則同奧巴馬總統合力簽署了美俄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並支持北約過境俄羅斯向阿富汗運送裝備和兵力。近期在伊朗、朝鮮半島問題等方面,俄總統也擺脫此前一貫同北京同調的做法,大幅加強同西方的合作。

這些都是梅氏為拉開同普京的距離故意而為之?也許是,但其展示的這些不同卻如此的環環相扣、相互呼應、自成一體,又令人不得不承認其真實性。也許,俄羅斯真的有可能在戈巴契夫、葉利欽之後,於2012年再出現一位繼續將俄羅斯領向西方民主的開明總統?


俄羅斯民族在形式上解體蘇聯、拋棄共產黨統治後,能否認識和清算共產邪靈?(AFP/Getty Images)

果真如此,這將是俄羅斯民族在形式上解體蘇聯、拋棄共產黨統治後,卻因遲遲未能完全認識和清算共產邪靈,而導致其仍在專制和民主之間徘徊之後,上天給予俄羅斯民族的又一次機會。當然,對於愛國的中華兒女來說,也將會是又一次的激勵吧。

其實,猜測是不是上天給的機會也許並不是最重要,更重要的可能是:當機會來的時候,我們是否做好了抓住它的準備了呢?不然,有了機會,我們也會木然對之。對俄羅斯人是這樣,對中國人何嘗不是如此?◇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