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衝破恐懼 瓦解中共護照牆

?"
中共的政權沒有合法性基礎,基於心虛,對內對外嚴加防備,並以邪控護照來限制民眾自由。(新紀元資料室)

長期以來,海外中國人一直在突破中共的互聯網封鎖,卻未知在國門上,中共悄然築起一道「護照」牆,從國內到國外,中國公民無時無刻不生活在這道牆的陰影下。然而,只要衝破心理的「護照」,處於「末世瘋狂」的中共,才是真正最恐懼的。

儘管中共築起的「護照」牆,從國內到國外嚴控中國公民。迫於中共施壓或利誘,國際上一些民主國家也有意無意的在簽證問題上配合中共對人民的迫害,給中國公民的生活和旅行帶來極大困難。不過,中國人走到天涯海角,黃皮膚、說漢語、一顆熾熱的中國心、以及融於血脈的中國傳統文化,不是中共一紙護照能夠隔斷得了的。很多有識之士呼籲,衝破心理的「護照」,捍衛做「中國人」的權利,跟中共決裂,就會發現,處於「末世瘋狂」的中共才是最恐懼的。


持有護照出入國門本是每個人的權利,卻被中共做為要挾中國民眾屈從的工具。(Getty Images)

公民被逼放棄中國國籍

「當飛機盤旋於北京機場上空的時候,已近不惑之年的我望著窗外、還是禁不住淚水漣漣:我知道此次一別,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到這片熱戀的故土!」

這位大陸學者修路(化名)因修煉法輪功,在中國境內經歷了突如其來的非法關押、強制洗腦,解除公職等無辜迫害,他說:「面對家裡人的整天提心吊膽,實在於心不忍……經過一年的反覆權衡,終下決心:走吧,還是離開吧!」

多少中國人就是這樣為躲避中共的迫害而離開心愛的祖國。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客座教授、專欄作家章天亮博士稱自己是「大漢子孫」,有著難以割捨的中國情結。他說,當年眼看自己的中國護照也要過期,因修煉法輪功,預計使館不可能延期護照。加上要頻繁離開美國,需要護照。權衡了一個星期,終於選擇成為美國公民。這是一生中做出的艱難選擇之一。

他說:「我周圍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大多是和我一樣的留學生,粗略估計有百分之十或更高比例的人擁有美國的博士學位,剩下的絕大多數基本都是碩士。很多人持有綠卡多年,並未感覺有加入美籍的必要。但是迫害開始後,中共的護照控制政策等於將這些優秀的人才一個個的逼成了美國人。」

在海外,十多年來,有不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民主人士、異議人士,被迫與親人天各一方,不能相見。在國內的不允許出國,在國外的被堵在國門外,他們熱愛自己的祖國,只因依循良知發表了中共不愛聽的話,就受到殘酷的打壓,不得不遠走國門,甚至偷渡,加入別國國籍。


2006年10月4日,中國已故詩人羅深原之子羅民強與家人在悉尼中領館前,為父親舉辦公開追悼會,抗議中共逼迫放棄信仰、剝奪其回家奔喪的權利。(圖片來源:大紀元資料室)

被迫妥協 被逼當特務

但也有一些人為了「常回家看看」,被迫簽了保證書,違心做中共的特務。而中共利用華人思鄉的「親情」做為釣餌,通過護照要挾海外異議人士,不妥協就不讓回國。

最近,德國《明鏡周刊》報導,中共「610」辦公室在德國徵召刺探法輪功消息的線人John Z.被正式起訴。這位德國籍的華裔學者2005年因父親病重,到中共駐柏林使館申請簽證,因他煉法輪功多年,一個使館任主要領導職位的女官員和他談話,可以回家,但要為610刺探法輪功信息。

被逼上偷渡路 成「國際難民」

自中共建政起,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就不斷,幾十年來,爆發過一波波的移民潮,至今方興未艾;同時,也製造了一批批的中國國際難民。從早期不堪中共「折騰」大批越過國境到港澳的民眾,到1989年逃身海外的六四領袖、近年來的法輪功修煉團體,他們或沒有護照、或被拒絕辦理,或拒絕延期,或吊銷,受盡折磨,至今漂流四方。

來自大陸的田興接受本刊採訪時說,「1999年當局開始迫害法輪功,單位強行收繳了我的護照、港澳通行證。後來我被捕入獄,出獄後,迅速辦了護照和通行證(當時還沒有連網)。可是去香港通關時,一掃瞄,又扣了我,並謊稱我的通行證過期了。之後,我再去出入境辦證中心申請補發護照,他們不給補,說你知道原因,讓我去找當地政府單位。」

田興之後接連換了好幾處申請護照,都因上了黑名單而沒有成功,有員警還問,為什麼去香港?田興回憶說:「當時我說,被你們折騰的,工作都沒了,到香港找工作。」最後沒辦法。被逼著「偷渡」出國。如今一家人被迫來到國外生活,成為國際難民。

控制公務員 假的真護照氾濫

中共不僅利用護照迫害普通民眾,對體制內人的監控也越來越嚴。一位前中共高官告訴《大紀元》記者,公務護照原來是五年有效期,後來改成兩年,不同於過去,用完了回去就得上交。中國人出境還有很多限制,如果是軍人,退伍後五年內不許出國。如果是員警,是私密崗位的,三年內不許出國。「某些要害部門,離職後有一個解密期,一年、三年或五年。」

不過,很多官員發明了「假的真護照」。他們擁有多本護照,並改名換姓,而且很多都是由公安機關頒發的。

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清在案發時,辦案人員搜出貼有胡長清照片的假身分證兩個,化名高峰和胡誠;護照兩本,化名陳鳳齊和高峰。胡長清交待,假身分證是南昌市某派出所副所長給辦的,胡長清的子女也有假身分證和因私出國護照。

這些貪官利用手中的權勢、金錢或其他手段,順利搞到「假的真護照」。目前已成為國內一些公安機關牟利的重要管道。2004年年底,吉林省遼源市查出公安局有關職能部門涉嫌為他人辦理、提供假護照案件。此前,湖南等地也出過數起公安機關倒賣護照的案件。

中國人「大逃亡」

對於普通百姓,如何逃脫中共枷鎖?原《遠東經濟評論》記者Bertil Lintner曾透露,中國人要弄到一本真護照,在巴布亞新幾內亞、湯加、馬紹爾群島、緬甸或甚至俄羅斯等偏遠國家安頓下來,並非特別難事。但如果想移民到美國或歐洲,程式就複雜得多,而且費用也高很多。

但如果有走私團夥幫忙,也不難。持中國護照者,買一張中途在東京停留的往返機票,從北京到曼谷,在泰國獲得落地簽證後入境,再到東京轉入美國或歐盟,申請政治避難。到美國的酬金2007年約在3.5至4萬美元;歐洲只要1至1.5萬美元。

很多中國人還從美國的邊遠地區偷偷潛入。北馬里亞納群島(Northern Mariana Islands)擁有美國聯邦領土的地位,又對來自中國等國的公民免簽證。但入境北馬里亞納,並沒有權前往美國其他地方,卻可以前往「美國屬地」關島(Guam),坐船隻需幾小時。在那裡提交政治避難申請,被遣返中國的機會最小。

有移民官員透露,很多人聲稱自己是被中國取締的法輪功學員、躲避「一胎制」等等,在美國律師的幫助下,絕大多數中國人都可以獲得難民身分。在紐約及其他美國大城市,這類幫助難民申請居留權的律師越來越多。


中共迫害製造大批社會菁英出走中國。(AFP/Getty Images)

利用第三國簽證迫害公民

不過,一些西方國家的簽證政策趨於嚴格。西雅圖當地中文報紙《華聲報》曾報導,美國有關第三國簽證的相關細節規定已正式生效,華裔移民律師梁勇表示,過去轉換身分到第三國申請簽證的作法,現在行不通了,申請人即使持有效I-94卡,仍要做好無法返美的心理準備。

有分析說,中共為了加強控制,與一些國家達成協議,禁止中國民眾在第三國直接獲得簽證。這樣的情況,其實並非出自西方國家對中國民眾的有意刁難,而是因為它們顧及各自的利益而對中共的無理要求妥協。但這樣做的結果無異於對中共控制、迫害中國民眾推波助瀾,間接參與迫害中國國民,助長了中共的邪氣。

國家恐怖主義

中共自建政起,就在一步步的實行「國家恐怖主義」,發起一個個「整人運動」,中國人幾乎人人遭受過迫害,或親友遭迫害。幾十年來,中國人被逼著「聽黨話、跟黨走」,為了生存,大多數人不得不委曲求全,在中共的淫威下艱難度日。但也有人緊隨其後,成為迫害中國人民的幫凶。

中共製作了黑名單,可用身分證追蹤監控。本刊曾報導,2004年1月1日,中共啟動了二代身分證的發放,此身分證採用了RFID射頻識別技術,晶片內部儲存了個人資料包括姓名、照片等相關資訊。在火車站、旅店,一些上了黑名單的民眾不知不覺中被監控而陷入危境。

不過,人們想出很多反監控的辦法。最絕的是,將身分證放入微波爐烹一下,只需一開一關0.5秒,晶片鼓起,拿錘敲平即可借用電磁流破壞晶片資訊。還有民眾買來廚房用的錫紙做一個套,平時將身分證放進去封好口,完全遮罩一切信號,需要時還可以拿出來用,方便易行。

中共的國家恐怖主義為何能夠暢通無阻?中國問題專家、著名時事評論員盛雪認為,「中國人的恐懼已經滲透到血液中,貫穿在他們生活的所有角度,所有的細節之中。」

衝破恐懼 衝破封鎖

但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前中共高官認為,「實際上恐懼的,心虛的是中共。華人如果不懼怕,中共也不能把你怎麼樣。有些人不想找麻煩,怕牽扯到國內的親人。但中共就是無賴的面孔,很多人所謂的畏懼是不想惹麻煩,但你越不想惹麻煩,中共就會越囂張。應該是無所畏懼的,理直氣壯的,該怎麼樣就怎麼樣,那麼中共也就是軟的欺,硬的怕。」

他還說,國內處於一種極權專制,他們(中共)的政權沒有合法性基礎,所以他們特別心虛,對內對外都嚴加防備,說是「為人民」,實際上是視人民為敵。

很多人以行動抗議中共對民眾的迫害。2005年,中國駐澳洲大使館政治處前一等祕書陳用林、前610官員韓廣生及中共諜報官員李鳳智,都是因為忍受不了中共殘忍鎮壓人民而憤然脫離中共。加拿大國會議員大衛.喬高和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一直在持續揭露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

2004年底《九評共產黨》的問世,更是引發了退黨大潮,銳不可擋。迄今在《大紀元》網站公開發表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數已超過九千萬人,從根本上動搖了中共統治的基石,想用「護照」來限制民眾的自由,在這個互聯網時代,「牆」是堵不住的,只是中共犯下的罪惡越多,日後遭人民清算的也就越多。◇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