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神韻舞蹈家陳永佳專訪 展現陽剛美 重塑男兒雄風

?"
2007年陳永佳參加第一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新紀元)

在設計舞蹈動作時,有意安排動作節奏的變化,動靜的對比,大小的對比,快慢的對比,在快慢轉換中體現力度,釋放一種陽剛的、擴張的、飽滿的力量,當然,這需要演員仔細領會。

文 ◎王淨文

又是一年春來到,2011年度神韻藝術團的巡迴演出,再次在世界各地掀起陣陣春潮。在純真、純善、純美的中華傳統文化面前,人們無不歡呼驚嘆。最常聽見的是:神韻舞蹈太美了!很多行家評論說,神韻舞蹈「男子陽剛、雄壯、活力四射,女子柔美、典雅、魅力無窮」,真的體現了中國正統文化中「男子壯如山,女兒美如水」的陰陽平衡,讓人回歸到「陽剛」與「陰柔」交相輝映的最佳狀態,這與現代人男不男、女不女的「中性化」趨勢形成鮮明對比。

也許是「陰盛陽衰」的結果,也許是歐洲舞台更加缺乏優秀的男子舞蹈演員,很多歐洲藝術家特別談到他們最為驚嘆的是神韻男子舞的超凡脫俗、精彩紛呈。如享有「弗拉芒芭蕾之母」盛名的世界著名芭蕾舞大師布拉班特女士(Jeanne Brabants)指出:「神韻表演達到完美境界,我被徹底征服了。」特別是神韻男子舞蹈,令她推崇備至。

是哪些因素使神韻男子舞蹈如此出類拔萃呢?為此本刊專訪神韻巡迴藝術團副團長、神韻舞蹈編導、著名舞蹈家陳永佳先生,請他暢談他對男子漢的理解和對陽剛之氣的認識,以及對中國古典舞和神韻內涵的領悟。

舞武同源 內斂外放的力量

陳永佳畢業於北京中央民族大學舞蹈系,先後擔任北京中央民族大學舞蹈系講師、中華民國舞蹈學會理事,他全面掌握中國古典舞、中國民族民間舞、芭蕾舞,多次榮獲舞蹈大獎,如:美國新唐人電視台「首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青年男子組金獎;日本北九州國際舞蹈大賽最高榮譽「國際文化交流獎」及創作舞銀獎;中國大陸「桃李盃舞蹈大賽」銀獎及指導教師獎「園丁獎」等,是一位集表演、教學和編舞才華於一身的優秀舞蹈家。

他首先談到中國古典舞起源的獨特之處。「相對來講,芭蕾舞比較中性,作為西方宮庭舞蹈,他主要表現王子、貴族等,而中國古典舞內涵豐富,在中文裡,舞蹈的『舞』和武術的『武』,音是相同的,這是因為舞蹈與武術是相通的,中國最早的宮廷舞蹈很多是由將士們表演的,比較陽剛。中國古典舞的三要素講究身法、身韻和技巧,其中技巧就包括很多男子高難度動作,比如跳、轉、翻,毯子功等,這些都是很有力度的演出。」

那中國舞的力度和其他現代男子舞又有何區別呢?「我們所說的陽剛並不是野蠻原始的,也不是現代舞那種狂野放縱的表現方式。我們講究的是一種內在的力量,是經過雕琢具有藝術性的那種發自內心的、具有內聚力、同時也有外張力的表達方式,表現出來就是收放自如的力量。這種感覺很難描述,所以很多觀眾就說,看神韻舞蹈能感受到一種能量,他把這種力量稱之為能量了。」

不同的男子舞所表現的陽剛之氣也有所不同。陳永佳舉例說:「2011年的神韻節目《夢迴大秦》和蒙古舞,就用了不同的表現手法。大秦舞蹈表現古代將士,所以在外形上就給人很有力度的感覺,包括那個手、身體都有硬度。而蒙古舞外型感覺比較鬆弛,但他有種內在的力量。我們在設計舞蹈動作時,有意安排動作節奏的變化,動靜的對比,大小的對比,快慢的對比,在快慢轉換中體現力度,讓人感覺在一個慢的東西裡邊有一個剛淬的東西,釋放一種陽剛的、擴張的、飽滿的力量,當然,這是需要演員仔細領會的。」

話題由此談到如何啟發訓練新演員。陳永佳不但自己多次榮獲國際舞蹈大賽金獎,他培養的學生也獲得很多大獎,在如何培養新人上,他很有經驗。

「我們要從語言上啟發他,動作上告訴他如何模仿,給他講解動作的節奏、舞蹈的風格,不光有直觀教學,還有思想文化方面的啟發,讓他們理解什麼是陽剛。這不但需要訓練,還需要人生經歷的磨合。」讓陳永佳感到自豪和欣慰的是,他們教出的學生在各方面都表現出色。

男子漢的社會責任心

面對當今社會男人只注重個人名利,很多男人中性化、女性化的社會風氣,人們不禁在反思,到底什麼樣的男人才能稱得上男子漢呢?很多神韻觀眾表示,從台上的節目中他們找到了答案,做男人就應該有他們那樣的精神面貌。

陳永佳表示:「我個人理解,男子漢應該對社會有一些貢獻,能承擔一些責任吧。我覺得男子漢首先要誠實,好男兒應該是一個誠實的人,正直的人,一個有責任感的人。現在大陸社會這麼亂,人都沒有誠信了,坑矇拐騙都有,我覺得好男兒不管在社會上或家庭中,都要有愛心,不光是對自己,還有對別人的關心、對社會的關愛。這樣就是一個大寫的人,而不是一個小我。」

技巧越來越高超

今年是神韻第五次全球巡迴演出,年年都來觀看神韻的觀眾普遍認為,每年男子舞蹈的技術難度越來越大,動作跨度也越來越大,編排的種類也越來越豐富。

有觀眾指出,男子舞蹈更難編排,因為女子編舞她可以用道具,比如扇子、袖子來作為舞蹈語言的一部分,而男子舞更多憑藉的是身體的動作。陳永佳也贊同這個說法:

「是,男生舞比較難編排,特別是中國舞,裡面對技巧的要求很高。女生舞蹈只要美就成功了,男生舞蹈有時就比較難。行家們一看就能知道裡面的難度。我看觀眾反饋裡很多人都談到神韻舞蹈的難度,說得練多少年才能學會這些動作。」

「不過在舞蹈動作的設計中,我們也注意動作難易的結合,光是高難度動作,那就變成雜技、雜耍了,舞蹈設計就是要富於變化,各種動作配合起來,達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不斷迸發的靈感火花

在觀眾反饋中經常有人談到:神韻節目非常吸引人,不會猜到下一個動作是什麼,舞台上總是一個驚喜接著另一個驚喜,讓人目不轉睛。

陳永佳說:「是,這對我們編舞的要求就更高了。你要讓觀眾覺得,你在不斷給他火花,他才會一直看下去,他的思想才不會走神。這是編舞中很難的一部分。比如每個節目的造型,有時我們用對稱的,有時就不對稱,讓人感受到變化。

我自己的體會是,要編排出好的舞蹈,一方面是經驗的積累,另一方面就是靈感的啟發。在神韻的這幾年裡,每年我們都推出全新的節目,這對編舞和音樂要求都很高,我感覺受靈感啟迪的時候越來越多了。」

與眾不同:神韻的深刻內涵

在談到神韻舞蹈的與眾不同時,陳永佳指出:「經常有觀眾講,神韻的整體協調、舞蹈的多樣性,題材的豐富,這些都是神韻的獨到之處,不過我覺得,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神韻的獨特內涵。跟其他舞蹈團隊相比,神韻體現中國傳統文化,裡面的內涵非常豐富、非常獨特。

比如我們很多都是有故事情節的舞蹈,裡面就包含了很多涵義,我們的特色就在這裡,觀眾看到的不光是一種純娛樂。我們的舞蹈裡面有寓意,讓人體會真善美,有教化人心的作用,讓觀眾認識到,我們人應該是什麼樣的狀態,要追求的精神層次在哪裡。

比如我們的節目有表現神佛的,他會讓你感覺一種超然,加上天幕和真實人的表現,你會感覺是到了天國世界,一個超然的東西。大陸也有舞蹈團表演千手觀音等,但他們是用人的方式表現神的東西,看起來就是人,他沒有那種殊勝的感覺。神韻就比較特殊,我們的天幕跟演員的互動很默契,讓觀眾身臨其境的感受天國世界,感受各種祥和、美麗的境界,這就大不一樣了。

當然,整台晚會不可能都是故事舞蹈,我們也有一些情緒舞蹈,用來起到凸顯、起承轉合的中間潤滑作用。因為人看完一個故事後他會去想,這樣的話很多人他會沒法消化,覺得很累,這個情緒舞蹈就是讓他休息、享受,兩者搭配起來,讓觀眾始終保持一個祥和愉快的心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