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德國人喜歡艾未未

?"
艾未未與2007年德國卡塞爾藝術展覽,作品名稱「模」。(攝影:Thomas Lohnes/大紀元)

在德國,很多人不一定知道北京的胡、溫是何許人也,但是他們知道艾未未,那位不修邊幅的大鬍子中國人,一位當代藝術家,他不但有才華,更有良心。可以說,眼下艾未未在德國的聲望,還沒有第二個中國人可及。艾未未在德國有人緣,很多德國人喜歡他。

在艾未未計畫搭機飛往台灣參加活動,隨即轉赴柏林建立工作室的最後一刻,中共出手了,艾未未失蹤了。德國外長在艾未未被扣押後的第二天就發表聲明,要求中共當局立即釋放他,並緊急召見中駐德大使吳洪波,當面告訴他,你們違背了聯合國憲章;德國所有最重要的電視和報紙幾乎都報導了有關艾未未的新聞和專題節目;和艾未未有過交往的名人、學者接受媒體採訪,介紹他們知道的艾未未。德國朝野上下對一個中國人的命運如此關注,反映快速、強烈和廣泛的程度,可以說史無前例。

德國外交部聲明說,這位中國藝術家與德國有特殊的聯繫,因為他已表示要在柏林開設工作室。這說的是今年1月艾未未在上海新建的工作室被強拆後,他決定搬來柏林搞創作的事。《柏林日報》曾以「艾未未被迫成為半個柏林人」為標題,報導了他因尖銳批評中共政權而不斷遭受打擊,被迫在柏林建工作室的消息。

艾未未和德國的因緣

艾未未和德國的關係,有段歷史了。80年代他在紐約生活,那時就感覺與德國有緣份。1995年開始,他來德國舉辦個人藝術展。果然,德國是他的福地,之後便一發不可收拾。他成了德國藝術界的座上賓。

十幾年裡,艾未未在德國舉辦過多次個人藝術展,從1995年《Configura2》、1996年《彼得.路德維希收藏展》起,到2007年卡塞爾《童話》展讓他在歐洲藝術界名聲鵲起。到了2009年慕尼黑《非常遺憾》展,人們發現,艾未未帶給德國和世界的,是越來越多的關於地球上六分之一中國人的真實生存狀態。

2007年《童話》,話題最多。德國卡塞爾文獻展是德國最具盛名的藝術展之一,五年舉辦一次。艾未未構思的《童話》行為藝術展,召集1001個「普通」中國人飛來德國參加「真人展」。艾未未帶來的上千個中國「演員」,是由各種「草根」湊成的一個既「原生態」又「大雜燴」團隊。他的創意簡直就是異想天開,首先入境就是問題,但是德國給艾未未開了綠燈,都給了簽證,順利入境,又一個不能少地如期返回了。可謂天時地利加人和,德國政府和藝術家同行,以及他招募來的一千多位演員朋友成全了他,讓他的《童話》夢想成真。

當初,歐洲藝術機構聽到他這個點子頗感興趣。代理艾未未作品的瑞士畫廊「烏斯.麥勒畫廊」,很快就幫他從歐洲的藝術基金會籌來了《童話》的實施資金,300萬歐元。《童話》以對普通人生命尊重的普世價值觀而獲得歐洲藝術界的資金支持和德國民眾的好評。

離譜的「涉嫌經濟犯罪」

這裡提到錢的話題,說艾未未「涉嫌經濟犯罪」,實在離譜。艾未未已經是國際知名藝術家,他涉獵多項藝術領域,都有成就。艾未未的作品在國際拍賣中獲得創紀錄的高價。在崇尚名人、品牌的今天,艾未未的名人效應就能給他帶來財富。試想,憑藉一個異想天開的藝術構思,就有人解囊巨資贊助,這樣的「大牌」地位,還用得著去「雞刨狗盜」經濟犯罪?

他的那些構思、設想、策劃,足可以開一家「點子公司」,獨出心裁、五花八門的點子,似乎都能變成錢,大有「點石成金」的本事。一億顆「艾記瓜子」行情絕對看好,能讓一顆顆陶瓷瓜子都能賣出好價錢的人,還犯得著去經濟犯罪?他的「點子」不要說在德國、國外有市場,在北京政權那裡照樣有。北京鳥巢的設計構想就是他的原創,中共當局不但買了,不是還奉若神明嗎?

艾未未的大宗生意基本在國外,已納入國際商業化運作多年。奇怪的是,在西方法治社會和媒體監督下,怎麼沒有他在經濟上不規矩的耳聞?能很快拉來300萬歐元贊助,除了藝術創意的因素外,也說明艾未未的商業信譽沒有問題。

貪贓枉法的人往往也貪生怕死。如果一個人,能為了他人的生存、困苦而捨身取義,連命都能搭上,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見利忘義,甚至竊取他人的錢財?硬要把艾未未往經濟犯罪上扯,那不是純粹胡扯嗎?

一萬個學生書包訴說川震真相

說到艾未未「搞政治」,不妨提一提2009年,艾未未在慕尼黑藝術館舉辦的名為「非常遺憾」的展覽。由於德國媒體的廣泛報導而在事先引發公眾關注,各地藝術家和許多慕尼黑民眾前來參觀,在藝術館內出現少有的摩肩接踵場面。「5.12」四川大地震災區遍地都是遇難學生的書包。為紀念被埋在校舍廢墟下的孩子們,艾未未在藝術館南牆上搭了一面由近萬個學生書包組成的書包牆,藍色書包作為底色,紅白色書包組成了幾個大字,「她在這個世界上開心地生活過七年」,這是一位川北失去女兒的母親寫給艾未未的話。慕尼黑藝術館館長德爾康說:「我們想通過展覽讓觀眾認識到,艾未未不僅僅是一個媒體藝術家……他是一位重要的藝術家、一位理論家、一位建築設計家,他幫助我們戰勝了在中國文化面前的無助感。」


四川大地震災區遍地都是遇難學生的書包,2009年艾未未在慕尼黑藝術館《非常遺憾》展,在藝術館南牆上搭了一面由近萬個學生書包組成幾個大字,「她在這個世界上開心地生活過七年」。(AFP/Getty Images

來慕尼黑看艾未未展覽的人數是該館自1995年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對慕尼黑展覽,德國媒體作了聲勢浩大的報導,幾百篇文章,整版的長篇累讀。大照片,長文章。艾未未的展覽沒有煽情,是真實打動了人心,讓德國人了解到中國人權的巨大災難,以喚醒西方社會看清中共本質。展品寄予了設計者對人性的深切關愛,體現了一個良心知識分子的藝術道德。如果這就叫在國外搞政治的話,艾未未這個國際大政治家,還不是被中共邪惡政權給逼迫、造就出來的!

「艾未未星」在空中閃爍

艾未未的好人緣不止在德國的藝術圈裡。2009年在慕尼黑辦展覽期間,因一個月前被成都警察毒打後引起的劇烈頭痛,在德國醫院檢查出「重挫造成的外顱與腦體間大面積出血」,他面臨生命危險,必須做開顱手術。德國的一個議員知道後,給這家醫院最好的腦外科醫生打了電話,由他為艾未未動手術。醫生對艾未未說:「你的手術是我送給你的,這錢我是花得起的。」艾未未對母親說:「我收下了,這叫道義。」

2010年9月,德國卡塞爾市公民獎「理性稜鏡」獎頒獎儀式上該協會主席麥西爾說的,授予艾未未該獎,是為表彰他在中國勇於同弊端、腐敗現象作鬥爭,他能以批判性立場面對極權國家的體制。他的作品用藝術化的手法記錄現實,表現出內在的衝突和對立,能夠反映當代社會性和政治性的衝突。這個獎項二十年來是第三次發給藝術家。」


2010年9月,德國卡塞爾市公民獎「理性稜鏡」獎授予艾未未,表彰他勇於以批判性立場面對極權國家的體制。(AFP/Getty Images)

2011年國際天文協會批准了一個代號83539古代小行星命名為「艾未未星」,這個小行星儘管距離地球很遠了,顯得很小,但是他懸在空中閃爍著光芒。◇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