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阿拉伯人對中國媒體的十萬個為什麼

?"
伊扎特指出中國官方媒體「只強調西方空襲造成的人道主義災難,鮮少報導卡扎菲對人民兇殘橫暴的鎮壓和屠殺。」(Getty Images)

半島電視台(AlJazeera)北京分社社長伊扎特是ㄧ個阿拉伯人,也是ㄧ個「中國通」。近來他在其個人博客上以中文撰文,對中共官方媒體在利比亞事件的報導提出了坦直的批評。

文 ◎ 李佳

阿拉伯國家半島電視台(AlJazeera)的北京分社社長伊扎特說:「每一次看中國媒體對於阿拉伯革命的報導,我感覺我的血壓會升高,我的腎上腺素會分泌加速。」伊扎特的同事建議他減少閱讀中國報紙的頻率,「總看這個對身體沒好處」。伊扎特說,這種「害」不是說中國媒體本身,而是他們看待阿拉伯問題的立場對民意的一種「刻意誤導」。

4月15日,伊扎特在其個人中文博客網站「博聯社」上以中文撰文,批評中共官方媒體近期對利比亞事件的報導中失真,有意誤導觀眾的做法。


半島電視台(AlJazeera)北京分社社長伊扎特,在其個人博客上以中文撰寫《阿拉伯人對中國媒體的十萬個為甚麼》ㄧ文,痛斥中國官方媒體刻意誤導與偏向性的報導。(網路截圖)

這篇題為〈阿拉伯人對中國媒體的十萬個為什麼〉的文章,以中文發表,加之伊扎特以阿拉伯媒體人駐北京的身分背景,該文在當前利比亞衝突在國際社會普遍關注的焦點中,引發讀者熱議。

中國媒體刻意誤導

在伊扎特的這篇博文開始,他首先表示,「當前發生在阿拉伯世界的革命——我更願意把它稱為變革,因為對社會本質的改變要遠遠重要於革命本身——完全可以被看作是阿拉伯現代化進程中的「一千零一場革命」。在這場波及到所有街道,動員了老少婦孺的歷史性運動中,阿拉伯人得到了正義的支持,卻被中國媒體誤讀了。」

伊扎特直截了當批評中共中央電視台。他說:「我不理解一家媒體花那麼多錢做那麼周密的準備,派自己的記者到危險的利比亞的目的是什麼,如果這個記者每天對著卡扎菲的電視台為國內做同傳,那這種新聞在北京不能做嗎?中國記者在連線中不斷強調大部分利比亞人都支持卡扎菲,難道那些整日聚集在廣場和街道上的反對派們都是天外飛仙(或者中國媒體也像卡扎菲一樣,認為這些示威者是「老鼠」)?」

「中國媒體告訴我們,卡扎菲的部隊如何如何將反對派擊潰接連收復失地,卻不告訴我們替卡扎菲殺掉他的人民的有幾萬殺人不眨眼的外國僱傭軍;它們告訴我們利比亞人都享有免費的醫療保險,卻不告訴我們卡扎菲在長達42年的統治時間裡在利比亞建了多少所醫院;告訴我們的黎波里的人民對卡扎菲上校感恩戴德,卻不提在這個每天出口160萬桶全世界最昂貴的石油的國家,600萬平民每人能分上幾杯羹。所謂大阿拉伯利比亞社會主義民眾國,無非只是張空頭支票。」

伊扎特認為,之所以大多數阿拉伯人接受了多國部隊對利比亞的空襲,是迫不得已的選擇,是希望藉助多國部隊的軍事干預給代表阿拉伯民意的利比亞反對派留下最後一條活路。

CCTV偏向性的報導

但干預開始後,原本不關注阿拉伯革命的中共媒體瞬間亢奮起來,儼然成為一個堅定地「反霸權主義」鬥士。

「對於《1973號決議》的斷章取義,對於破壞停火協議的雙重標準,對於外國僱傭軍的緘默不語,對於空襲原因的刻意誤讀」,讓觀眾很快就意識到了中國媒體的立場與口徑——「只強調西方空襲造成的人道主義災難,鮮少報導卡扎菲對人民凶殘橫暴的鎮壓和屠殺。」

伊扎特認為,「全面報導一個事件是媒體的責任和義務。媒體應該所見所知即所報,不管這些信息是否符合你的價值觀。利比亞電視台可以作為一個信源,通過它你可以了解的黎波里和卡扎菲陣營的情況,但這絕不是唯一的信源。」

但事實上,伊扎特所看到的中共媒體的記者,他們「每天活躍在的黎波里的賓館和大街小巷,跟著卡扎菲的手下到他們安排的街道、醫院、學校參觀採訪,他們的LOGO時常出現在手持卡扎菲畫像喊著口號的的黎波里大媽面前,而在反對派大本營重要的發布會上,你很難看到他們的身影。」

伊扎特認為,媒體與受眾是以信息為紐帶聯結在一起的,因此信息的可靠性和客觀性就成為了衡量媒體公信力的標準。在伊扎特看來,中國官方媒體在公信力方面「不斷淪喪」。

中國媒體不具國際公信力

伊扎特說:「中國擁有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按道理來說,中國媒體理應在國際舞台上具有與之等同的地位和影響。但遺憾的是中國媒體在國際上的聲音並不存在。在國外,公信力就如同媒體的生命力,沒有公信力的媒體最終會走向倒閉,中國媒體就不會有這樣的擔憂。」

據報導,目前,中共已經啟動了450億人民幣推動中共的主要媒體向國際擴張的方案,改善其國際形象,爭取更多的國際話語權。但伊扎特質疑,「這些媒體在國內得不到信任,怎麼能在國際上受到尊重?」

法廣的一位記者稱,從伊扎特的文章中可以看出,身為中國通的伊扎特其實理解中國媒體在報導席捲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時的欲言又止,瞻前顧後。

伊扎特說:「中國媒體不願承認在阿拉伯國家所發生的是革命,這一點我可以理解。中國媒體經常把阿拉伯革命稱為動盪、動亂或者街頭政治。我能理解穩定對於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但我以為流水不腐,戶樞不蠹,穩定也要靜中有變,畢竟醜化別人的形象並不能達到美化自己的作用。」

伊扎特表示,目前,「在利比亞東部,中國記者已經成為了不受當地民眾歡迎的對象。」他擔心,中共媒體的偏向報導,正在破壞阿拉伯世界民眾對中國的信任,並對這種狀況感到痛心和憂慮。

伊扎特的博文在論壇裡引起廣泛討論,有支持也有反對。有網民調侃:「中國媒體的原則是:凡是政府做的都是對的,凡是西方做的都是錯的;凡是政府做的,都是為了人民,凡是西方做的,都是為了石油。」

據悉,伊扎特.沙赫魯爾畢業於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曾是外交官,能說流利的中文。曾多次接受中文媒體採訪,介紹半島電視台的運作。◇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