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專訪神韻二胡演奏家美旋 掌聲背後的苦難與淡定

?"
神韻二胡演奏家美旋。

暌違將近20年,中國二胡演奏家美旋再次登上台北國父紀念館表演廳,一樣的國度,同樣的舞台,此刻的心情卻與當年有著天壤之別。十多年來,美旋的經歷猶似一齣人間悲劇,但這一切使她更堅強、淡然,演奏出的樂音更純淨……

文 ◎ 黃采文
圖片提供 ◎ 美旋

10歲開始學習二胡,17歲被拔選進入安徽某藝術劇院,中國二胡演奏家美旋在幾十年的藝術生涯中,既熟悉鎂光燈的聚焦與台下的掌聲,也在幕後為許多電影、電視和舞台劇配錄大量的音樂作品。90年代初期,身為首席二胡演奏者,美旋曾隨所屬的安徽藝術劇院來台灣公演,地點正是她4月初隨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台北演出的國父紀念館。

一路走來的音樂成就,再次登台國父紀念館的美旋無暇多談。此時她心繫的是前幾天得知的消息:「我的師兄、二胡演奏家、全國青年二胡比賽亞軍獲得者金源,因不願放棄修煉法輪功而遭到中共非法抓補,被關押在珠海看守所,珠海中級人民法院正要給他非法審判!希望全世界看到此消息的人民都能關心這件事,制止無理的迫害。」

此外,還有一個令她更感傷的消息……

心繫遭害藝術家 在台演出感慨不已

4月1日起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台北國父紀念館的五場演出,吸引台灣政界、藝術界、藝文界、商界等社會菁英聚集共賞,儘管今年坐在樂池沒有單獨上台演奏,但優美哀悽的琴聲,依舊大受好評,面對如雷的掌聲與喝采,美旋別有感傷,「同樣的國度,不一樣的心情,雖然在同一個劇場裡面,但是,心情完全是不一樣的。」

當年和美旋同團前來台灣表演的藝術家、中國國家一級專業演員陳小成與丁兆星夫婦,如今已與她天人永隔。他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正值英年卻慘遭中共迫害致死。

美旋悠悠回憶過往,「這次我再來演出時,也想起十幾年前與他們相處的快樂時光,他們不僅在事業上那麼輝煌,在生活中也是受人尊敬和敬仰的大好人,這麼一對德藝雙馨的藝術家,只為修煉法輪功,這麼年輕就被迫害致死。」

「他們因為堅定修煉,三天兩頭不停地遭到劇院、省文化廳、宣傳部、省政府610、街道派出所的騷擾綁架……」在這次亞洲巡迴演出中,美旋於幾天前得知,丁兆星在今年元宵節時被迫害致死,陳小成早於2002年就被迫害致死。

在中國,藝術家沒有表達藝術的自由,身為一名有信仰的藝術家,更是遭到中共的百般迫害。此時,儘管美旋口中說的是別人的故事,但何嘗不是自己的人生寫照。

修煉真善忍 夫妻相隔十餘載


神韻二胡演奏家美旋與丈夫江峰。

1996年美旋因陳小成夫妻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1999年美旋與丈夫江峰結婚,1999年7月20日鎮壓一開始,兩人就分別遭到中共非法綁架、關押而流離失所,十多年的婚姻關係,兩人只相聚短短幾個月的時光。就在去年,輾轉到達美國的美旋,在等待已獲得美國簽證的丈夫來美相聚之際,卻又再次嘗到命運的捉弄。

2010年2月18日下午5點45分,滿懷對新生活的憧憬,美旋在美國新澤西Newark機場裡,等待久違的丈夫。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在漸漸散去的人潮中,盼不到熟悉的身影,美旋從幸福的憧憬中一墬而下。

「哭啊,一直哭啊……我也不知道哭了多長時間。」「美滿家庭」是多少世間女子一生的最大期盼,從期待到落空,何等的心情落差,豈是一般人所能承受。但如今在美旋身上看到的卻是堅強與淡定,憶及過往,口中緩緩說出的彷彿是別人的故事:「感覺天要塌下來了,因為很突發,沒有心理準備。」隨著神韻世界巡迴演出,美旋每到一處便召開記者會,營救行蹤不明、生死未卜的丈夫。

「江峰的事情全球各地的媒體都有報導,美國、歐盟、大赦國際、聯合國等都給予很多關注。」在國際人權人士的協助,江峰的遭遇被寫入去年美國的中國人權狀況白皮書報告。

「在歐洲,有個議員看完神韻演出後來找我,他說要去北京開會,要我把江峰的資料告訴他,他要找北京的朋友幫忙,『我要盡我的能力去幫妳。』」像這樣提供協助的例子數不勝數,「在歐洲、歐盟,像這樣的事情碰到很多,一些不相識的人,他們知道江峰的事情後,都很同情,主動來找我說要幫我。」後來透過國際力量,美旋得知丈夫的下落。原來,2月18日當天,江峰在浦東機場邊防檢查站被中共攔截並非法抓捕,隨即他被移交給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隨後被關押迫害至今。

已從悲傷與激動走向堅強、平和的美旋,感慨地說:「其實我跟江峰的事情,不只是我們的事,這樣的事情,在中國每天、每時都在發生……」神韻節目《無悔》中,那一幕法輪功學員因堅定、不放棄信仰而遭到迫害致死,學員母親目睹骨肉遭到毒手而悲痛欲絕,催人淚下的背景音樂二胡獨奏,即是美旋的深刻演繹。

經歷迫害 音樂純淨更感人

「其實『她』是我們自己的故事,這些故事我不但自己經歷了,身邊也看到了很多,我就親眼目睹在監獄裡,在生活中,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無數、無數。所以我在演奏的時候,情感很自然地流露出來了。」

不僅僅是丈夫、師兄、劇院裡受敬仰的工作夥伴,美旋本身也因堅定的信仰而被開除、被非法關押,曾有75天不分日夜地被折磨、拷打,雙手、雙腳被銬在鐵椅上,她那彈奏二胡的手指曾腫得兩倍粗。2003年美旋被判刑四年監禁,直至2006年11月才出獄。

「這是在我眼前發生的事情,特別是這次在台灣演出,想起我的這些老師和學友們,心裡的感受真的是很多,所以每次演奏《無悔》的時候,無形中這種情感自然就融入到作品裡,藝術是摻不得一點假的,觀眾都能感受到妳這種訊息,這種能量場。」

歷歷在目的慘痛經歷,美旋如何能抑制、轉化心中的悲傷情緒,恰到好處地詮釋音樂,讓觀眾擁有身歷其境般的真實感受?「其實舞台上的藝術是一個整體的配合,整體效果,《無悔》這個節目能如此震撼人的心靈,是因為藝術內容本身是一個真實的故事,而且正在中國發生。在當今的中國有這麼一群人,他們超越自身的苦難,最大限度放棄自己的一切,走出來向世人講清真相,傳遞著善良,而這群人正在無辜地被迫害……」美旋神情謙和、語氣誠摯地說著。

她接著說:「一個人演奏很激動、無法自控的時候,那不是一個最好的表現狀態,正確的狀態應該是很理智的能清醒地控制、主宰自己。作為一個演奏者,在演奏音樂的時候,不但要全身心地投入到音樂裡面去,還要摒棄一切自身浮誇、技術的炫耀,彰顯生命的先天本性,才能真正打動人心。」

「演出的時候我們盡量讓自己純淨、沒有雜念,妳的音樂越乾淨、純淨,就越能感染人。」臉帶著喜悅的笑容,美旋說:「感謝這十幾年的修煉基礎,才能做到。」


神韻二胡演奏家美旋。

回憶這一年多的心情波折,美旋語氣變緩,聲調稍降,「如果我不修煉,人生中發生這麼大的家庭風波,我會無法接受。可是,我不僅僅要面對這一切,還得繼續站在這個舞台上,去演出,那時候,悲情還挺多的……」

思緒回到去年2月,「夫妻新婚別離數載,馬上就要面臨新生活,一下子,一夜之間全都沒有了。我們是患難夫妻,這麼多年在這種迫害中一直是分開的,好不容易有機會團圓了,眼看就要在機場重逢,就要出現在面前的時候,突然這個人消失了……」

體悟真善忍 生命境界更美妙

遭遇人生低谷,「真、善、忍」讓美旋體悟出生命的更高境界,「忍啊,真的是可以給一個生命帶來美好的境界,那種對痛苦的忍耐力,對自我的控制力,面對挫折的時候,能保持什麼樣的心態,如何能排除這一切干擾繼續堅定妳的信念,走好、走正以後的路,善待給你製造痛苦的人和事……這都完全感謝『真、善、忍』,這是長期修煉給我打下的堅實基礎。」

無法與丈夫重聚的傷痛,擔憂丈夫生死不明的煎熬,藉著信仰的力量,美旋的心情漸漸淡定,思維悄然改變,對迫害她、帶給她痛苦的人,美旋有更不同的想法:「其實,我現在想得更多的是,那些還在迫害我們的人,還被謊言蒙蔽的人,他們怎麼辦呢?我現在想得更多的是,怎麼能讓他們盡快地了解真相,不要再參與這場迫害,他們還跟著共產黨走,繼續參與迫害,真的會把自己的小命都給搭上的。」口氣誠摯、嚴肅,卻又急切。

加入神韻藝術團,美旋心中的「急切」得到了實踐,「在中國大陸時,藝術表演是為了生存,為了養家餬口,表達對藝術的熱愛吧,也僅此而已。在神韻演出則不一樣了,多一種責任吧,作為一個藝術家的責任,藝術家不僅僅是把音樂完成,還要承擔社會責任。」

神韻旨在弘揚和恢復被中共破壞的中國正統文化,所到之處引起的影響巨大,美旋深有感觸,「西方人看了演出後,他更加仰視中國文化了,而且全世界的華人看到演出,會為身為一個中國人而驕傲,提高了所有中國人在海外的形象,我們的演出也是對中國五千年正統文化的宣傳和弘揚。」

神韻巡迴全球 大陸演出勢在必行

隨著神韻國際藝術團在國父紀念館的樂池裡演出,美旋看到台灣民眾自如地觀賞演出,或歡笑、或流淚、或歡呼,美旋高興地表示:「我真是為台灣人感到自豪,為他們高興,每當我看到他們在劇場裡歡呼、大笑,或是被劇情震撼地落淚的時候,就在想他們真幸福,因為生命的本質沒有任何掩蓋地表現出來了,他可以自由地去表達自己,他們真的很幸福。」

頓時話鋒一轉,她說:「我心裡在想我的家人,想我的先生,想所有的中國人,什麼時候才能看到神韻的演出啊。生活在中國的人很壓抑,在很多時候想哭也不敢哭,想說真話又不敢講,心態和人格上真的很畸形,他表態的東西都不是他真正想的東西,表裡不一啊,有一些中國人真的很可憐。」想到熟悉的國土上,遭到中共黨文化殘害的同胞,美旋心中五味雜陳。

隨著台北場演出落幕,美旋打包著跟隨她四個月來的簡單行囊,準備南下高雄。她說,演出行程緊湊,也曾讓她感到疲累,但憶及大陸同門弟子,「我再累的時候,也沒有理由給自己休息的時間。大法弟子都在付出生命啊,用生命的代價在堅持真理,向世人講清真相,我們在海外這麼好的環境下,我沒有理由不努力……」

「那麼多法輪功學員在監獄裡面,那麼多人在監獄裡死亡,那麼多人還在被抓,每天明慧網上揭露那麼多人被抓,中共粉飾太平、掩蓋危機,表面上說人權改善,背地裡什麼事情都做的,我歇不下來。」眼前的美旋淡忘降臨自身的魔難,迫切的神情裡,讓人看見的是悲天憫人的胸懷,也令人明瞭「真、善、忍」在她身上體現的光輝。

美旋用「魚與水」形容她與信仰之間的關係,「其實在最艱難、無望的時候,也想過要放棄,那時候感覺真的太難、太苦了。但是,我發現,我根本無法放棄,我生命裡面最需要真、善、忍,我離不開真、善、忍,就像魚和水的關係一樣,魚是離不開水的。」

隨著神韻在國際廣受好評,中國大陸的民眾也紛紛透過網路或光碟欣賞神韻的演出,「神韻到中國演出那是勢在必行,這也是所有中國人的夢想,我們也一直在努力早日回中國演出,我相信將來的中國人看到神韻回國了,一定會排著隊、敲鑼打鼓地歡迎我們回家!」美旋帶著希望的神情說道。

眼前看似柔弱的女子,背負著一段令人可歌可泣的故事,卻胸懷大善大忍之心。當然,美旋也有她身為小女子的幸福期盼,儘管目前為止她還沒有接到來自江峰的任何音訊,但她仍懷抱希望地說:「早日與先生團圓,因為我們都還年輕,以後的生活會很美好,我們還可以有自己新的生活,一切像正常人一樣,很正常地生活著。」

堅強的美旋以她堅定的信念,走過挫折、挫敗、生命的低谷,以她對真、善、忍的實踐與堅定,不容懷疑她的願望一定能實現……◇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