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孔子失蹤

  上個星期北京天安門廣場出現了變化,前不久剛剛在歷史博物館前樹立起來的9.5米的孔子像失蹤了。和其他被失蹤的人情況差不多,官方沒有對孔子的失蹤做出任何說明,有記者左挖右掘,得到了據說是移走修繕的結論。

  雖然中國豆腐渣工程非常普遍,但剛剛樹立三個月的形象工程就需要修繕,肯定是有疑問的。所以大部分人都會從政治的角度來看待孔子的失蹤。北京知名文化人鐵流就認為,中國歷代打天下要抑孔,坐天下要尊孔,中共的情況也差不多,以前批孔損孔抑孔,近年因為需要民眾「君為臣綱」,所以特別吹起了尊孔的風尚。孔子入駐天安門,顯示中共要吹噓和諧的中庸之道,當然,隨後孔子像被失蹤,則是中共需要新一輪的戰天鬥地了。

  中國共產黨的統治,是一種泛政治化的統治。任何一個名字、一句話、一個標語和一個人物,都可能極有政治含義。對中國民眾來說,其中的辛酸苦辣實在難以為外人道。我這個年齡的中國人,經歷過頭髮長短的政治,褲腳寬窄的政治,其他歷史人物哲學流派,那就更不在話下了。最可笑的,是中學時代因為看格林童話聽柴可夫斯基被斥為政治不正確。現在的人聽起來,似乎是比格林童話更為童話的故事,但我可以負責任的說,這個童話距離現今的中國其實並不遙遠。

  因此,孔子像離開天安門廣場,如果有人說不是因為政治原因,那一定是一種非常「政治」正確的表態。

  上個星期,被外界視為團派的人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組部部長李源潮抵達重慶。據  說他對薄熙來唱紅打黑的政策公開支持。根據《重慶日報》的報導,李源潮認為重慶的做法「對於破解中國科學發展面臨的難題,提供了新的思路和經驗」。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李源潮是第一位團派人物對重慶做出如此的肯定,也是第九位中共高層人物的所謂表態。

  重慶在薄熙來的主政下,近年推出不少「改革措施」,但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意識形態方面的全面左轉,唱紅歌只是其中的表面現象而已。比如最近的李莊案件,雖然重慶檢察院方面最後撤訴,但整個偵查、蒐證和起訴過程,明顯不顧及法律的明文規定,而且重慶當局還啟動虛假民意,策劃「民眾」示威支持當局,更動用輿論宣傳工具對案件進行全面定性定型的宣傳,很有中共文革以前的風格。

  所以李源潮說「提供了新的思路和經驗」,其實是過去中共舊的思路和經驗罷了。用更為直白的話說,中共今後數年的政策走向,將是全面重新向左轉,走回到他們熟悉的而且實施起來駕輕就熟的思想意識形態控制,以及對異議的全面鎮壓。

  過去二十年以來,中共在意識形態方面四處補漏,借助古代傳統文化也是其中一招。所以過去幾年到處設立孔子學院,祭拜黃帝陵墓。而孔子像被從天安門廣場失蹤,似乎說明中共已經下定決心重走過去的老路,因此拋棄了其他非共意識形態的方法。

  不過對孔老先生來說,這可能反而是好事。「邦無道,富且貴焉,恥也。」當今天下江湖薄仁少義,不貴也罷,冥冥之中或許更有深意。◇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