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猛叩關 美國說NO!

14年過去了,中資的華為科技努力在美國開疆拓土,卻仍落得四處碰壁的下場。中共濃厚的網路攻擊色彩,讓其海外公司付出辛苦的代價。

編譯 ◎ 葉淑貞

1997年12月聖誕節前夕,美國人正歡度佳節,而中國華為科技創始人任正非和他的經營團隊仍然在一家矽谷酒店的壁爐邊聚會,討論他們在美國的所見所聞,以及思考如何攻克美國市場,進軍全球。

然而,14年過去了,華為的美國夢卻擱淺了。華為雖然已經攻占非洲、中東、拉丁美洲及歐洲的市場,且在歐洲排名第二,但它在美國的事業卻仍然一直碰壁。儘管華為全球收入280億美元,經營利潤達44億美元,且去年占世界市場份額14.2%,但它卻連一紙美國大型電信運營商的合同都簽不下來。

華為中共背景 美國防備

美國情報界和國會對於華為在網路安全和知識產權方面存有諸多疑慮,還有人擔心,美國的同行處於不利地位,因為其競爭對手從北京獲得隱藏性的財政支持。

華為去年試圖提高在美國市場的占有率,然而當時該公司的中共背景問題引發關注,而華為的每個嘗試都以失敗收場。去年10月,它本來即將取得美國第三大無線電話網路商Sprint Nextel公司數十億美元的網路基礎設施合同,但當時商務部長駱家輝(Gary Locke)打電話給Sprint的行政長官,之後Sprint公司選擇了三星(Samsung)。

美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是由財政部主導的,成員包括前國防和情報官員。按照CFIUS的規定,外國公司收購美國敏感資產,必須接受一項為期30天調查,並可再延期45天深入調查。在小布什時代調查很少超過30天的,在2007年只有4%的交易是延期調查的,但是到2009年,這個數字已經上升為38%了。

從下列表格,可以清楚說明美國自2007年以來與中國公司的交易:

美國的安全顧慮

去年在競購摩托羅拉(Motorola)的無線資產時,華為輸給了諾基亞西門子通信公司(Nokia Siemens Networks),且未能贏得2wire互聯網軟件公司的競標,輸給英國Pace公司。熟悉這兩個案例的人說,這兩項競標之所以失敗,安全風險的考量起了重要作用。

去年5月,華為以200萬美元買下加州聖塔克拉拉的小型技術公司3Leaf 的案件也受阻。在交易回溯審查完成後,外國投資委員會於今年2月時拒絕批准項交易,並建議華為賣出這筆資產。

為了試圖緩解美國政府的安全顧慮,在Sprint的案子中,華為提出由美國公司 Amerilink驗證其設備的安全。Amerilink是由參謀長聯席會議前副委員長威廉.歐文斯(William Owens)及Sprint的前主管帕金厄姆(Kevin Packingham)所成立的。根據熟悉相關事務者的說法,美國官員從不相信這個集團有所需的技術能力或者是獨立性。相反地,此舉被認為是安撫政府的伎倆。

一家全球性律師事務所Fried Frank的律師及前商業部副部長的馬里奧.曼庫索(Mario Mancuso)說:「對於華為來說,情況明顯變得更糟糕了。」

誰都怕大野狼

華為在美國屢屢碰壁,部分原因是中共對於諸如谷歌等美國公司的網路攻擊。策略及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詹姆斯.路易斯(James Lewis)說,無論公平或不公平,假如美國有足夠的理由懷疑這樣做將加大網路戰爭風險,它當然不願委託一個有中共背景的集團進入其電信網絡中。

曼庫索先生說:「如果你相信中共政府參與網路攻擊,華為當然會有安全問題,因為華為正是提供關鍵基礎設施的廠商。」

對於中共背景公司全球擴張的安全顧慮,已經對其他中國公司的海外運營產生傷害。2005年,中共國有的中國海洋石油公司(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oration)競標美國石油公司優尼科(Unocal)185億美元的案子,就遭遇到強烈的政治抵制。當時的競標對手雪佛龍(Chevron)也告訴《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中國公司因為有來自北京的「免費資金」,因而有著不公平的優勢。

一些資深的共和黨國會委員最近寫給奧巴馬,信中警告:北京過度支持華為及另一家中國公司ZTE,且這種金融關係使得企業必須按照中共指令行事,因此增加了企業的安全風險。華為承認有來自中國國家銀行的貸額。

華為的第一次公開挫敗是在2008年3月,當時美國的私人股權投資公司貝恩資本(Bain Capital)臨時中止與華為對美國網路設備廠3Com的聯合競標,因為外國投資委員會表示要阻撓這筆22億美元的交易。

華為作風神祕 缺乏資訊透明

作為一家私人公司,華為首席執行官66歲的任正非,正是華為受到質疑的中心點。任正非與人民解放軍的關係密切,但華為辯說任先生持有不超過1.42%的股份,其餘的由員工通過控股結構擁有公司,但是,這並沒有幫助消除美國人的疑慮。

華為不僅對於任正非的背景語焉不詳,缺乏公開而透明的資訊,觀察家還注意到華為另一個同樣缺乏透明公開的作法──華為起初並未通知CFIUS關於3Leaf的交易。曼庫索先生說:「這給人一種嘗試偷偷摸摸進行勾當的印象。」

咬牙苦掙扎的窘況

華為持續地遊說大型營運商,並開始在美國進行郊區寬頻網路的銷售工作。上個月它出售一個郊區的寬頻網路給緬因州的東北無線(Northeast Wireless)公司,且目前它正在與 Sprint Rural Alliance 談判中西部幾個州的基礎設施。

然而,即使在相對上較直接的緬因州的交易中,華為在美國面臨的問題仍然一樣。在最近的一項國會公聽會上,一位該州的眾議員問及官員關於這個交易的事情,他透露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已經與東北無線公司討論過這個交易了。這個交易雖然最後完成了,但也是華為在美國艱苦掙扎的另一個跡象。◇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