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晾晾多家港媒老闆的政治面目

?"
香港回歸之後,原來的文人辦報逐漸被商人辦報取代。(Getty Images)

自艾未未陷獄之後,香港《文匯報》與《大公報》從北京黨媒那裡接過革命大批判的接力棒,開足火力,表示艾未未已經引起了「海外華文傳媒」的憤怒。《大公報》更是偷天換日,將艾未未那張著名的「草泥馬襠中央」改成「草泥馬祖國」,以此挑引讀者的憤怒,稱「艾未未所謂的藝術作品以羞辱中國方式迎合西方,嚴重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

看來有必要讓中國大陸的讀者了解一下黨的陽光遍灑世界各地華文傳媒的事實,先來談談香港媒體紅色滲透的實際狀況。

親中媒體高層均被授與公職或勳銜

目前在香港,親中媒體分為兩類,一類是直接擁有中資背景的媒體,如《大公報》、《文匯報》、《香港商報》,鳳凰衛視、星島新聞集團、亞洲電視等。這一類媒體的負責人在90年代以前多由中共香港地下黨員擔任,如李子誦任《文匯報》社長多年。但自1997回歸之後,則多由北京直接派員擔任,比如文匯報社的社長與董事長直接由新華社派過來的張國良(全國政協委員)、王樹成(新華社北京分社社長、《經濟參考報》總編)先後擔任。現任《大公報》董事長兼社長姜在忠原為新華社內蒙古分社社長、新華社服務局原局長。這類媒體本來就是黨在香港的「喉舌」,現交由原在大陸黨媒的「宣傳專家」負責,自然越辦越像《人民日報》與新華社的分店。

另一類是近年趨向親中的媒體,如無線電視、東方報業集團及新城電台等。在「九七回歸」之前,香港曾有一段文人辦報的年代,那時香港享有充分的新聞自由。但在香港回歸之後,香港商界巨頭突然有了投資媒體的喜好,不少人開始收購媒體。其用意正如李金銓所說,是「替北京收拾一些難纏的言論堡壘」,原來的文人辦報逐漸被商人辦報取代,親共商人、親中央財團亦逐漸進占香港輿論重地;綜觀全港絕大部分主流媒體的老闆或高層均被委以國內公職、特區政府勳銜。媒體老闆獲北京頒賞各類政治榮銜的計有:
(依年份排序)

1998年,與《文匯報》、《大公報》同列為「三大愛國報章」的《香港商報》母公司聯合出版集團主席李祖澤,同時也是全國政協委員,獲頒銀紫荊星章;

1998年,全國政協常委,有線電視母公司九龍倉集團主席吳光正,獲頒金紫荊星章;

1998年,電視廣播有限公司主席邵逸夫及前助理總經理黃應士於獲頒銀紫荊星章;

2000年,亞洲電視前行政總裁陳永祺,全國政協常委,獲頒金紫荊星章;

2001年,持有新城電台的股權的長江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主席李嘉誠獲頒大紫荊星章,其副主席李澤巨是全國政協常委;

2003年,《經濟日報》集團主席馮紹波,全國政協委員,獲頒金紫荊星章;

2003年,《東方日報》及《太陽報》的東方報業集團主席馬澄坤,獲北京委任為全國政協委員;同年,該集團總裁馬澄發獲頒銅紫荊星章;

2003年,《星島日報》、《頭條日報》、英文報章《The Standard》所屬的泛華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主席何柱國,被北京委任為全國政協常委;

2004年,泛華集團旗下報章《星島日報》行政總裁兼《頭條日報》社長盧永雄,獲頒銅紫荊星章;

2007年,《香港經濟日報》總編輯陳早標獲頒銅紫荊星章。

以廣大利益牽制媒體立場

即使沒有公職或勳銜,但在國內營商、經營龐大生意、有經濟利益的亦不缺乏:

《南華早報》所屬的嘉里集團主席郭鶴年於1989年「六四」事件後,大舉投資內地房地產及酒店生意,被稱為80年代中國最重要投資者之一;

《明報》企業主席、馬來西亞華裔商人張曉卿旗下多份休閒刊物,在大陸各主要城市發行;

免費報紙《am730》創辦人施永青的地產生意,在大陸有過萬名職員。

由於在中國大陸有極大的利益牽制,這些媒體的立場當然會隨其老闆的態度而發生變化。以《星島日報》為例,該報由東南亞華僑富商胡文虎於1938年創辦,總部設於香港,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及澳洲等地均設有分部。2004年,胡文虎女兒胡仙把《星島日報》股權賣給泛華集團,該集團由親中色彩濃厚的何柱國(全國政協委員)擁有,並易名為「星島新聞集團」,其立場更加親共,社論常見支持北京政府。1995年10月,和北京關係密切的馬來西亞華人木材工業大亨戴圖克.熊許金(Datuk Tiong Hiew King)收購了《明報》。此後《明報》的立場親北京。

被蠶食的香港傳媒自由

在媒體老闆或者媒體本身與大陸就有密切的聯繫之時,港英政府統治留給香港的新聞自由逐漸喪失。香港社會創投基金行政總監梁淑儀原來曾在電視台從事過記者、主持及編導工作十餘年,坦言回歸之後,香港傳媒的整體公信力日被蠶食。她指出香港傳媒在追求商業利益時犧牲了社會責任。她指出,「一起嚴重車禍、一場超級大火、一宗世紀官司,香港的傳媒大都盡心盡力報導,甚至奉旨煽情,表揚有愛心的或狂轟冷血無情的」。但是,觸及政治或權貴等敏感話題時,就呈現了另外一副面孔,「當權者包括政府和各大小企業集團和公營機構等,卻愈來愈重視如何應付傳媒,努力學習『招呼』記者而祈望自保」,當自我審查成為傳媒行業的「白色恐怖」後,「就連本身從事傳媒的也不禁懷疑:『今天的傳媒仍可發揮既廣且深的影響力、為社會帶來真、善、美?』」

據美國自由之家公布的2009年度及2010年度《世界各國新聞自由度調查報告》,由於北京對港媒施加越來越大的影響力,香港新聞自由度被從「自由」降為「部分自由」。這些港商辦的親北京報紙日益受到香港民眾的唾棄,目前一些港人正在Facebook上發起「消滅《頭條日報》運動」。

這類「中共香港喉舌」加入批判艾未未的大合唱,充其量只能騙騙大陸愚民,但這類愚民又多數看不到這些媒體,因此只能算是北京的一種精神自慰。

(因篇幅略有增刪,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