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觀察 │ 在「異質思維」中精神分裂

?"
(Getty Images)

在高度維穩的當下,中共官媒卻高喊包容「異質思維」。北京十八大前,各種政治豪賭博彩齊上陣,中共體制內部已處於精神分裂狀態,遂不得不公開拉架,招呼各方手下留情,相互給點「異質思維」的空間。

文 ◎ 張海山

4月28日中共官方破天荒的在官媒《人民日報》拋出一篇評論文章,題目為〈以包容心對待社會中「異質思維」〉,並被大量轉載。文中不僅提出一個新詞「異質思維」,而且從頭到尾一副高調維護「言論自由」的調門。如果不知出處,在高度維穩的當下,此等搧風點火、發洩不滿之作,足可以被埋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禍根。

例如,文中明言:「『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這是一種胸懷,更是一種自信。那種扣帽子、抓辮子的辯論方式,『不同即敵對』的思維模式,本質上都是狹隘虛弱的表現。」類似言論還有不少。

中共一邊在拘捕知名反骨人物「艾未未」,引來世界各地抗議潮,北京卻無動於衷;但同時又拋出這等「自我閹割」的官方評論,搞得外界有些摸不著頭腦。


中共拘捕知名反骨人物艾未未,引來世界各地抗議潮而無動於衷;卻又拋出包容異質思維的官方評論,另外界摸不著頭腦。(AFP/Getty Images)

幸好幾乎同時,維基解密提供給《悉尼晨鋒報》並在4月27日發表的報導稱,澳中人權對話時,中方一直都是頑固地拒不承認自己有侵犯人權之舉。對於澳方提出的對中共濫施囚犯死刑的批評,中共強硬否認,而且表示將堅決繼續鎮壓法輪功。對於澳洲提出的對中國人權問題的擔憂,一直用毫無實質內容的陳詞濫調敷衍回應,而且反過來詳細地逼問澳洲自己的人權狀況。這樣,致使人權對話時時被打斷、毫無收穫。

中共問題專家石藏山對此表示,從中共持續的打壓維權、異議人士,不停止對法輪功信眾的迫害,並加強網路封鎖等等行為來看,北京官方罕見的拋出此文,並不是要為社會大眾提供「異質思維」的空間,而是在北京十八大前,中共權鬥、利益紛爭已白熱化,加之黨內缺乏核心權威,各種政治豪賭博彩齊上陣,中共體制內部已處於精神分裂狀態。或許擔心內部由小吵到大鬧,由大鬧到火拚,遂不得不公開拉架,招呼各方手下留情,相互給點「異質思維」的空間。

朱鎔基清華玩「異質思維」

中共國務院前總理朱鎔基4月22日返回其母校清華大學,到他曾任職院長的經濟管理學院出席活動,與學生交流。其間他一反退休九年來不評論時政的態度,多次高調批評現時的教育制度,指大學出現假論文、基礎教育不足等,又表態反對補貼汽車產業。他還向同學贈送《中國農民調查》等在大陸的禁書。朱鎔基還向清華經管圖書館送出新整理的《朱鎔基講話實錄》一書,「讓你們和現實情況對比一下,看看我是不是說的真話、實話。」

更為絕妙的是,83歲的朱鎔基現身說法,挖苦央視。他說「每天7點到7點半必看中央電視台,看他們胡說些什麼。」並指教育中長期規劃都是「空話」,令在場的國務委員劉延東、教育部長袁貴仁十分尷尬。在師生送別,說「學長好」的時候,朱鎔基回應「清華萬歲」、「清華經管萬歲」,並沒有喊出什麼政治口號。

官媒再封溫家寶「異質口秀」

近日,溫家寶又上演了一場真人秀,明知中共文史造假無數,卻煞有介事的在和新聘任的八位國務院參事、五位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座談中說:「賢路當廣而不當狹,言路當開而不當塞」,「要創造條件讓人民講真話,讓參事、館員講真話,在國家科學民主決策中發揮重要作用。」

4月28日,溫在馬來西亞還配合天安門掛起孫中山像的時機,高調推崇孫中山,稱「唯有民主、科學、求是的精神才能救中國」。期間,其再度高調談政制司法改革,他稱,如果中國不政治改革,不把中國人的自由思想發揮出來,這個國家是沒有希望的。然而與以往相同,溫的嘴癮玩過頭了,隨即遭到中宣部的封殺,溫似乎並無異議,習以為常。

胡錦濤「異質謀劃」圖連任

4月出版的《動向》雜誌披露,習近平與李克強、李源潮、劉雲山和令計畫連署致函政治局,求胡錦濤連任。如果消息屬實,那顯然是胡錦濤班底策劃的十八大的宮廷劇情。當年,江澤民搞以退為進,自以為能獲得胡輩們的挽留,但胡將計就計,順勢逼江全退。現今,大陸各種社會危機隨時能總爆發,權力集團處於神經高度緊張狀態。或許出於「生薑還是老的辣」的考量,中共利益集團對新手處理末日危機的能力並不放心,胡藉機連任坐鎮,也並非意外。

事實上,在流傳下來的古代預言中,也只說中共只有四代可續,並無五代痕跡,可謂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薄熙來「異質賭局」鬧最歡

目前「異質思維」鬧得最歡的當數重慶高舉「唱紅打黑」的薄熙來。薄熙來在入主重慶後,大搞「唱紅打黑」,作為賭局籌碼,積攢政治本錢,試圖進軍政治局常委。據悉,薄在近期的一次政治局會議發言40分鐘,提出「走毛澤東路線是救黨的唯一辦法」。

至今,已有吳邦國、李長春、習近平、賀國強、周永康五位政治局常委分別表態支持重慶的紅色運動。但因為胡錦濤、溫家寶對重慶「唱紅打黑」遲遲不肯表態,成為薄熙來最大的心病。

最近新左派的「烏有之鄉」網站發表題為《中國發展的新起點、新轉折與新模式——〈重慶模式〉序言》,顯然薄熙來已被新左派勢力盯上,作為極派勢力的領軍人物,薄也招來了體制內反對派的更大的公開揭露。

據《時代週報》報導:重慶「這些紅歌晚會,全部不售票。觀眾都是組織上安排,多以單位為代表,按區域分坐。安保級別極高,每個入場者要簽一份保證書。並要提前一個小時入場,有專人培訓觀眾,何時鼓掌,何時合唱都要預先安排。」

報導說,「紅歌」專場某導演說「緊張極了」,還要根據不同領導安排不同的紅歌。「習近平觀看的演出,我們至少要彩排四次。特意安排了軍旅歌手楊麗君演唱《英雄兒女》作為主打節目。周永康來訪時,因為他曾在石油部門工作,所以專門安排了《我為祖國獻石油》這首歌。」而有的小學生紅歌合唱團的成員,唱了一遍又一遍,卻突然問道「什麼叫『蘇維埃』?」

記者報導稱:「在採訪中,無論撥打當地何人的電話,鈴音都是《我愛你,中國》的歌聲。」

備受質疑的李莊漏罪案曾作為薄熙來打黑力度的標誌案件,近來卻以重慶檢方撤訴告終。外界評論認為,這是薄熙來在打黑上遭到「一大打擊」,「人氣逆轉」。

2009年重慶「唱紅打黑」中,北京律師李莊被指「為涉黑疑犯辯護」,其後被法院以偽造證據、妨害作證判監一年半,就在6月刑滿之際,檢察院又稱要追訴其過去在上海的「遺漏罪行」,但是最後因為證據不足而「檢方撤訴。」期間曾有多家外媒爆料李莊第一次的認罪是被重慶專案組高官脅迫和引誘交易而致。

坊間不斷有評論質問,重慶「運動式」打黑的制度保障在哪裡,而大規模組織唱紅與文革又有何區異。

薄熙來終於受不住壓力,在4月29日會見港澳主要媒體高層參訪團時,有意解讀重慶「唱紅打黑」時申稱,打黑是責任,而唱紅不是在搞運動。

薄熙來人馬也竭盡全力的四處唱讚歌,但在忘乎所以的維護「唱紅打黑」的合理性時,往往卻落入一個悖論,即必須道出當今社會的現實狀況,可謂是「社會不黑何須打,人心若紅怎須唱」。有挺薄文人大膽描述今日社會,稱之為「道德滑坡」的時代;「黃賭毒黑腐假」沉滓泛起的時代,貧富兩極分化的時代,「許三多」式巨貪輩出的公務員時代;「磚家」精英們自私自利先己後人的時代;「富跑跑」爭綠卡為榮的時代;關在防盜籠子裡吃著「毒食品」的時代。

如此一來,以紅色視野看,似乎為薄「打黑唱紅」爭得了現實的「合理性」,但卻把中共這麼年所做作為的「輝煌成就」的真相給抖出去了。如此「異質賭局」,對於當權者胡錦濤來說,也不一定玩的起,搞不好真砸了胡式招牌,還如何夢想十八上的連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