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西方看中國 │ 中國網民的政治革命

?"
中國現在有4億5千萬網民,數量每天仍在急速增加中。圖為北京一家網吧。(AFP)

中國現有4億5千萬網民,且數量仍在急速增加中。以如此龐大的規模,中國網民正運用廣大民意的力量,掀起另類的政治革命,令中共神經緊繃。

編譯 ◎ 吳達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4月份的《市場與民主簡報》(Markets and Democracy Brief)中,發表亞洲部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和研究員莫德思謙(Jared Mondschein)的聯合文章,探討互聯網對中共政治體系的影響力,一窺中國網民所建立的虛擬政治革命。

互聯網令中共神經緊繃

文章首先指出,今年稍早發生在中東地區透過互聯網創造的茉莉花革命風潮,雖然帶動中國網民的跟進,但中共公安以人數優勢在網民建議的抗議地點,迅速壓制示威者,並且抓捕任何可能引發這股不安定風潮的人士,致茉莉花革命在中國猶如曇花一現。

然而,文章說,公安的反應迅速,除了展現其維安能力外,也暴露中共領導階層的不安全感以及對互聯網組織力的關注。

文章指出,互聯網在中國境內引爆的政治革命方興未艾。中國現在有4億5千萬網民,數量每天仍在急速增加中。互聯網上隨時在傳遞的信息包羅萬象,如官員的腐敗與掩蓋真相,令中共不得不繃緊神經,對於任何的風吹草動,均迅速回應打壓制止。

互聯網的政治影響力

根據文章分析,互聯網已經對中共政治架構及問責官員等起到一定的作用。例如,2010年網民揭露中共官員掩瞞吉林省當地化工廠傾倒數千桶污染物到水源地的環境污染災害,並且觸發數千名當地居民抗議並指責中共官員的無作為,十天後在壓力下,這些中共官員不得不承認這一項環境污染災難,並且免費提供受影響戶瓶裝水使用。

2009年在廣州的焚化爐興建計畫,由於一年輕網民的揭露,引發眾多居民的反對後,迫使中共官員暫停興建,直到完成充分的環境影響評估。

此外,2010年保定市某公安副局長李剛之子李啟明醉酒駕車撞人後,對目擊者大吼:「有膽你告我啊!我爸是李剛!」雖然事後中共有意壓制這條消息,但網民不讓,除了迫使李剛及其兒子道歉外,仍繼續揭露並提出更多要求,最後李啟明被判刑6年,並賠償7萬人民幣。網民以「我爸是李剛」作為中共官員企圖依靠權勢免責的代名詞。

2010年夏天,中國記者邱子明因報導批評地方企業而遭公安追捕,他不得不躲起來,並且在微博傳遞信息,其後在互聯網上有網民發起投票,結果在三萬多的投票結果中有86%的人反對公安追捕這名記者。最終被迫屈服於公眾輿論壓力下,公安取消追捕令並向邱先生道歉。

文章說,即便遭到中共嚴格的審查及封鎖,推特及微博等部落格已成為中國網民、特別是都市地區的中階層人士的政治信息傳遞場所,其組織力不容小覷。一名筆名安替(Michael Anti)的中國網民指出,中國網民透過推特等微博已為「開放憲法倡議」(Open Constitution Initiative)「公盟」(一非營利性辯護律師組織)募集140萬人民幣。

中共部署互聯網公安

文章指出,中共竭力阻止互聯網成為政治革命的催化劑。因此,中共已部署互聯網公安,除了監視互聯網信息及封鎖部分被中共認定為製造動亂的網址與微博外,也在互聯網上進行文宣攻勢,企圖建立領導人接近民意的假象以及造假的民意支持。

不過,文章說,中共參與互聯網所刻意建立的接近民意形象,一旦觸及互聯網上的政治敏感議題時,就有很大的不同了。

對於中共領導階層而言,現今的社會狀況是越來越難管理與駕馭了,因為除了處理每年數十萬的各地民眾示威事件之外,還須面對互聯網這層變數。也因為互聯網的壓力,北京在透明度、法律、官方公信力等做了一些不情願的改變。最終,互聯網將促使政治革新,可能會進而演變成為獨樹一格的革命體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