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作惡的限度

  曾經致電一位在中國大陸的朋友,朋友外出,他十六歲的兒子接的電話。得知我從美國來電,這位高中學生問我:每天上班是否帶槍?我呆了半響才明白他的意思。我問他家裡窗戶是否有鐵欄杆,他答有,我告訴他我家沒有;我問他外出是否鎖門,他答是,我告訴他我常常不鎖。我告訴他我在美國十年,上街沒見過偷盜和搶劫,大概是我運氣不好,但在中國時,這類事情每天都可以見到。小夥子半天沒說話,最後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了一句話,讓我半晌作聲不得。

  「出國了,還是應該愛國。」

  我估計這不是一個邏輯問題,而是一個立場問題。我其實只是說了一些實況,卻被暗示為不愛國。這不怪孩子。在中國的教育中,批評永遠是別有用心的。對於這位九零後的孩子來說,這和他的智商無關,所以我選擇不再說話。

  中國傳統本不是這樣的。廣東人說別人罵你,是教「精」你,是「塞錢入你袋」,應該心存感激。但這些大概已經被當成落後傳統,被與時俱進掉了。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常常把外人的批評,看成是惡意誹謗,所以警告不要干涉內政,因為所有「搞亂」中國的圖謀都是注定失敗。外國人的批評是干涉內政,中國人的批評是煽動顛覆,於是中國只能剩下表面上的對千古盛世的衷心敬仰。

  中國傳統中,對刻意說好話者是十分警惕的。當批評者變成了諂媚者,我們的世道就只剩下江河日下一途了。最近幾年,在中國幾乎每天發生暴力強迫拆遷的事情,但上個星期江蘇省灌雲縣侍莊鄉陸莊村發生的一起暴力拆遷,相關的新聞看後讓人倒吸一口涼氣。以往,民眾以自焚要脅,往往能迫使官方支持的拆遷者後退,但在陸莊村,警方和拆遷人以暴力進入民宅之後,把屋主毆打致死,然後點火焚屍燒屋,使中國社會之惡又大大的邁進了一步。

  請恕我引用一位網友的總結:「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人們的墮落確實是沒有底線的。在這裡,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我們的國人有足夠的能力將墮落的水準推向一個個嶄新的高度。糞池牌地溝油和計生幹部販嬰案,雖然已經讓我們感受到了強烈的震憾,但這顯然不可能是現代中國人墮落的終點。假以時日,我們還能有更多更具震憾力的表現為世界所矚目。奔跑在墮落之途中的官與民,互相追逐著,肯定可以創造出更多的人間奇蹟,世界確實會因我們而不同!」

  中國是一個缺乏貴族的國度,所以中國基本沒有政治,只有吏治。我們的文化要求當官的帶頭做好人,而百姓「以吏為師」。當下官家們陰謀詭計、凶惡殘忍、寡廉鮮恥,老百姓也就只能跟著他學。在上有為國為政之惡,也在下當然就只能有行商做人之惡。因此毒食品也好,欺行霸市也罷,輕義寡信肆無忌憚,當然就不會令人意外。

  太祖是扳手,老百姓就不願意做螺絲釘,孩子怎能例外?◇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