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極權主義描述的新視角

?"
時下中國的共產黨制度,是一種團夥極權主義。(Getty Images)

理論是對現象的描述,雖然只是一種方法,採用者卻可以依自己的價值和政治取向使用不同理論。以中國社會最近三十年狀況描述為例:基於對共產黨肯定的前提,會認為鄧小平的改革帶來了「新的社會主義理論」;基於對共產黨政權滿懷希望的基礎,會認為文化革命後的中國是新權威主義的框架;若站在否定極權主義的原則上,則認為共產黨後期的社會是一種極權主義。

極權主義的兩階段論

其中,最能自圓其說、悖謬最少、最為簡單的理論才可能留下來,被人們更廣泛地接受。因此,對於共產黨社會的描述,在1989年前,幾乎已經被人們公認,「極權主義」是最好的描述概念和方法。對於1989年後的中國共產黨社會,目前仍在爭論。但是,以個人的研究經驗,我認為,「共產黨」只要叫「共產黨」,就一定是「極權」,肯定用「極權主義」理論來描述它最為貼切、最為簡單。
 
我曾經在1997年提出極權主義的兩階段論:第一階段是教條的極權主義,這其實可以說是極權主義的「初級階段」;第二階段是實用主義的、機會主義的極權主義,這可以說是極權主義的「高級階段」。毛澤東、斯大林是第一階段,鄧小平們則是第二階段。第二階段比第一階段更加殘酷、沒有底線,黑社會化。這個提法並非我的創造,而是早就有人以此來研究過希特勒納粹極權主義。

我的這個提法,目前已經被中文世界的很多人接受。例如劉曉波曾在1998年就借用過我的提法,在他的文章中提到當時的中國共產黨政府是極權主義的另一種形式——實用主義的極權主義。不過聯想他前後對共產黨所謂「改革」的肯定和讚賞,卻說明了另一個問題:作為一位被「黨文化」化的意識型態分子,當時他並未察覺這種提法是站在對共產黨徹底否定的前提下。

為此,我的這個描述框架遭到很多人的不認同,特別是那些對共產黨還懷有感情的人的反對。但是,由於它的簡潔性,及說明問題的能力,我相信,兩個階段的提法一定會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

西文的「專制」概念不能僅用中文一詞替代

然而,理論既然是一種想出來的框架,就絕非只有一種答案。對於極權主義的描述,其實還有另外一個框架。或許可以在政治、社會問題上能夠讓人更加一目了然。但我們今天的社會學、政治學、歷史學都是西方人創造的學說。因此所使用的概念基本上都是西方的概念。偶然有中文或者東方的概念,那一定要交代清楚,望中文生義是當代中文界社會科學最為忌諱的事情。

在這個問題上,我曾經對翻譯成中文的「專制」一詞進行過辨析。在西文中專制是對應於不同的詞的,例如,authoritarian、tyranny、dictator、despotism、absolutism。當你使用「專制」一詞的時候,腦子裡一定要清楚,你使用的究竟是哪一個概念,這個概念是如何產生的,所指的內容是什麼。

對於「專制」一詞的使用,大陸歷史學者高王凌先生曾經特別對筆者說過,「專制」二字的中文原意並非獨裁專斷制度,把中國傳統政治制度稱為西方政治學、歷史學中的「專制」是不合適的。現在政治學、社會學等所有人文領域所稱的專制早已非中文原意的專制。現在這個中文概念要想讓人們準確理解,應該加註強調,或者另尋新徑。

以筆者在本文將要使用的tyranny、dictator、despotism三個概念為例。tyranny的專制指的是暴君的暴政,如希臘僭主政治中的那些僭主。dictator,指的是羅馬元老院推舉出來的獨裁專制。despotism,表明的則是奴隸制的專制。tyranny的暴政甚至是違背那個社會的法律的、非法的。dictator和despotism的專制則是一種有所謂專制自己法則的專制。

個人曾研究過德文馬克思文集,想了解馬克思在他的前期說的,歐洲人要對亞洲等東方國家民眾實行專制,迫使東方現代化,究竟使用的是哪一個詞。這個詞涉及到對馬克思思想的理解。如果他使用的是dictator,那似乎還可以容忍,因為那是強迫你改變。但是不幸他使用的是despotism,這意味著他把亞洲等東方民眾及國家看成是二等公民,是奴隸。

這個問題使我明顯地感到,馬克思從來沒有推崇過每個個人的人權,他從來沒有認為所有的生命都一樣,都是生來平等的生命。所以他才會推出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等殘酷沒有人性的學說。他從來自以為自己代表真理,是救世主。這就是在現代人權觀念誕生了半個世紀後,在啟蒙思想已經逐漸蔓延的時候,馬克思不但沒有關注過近代人權自由思想,相反卻推動了對抗人權觀念和啟蒙的潮流的傾向的原因。

1989年發生天安門大屠殺後,我曾提出人權是比民主更為根本的概念,民主是個方法,人權涉及價值,應該更多地談人權。對馬克思思想的探索中,它再次使我看到迴避個人人權的馬克思主義的思想因素及其後果。
 


用極權主義來描述共產黨最為貼切。圖為阿爾巴尼亞共產黨員舉橫幅顯示馬克思及斯大林等獨裁者的圖片。(Getty Images)


從暴君極權、獨裁極權到團夥極權

現在,再回到對中國時下社會的描述。

Totalitarism,極權主義一詞的產生,個人曾經強調,它是由於傳統的專制概念無法準確描述20世紀產生的法西斯主義,希特勒納粹主義的極權主義,共產黨極權主義的特點,而產生的新概念。本來這個概念、這個極權制度和中國傳統毫無關係,根本毋須論述,可因為中文世界的混亂,不得不在此再強調這點。

在近百年的對於極權主義的研究中,所有西方學者的研究案例、對象幾乎都是東歐國家,西歐共產黨主義運動及現象。但是,時至今日,中國也許比任何歐洲國家更具有這個由歐洲文化產生的極權主義的歷史發展的典型特點。反觀這60年極權主義制度在中國的歷史性的變化,我更加確信這一想法。

從毛澤東到鄧小平,又從鄧小平到如今,描述的方法無非兩種,一種是你認為那個極權主義改變了,已經不再是極權主義;另外一個是,極權主義,totalitarism,沒有任何改變,改變的只是社會狀態、施行它的人及方法。前者的描述分析導致複雜,且撲朔迷離,後者則簡單明瞭。

對極權主義問題的思考使我認為,毛澤東、鄧小平及鄧小平後這三個階段可以用三個複合概念來描述:暴君極權主義(totalitarian tyranny)、獨裁極權主義(totalitarian dictator)、團夥極權主義(totalitarian despotism)。

毛澤東、斯大林毫無疑問是暴君極權主義,他們不僅對民眾、社會使用的是極權,而且對於權力集團內部人都可以肆無忌憚地隨意處理。無法無天,不受任何束縛。

鄧小平、勃列日涅夫、昂耐克等時期是獨裁極權主義。這個社會的制度、對民眾的專制沒有任何改變,可是對於專制集團來說,獨裁者(dictator)卻是一個小團體選出來的,他雖然已經不能夠像毛澤東、斯大林那樣對這個小團體集團肆意而為,可還是凌駕於這個權力集團之上。

時下中國的共產黨制度,則是極權主義的第三種現象,團夥極權主義。就像這個詞,despotism本來的含義一樣,是奴隸主對奴隸的一種「極權」專制統治。在那個階層內部暫時已經沒有人能夠敢於如暴君(tyranny)那樣肆意而為,也沒有人擁有獨裁者(dictator)的權威。為了權力集團的利益,這個團夥不得不有一個共同的規範來保住權力,並且使權力合法化。

任何美化共產黨都是自欺欺人

啟發我使用這個複合概念的原因說來很有意思,竟然是那個中國共產黨常說的民主集中制。那個民主集中制的西文原來竟是totalitarian democracy,「極權主義的民主」!這個在我們中國人世界已經成為老生常談的民主集中制,居然是如此醜陋的一個複合詞!中國人居然被中國共產黨欺騙得香臭不知,津津樂道了七、八十年「民主集中制」,就是「極權主義的民主」,其反民主的本質如此清楚,一些所謂黨內自由主義知識菁英居然視而不見!

促使我推動使用這三個複合概念理由是,用它們來描述中國最近60年來變化的各階段,不僅簡單、明瞭、清楚,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清楚地告訴你,共產黨中國沒有根本的變化,它還是極權專制,totalitarian。

為此,任何美化它都是一種自欺欺人。因為它對於美化它的人同樣是鎮壓迫害,在50年前對章伯鈞等人,在時下對反對共產黨人的鎮壓迫害,甚至對劉曉波等人——那些覺得自己是為共產黨著想的人——的鎮壓迫害,以及對一般民眾的專制迫害,全都是一樣的。只要共產黨感到權力受到些微影響,它就會毫無顧忌地出手。這一切就是因為它是「極權專制」。

由此就可以看出,「無敵論」是欺騙。因為只要共產黨叫共產黨,就一定是極權主義的,就一定會與民眾為敵,只有鎮壓形式的不同,所以,只要是極權主義,就一定是民眾的「敵人」,民主的敵人!
為此,描述極權主義的三個複合概念可以說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簡單、明確的新的視角,我特此推薦給大家。

  2011-5-8 德國埃森
(小標為編者所下;篇幅所限,文章略有刪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