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從越南孤兒到德國政壇新星

?"
呂斯勒當選主席。(Getty Images)

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年輕的呂斯勒在德國政壇中特別顯眼。當醫師時,他愛說俏皮話,會用腹語擺弄布偶來消除小病人的恐懼。而在他就職自民黨主席的演說中,人們以長達九分鐘的掌聲歡迎這位有志重樹自由民主的政治新秀。

在德國聯邦部長當中,有一位年輕的亞洲面孔相當顯眼: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黑眉毛……他在5月12日被任命為聯邦經濟部長;第二天當選為自民黨(FDP)主席;5月18日,總理默克爾正式任命他為代理總理,成為德國首位亞裔副總理。他便是菲利普.呂斯勒(Philipp Roesler),今年38歲。
 
對政治感興趣的年輕醫師

呂斯勒普遍被德國人認識是在2009年,在當年的大選中,他所在的自民黨與基督教民主聯盟(CDU)和基督教社會聯盟(CSU)組成聯合政府,呂斯勒出任衛生部長。當時他只有36歲,是內閣16位部長中最年輕的一位。
 
呂斯勒1973年生於越南,父母在戰爭中雙亡,他9個月大的時候,被一對德國夫婦收養。從此,這位越南孤兒的命運發生了根本的改變。他從小在漢堡長大,在他4歲時,養父母離異,他跟著做飛行教官的父親生活。呂斯勒在漢諾威醫學院學習,在國防軍擔任過軍醫,並於2002年成為心胸外科醫生,後轉學眼科。
 
呂斯勒很早就對政治產生興趣,他19歲加入青年自民黨,他的政治天賦逐漸被發現,兩年後成為青年自民黨漢諾威主席。2006年,呂斯勒出任該州自民黨主席。2009年2月,當時的州長、現任德國總統伍爾夫任命他為該州經濟部長,主管經濟、勞動、交通,並成為州長代理。同年10月,他被招進內閣擔任聯邦衛生部長。
 
到了2011年,自民黨民調支持率大跌,從2009年的近15%直線降到5%。在3月份的兩個州選舉中,自民黨慘敗。在巴符州的選舉中,自民黨勉強超過5%,擠進州議會。而在相鄰的萊法州則沒有逾越5%的界限,被踢出局。很多自民黨黨員認為,黨主席韋斯特維勒及其他高層領導政策失誤,應對該黨的現狀負責任。在一次次壓力面前,韋斯特維勒4月初終於開口,不再競選黨主席。自民黨陷入危機,急需一位領軍人物,帶領自民黨走出信任危機。兩天後,呂斯勒向媒體宣布,將競選自民黨主席的職位,而他是唯一的候選人。
 
自民黨擬定5月中召開黨代會,選舉新主席。這期間一個月,自民黨經歷了新老派的激烈權力較量,結果自民黨將領大換位,以呂斯勒為首的70後,站到第一線,取代了原60後領導層。呂斯勒的方案得到貫徹:韋斯特維勒讓出主席寶座給呂斯勒,經濟部長也把職位讓給他。呂斯勒則把衛生部長的大印交給自己原來副手——一位34歲的新秀。
 
普通的德國人 深諳民間疾苦

呂斯勒雖然是越南血統,但是他對媒體表示,自己已經和家鄉沒有什麼聯繫了。結婚後,他曾帶著妻子一起來到出生地,但也僅此而已。他的妻子也是醫生,2008年秋,他們的雙胞胎女兒降生了。
 
但是家庭人口從2翻番到4之後,他卻無暇過小日子,留給妻子、女兒的時間越來越少,肩上的政治擔子則越來越重,而且活動範圍也從漢諾威轉到了首都柏林。
 
他擔任衛生部長以後,曾致力改善醫生的工作環境,尤其是女醫生的工作條件,試圖幫助她們兼顧事業和家庭。呂斯勒直言:「我和妻子都是醫生,我知道我在說什麼。」
 
呂斯勒妻子的祖母已經93歲,由呂斯勒的岳母照顧。因此,他說,自己對普通德國人的生活、他們的疾苦相當了解,因為他就是其中的普通一員。
 
告別好好先生 領軍自民黨行動

5月13日這個周末,自民黨在北部羅斯托克召開黨代會,呂斯勒以95%的得票率當選為新主席。
 
迄今為止,呂斯勒一直給人一個聰明和氣的好好先生的印象,他總是好脾氣地面帶笑容,彷彿心腸很軟。他還有一個特點是愛說俏皮話,而且會腹語。當初做醫生時,他總好運用腹語擺弄一個布偶「維利」來消除小病人的恐懼感,據他自己說,這招很見效。媒體評論他思維敏捷又幽默風趣。有媒體曾經問他,是否因為自己的亞洲面孔受到過歧視,他回答說,因為德國人以為亞洲人都會跆拳道,所以沒有人敢欺負他。
 
不過,在他當選自民黨主席後的就職演說中,人們卻發現了呂斯勒的另外一面。在近一個小時的演說中,呂斯勒沒有拿講稿,他的聲調一如既往的平靜、低緩,與前任主席韋斯特維勒慷慨激昂的風格形成鮮明對照。
 
呂斯勒用慢火蒸青蛙的例子來比喻,如果反恐法進一步擴展,公民會從銀行數據、飛行記錄等慢慢越來越失去自由空間。他向黨員們發出,「自由正在被蠶食」的警告。在他看來,這正是自民黨大展身手的機會,因為公民需要自民黨站出來,為其爭取自由權益。
 
他分析自民黨丟失選民的原因時指出,自民黨承諾給選民減稅,但是兩年過去了,絲毫沒有動靜,因此當初投票給自民黨的630萬選民當然會感到失望,對自民黨失去信心。現在經濟發展勢頭看好,這給減稅提供了更多空間,所以自民黨現在要旗幟鮮明地對合作夥伴——執政大黨聯盟黨,提出減稅的要求。同時他強調,自民黨並不是單一的減稅黨,自民黨今後要更多地關注普通市民的生活實際問題,包括教育、家庭、護理老人、工作、能源等。
 
他宣告,從現在開始要重樹自由民主,自民黨要拿出行動來了!好好先生呂斯勒時代過去了。
 
呂斯勒的一番話贏得了代表的歡呼,支持者用長達九分鐘的掌聲熱烈回應新主席的演講。
 
呂斯勒是否可以帶領自民黨走出低谷,從新贏得選民的信任,一切都還有待觀察。他是否勝任三個新角色:自民黨主席、經濟部長和國家副總理,也還是未知數。不過,他給自己限定的時間很有限了——呂斯勒有一句媒體喜歡重複的「名言」:45歲結束政治生涯。◇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