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無感提速 高鐵與中國現代化反思

?"
上海大學歷史系教授朱學勤。(攝影/吳涔溪)

來到台北,上海大學歷史系教授朱學勤以台灣近期的流行語「無感復甦」,套用在近年來中國高鐵快速發展,是一種「無感提速」,以及中國經濟「無感崛起」的現象。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背景下,百年前鐵路保路運動對當下中國現實又提供哪些警示和教訓?

上海大學歷史系教授朱學勤5月21日應邀「思沙龍——你所不知道的中國」系列講座,以「鐵路背後那張網絡——對中國現代化的一點線索」為題進行討論,他首先從自身的經歷說起,1971年,他坐著火車離開上海,到河南開封蘭考縣的陌生農村,那裡大部分的農民一輩子沒有坐過火車,一大群村民圍著一台剛停下來的火車,充滿了驚奇。「當時距離1905年清朝任命詹天佑修建京張鐵路,已近70年了,鐵路還沒有滲透到農村居民的生活當中。」

另一個最近的例子,朱學勤說,《讓子彈飛》這部片在中國非常走紅,開場鏡頭就是馬拉著火車出現,在網路上流傳的隱喻是「馬列主義進中國時的醜惡圖像」,朱學勤認為姜文未必這麼聰明,倒是反映了年輕一代的觀眾有太多的憤恨,因此解讀出這一政治隱喻。

鐵路和中國老百姓的連繫其實是方方面面的。從具體生活上的細節、農民對他的驚奇、蒙太奇電影當中的鏡頭,隱喻出中國大陸根本的「治」。朱學勤認為,關於鐵路的故事在中國永遠扮演著生動、有衝擊力的故事,被一代又一代的年輕人演繹著。

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背景下,朱學勤受邀來台北談鐵路的現代化,「辛亥革命之所以發生確實和鐵路有關係,辛亥革命對當下中國現實又提供哪些警示和教訓?」

辛亥革命 歷史警示未遠

回顧1911年發生的四川保路運動,朱學勤說那是由民間集資修建從成都到重慶的鐵路,1911年間,清廷要將鐵路收歸國有、交給外國人修建,套句現在的話說,就是一起「國進民退」的事件,把修建鐵路的股權及利潤收歸國有,交給外國公司。這觸犯人民的民族主義情緒,以及當地人民的利益,當「利」與「義」結合起來,就促成了保路運動。

而朝廷為了鎮壓成都保路運動,從武昌抽調新軍造成武昌守備空虛,突然武昌的一個槍響,才造成了辛亥革命,這對主導革命的孫中山以及滿清來說,都是一場意外。在意外發生武昌起義後,一個月內全中國23個省有18個省宣布獨立,滿清統治階級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推出了「皇族內閣」。在慈禧指定的13個「內閣名單」中,滿蒙族貴族占9個,其中7個是皇親國戚。

「皇族內閣」名單推出後造成輿論撻伐,全天下的人終於明白,1903到1911年的這場改革,「是保大清,不保中華」,也因此對辛亥革命推翻滿清帶來重要的影響。

無感提速 反引牢騷滿腹

「一百年前的鐵路本來是要救大清,結果毀了大清。今天我們看到鐵路現代化的程度,讓人瞠目結舌,十年間,鐵路突飛猛進,連美國也要學習中國的高速鐵路,但是我也注意到一個特殊現象。」

朱學勤接著說,以前慢速車時代,火車通到哪個省縣,當地的老百姓敲鑼打鼓、盛大歡迎。但是這次全中國,一下突然冒出高速鐵路,白色的子彈頭在中國大地上奔馳,但是奇特的是,高速鐵路來到每一個省份,民間的反應出奇的冷淡,媒體爆出了很多負面的聲音,還有鐵道部長劉志軍被曝貪污,以及高速火車才剛提速又要降速,「高速鐵路背後的故事還有很多我們不曉得的。」

台灣民間有個新名詞叫「無感復甦」,說明的是台灣雖然經濟復甦了,但是普遍人民卻感受不到。這令朱學勤聯想到,中國的高速鐵路時代來臨,老百姓反應冷淡,甚至憂心忡忡,從民間角度來看是一次「無感提速」。20年來,中國經濟的增長,GDP在世界排名坐二望一,超過日本、挑戰美國,即使中國很多御用文人推出著作誇讚,但是老百姓對這20年「無感崛起」,社會不公平的擴大,讓民生改善很快被新的民怨牢騷滿腹所代替。


中國高鐵快速發展,民間卻反應冷淡甚至憂心忡忡。(AFP/Getty Images)

朱學勤總結,一百多年來,鐵路從無到有進入中國,從慢速提速到300公里,硬體上進步的程度,可說日新月異,但是,背後的軟件——民生、制度健全、政治體制,卻遠遠落後於這張鐵路網發展。

核心利益、獨占性的反思

當天座談會中,中國經濟學家何清漣恰好來台,也在台下成為聽眾,她表示,有關高鐵要發展到美國、中國要趕超美日的說法,從去年開始,有中國外交部門官員和軍方一再表示,中國沒有能力趕超美國,只要保住「核心利益」就好了。那麼,核心利益是什麼呢?也就是剛剛談到的,「保大清而不是保中華」,也就是「保住一黨專政」,這是過去三、五年來反覆強調的。

至於中國的鐵路要修到世界去,這只是中國官方的一個說法,實際上中國現在的維權運動、農民失地的數量非常龐大。

曾經擔任台灣交通部政務次長、土木工程背景出身的台灣生態工法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賀陳旦表示,對每個國家而言,鐵路都是非常令人著迷的交通工具,鐵路的修建會改變很多事情。尤其鐵路的速度、重量和安全性的要求很高,因此,往往路權優先,建設通常由政府主導,具有高度的獨占性。也由於運輸量高度集中,需要周邊的交通配合,也會影響地方經濟的發展。單獨的鐵路建設沒有辦法造就現代化,還需要城鄉建設齊頭發展。

尤其高鐵建設高度的獨占性,就要避免建設後的營運也是獨占。避免只占用大量的資源,考慮營運者的利益,如何讓基層建設和營運慢慢多元化、民營化,因為競爭,以消費者為導向。這都是未來要考慮的問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