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誰在建第二個三峽?

?"
三峽工程已成了中國人的心頭之患。(AFP/Getty Images)

5 月18日,溫家寶主持的國務院在拖延半年之後,還是通過了《三峽後續工作規劃》和《長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規劃》。報告首次承認三峽工程在發揮「巨大綜合效益」的同時,還存在「一些亟需解決的問題」。坊間普遍認為這是個進步,因為這是官方第一次承認三峽工程的弊端。

不過在我看來,這只是沿著錯誤方向越走越遠了。國務院通過了後三峽規劃,意味著將不斷往裡投錢,而不是懸崖勒馬,像專家學者痛心疾首呼籲的那樣:「三峽大壩早拆比晚拆好,晚拆就拆不了」。繼續往前走,等於再犯第二次錯誤,再建第二個「三峽」。

回顧歷史,早在1986年三峽工程立項討論時,曾事先預言三門峽水電站弊端的清華大學水利專家黃萬里教授就反覆陳述,三峽工程是「禍國殃民的工程」,「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然而這次更狡猾的是,所有責任人都事先給自己留好了後路。無論從鄧小平到江澤民,從李鵬到張光斗、譚家真、錢正英,真正幕後主持三峽工程的江澤民早把責任推給了中共的「橡皮圖章」。1992年全國人大以67%的最低贊成票宣告三峽上馬。言外之意,三峽出事那是「全中國人民的共同責任」。

如今很多民眾都認識到,三峽工程是安放在中國人枕邊的一顆定時炸彈。號稱世界多項第一的三峽工程,大壩長2,345米,高181米,壩體總混凝土量1,486萬立方米,總裝機容量1,820萬千瓦,年發電量847億瓦時,大壩蓄水面積1,084平方公里,超過中國面積最大的城市武漢市市區(1,024平方公里),形成了一個600多平方公里的人工湖,大壩淹沒了周邊13個城市、1,300多個村莊。

修建費用也是世界第一。官方數據是230億美元,約1,800億人民幣,但中共內部已經承認花費已達6,000億元。加上張光斗自己預測的未來水庫水污染處理費3,000億元,早已超過一萬億。這還不包括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移民工程。2007年官方公布移民總數已達140萬。為保證庫區水質,重慶預計在2020年還將移民400萬。

僅僅幾年,三峽工程的弊端已經大量顯現。重慶、四川、湖北和長江下游氣候異常,高溫、乾旱、洪災空前嚴重。若大壩遭遇恐怖襲擊或質量問題而導致潰堤,下游數省瞬間就會被淹沒,數億人將面臨滅頂之災。

當初三峽工程上馬時,中共高調宣傳其多種功能:能發電、能蓄水、能航運,不過專家早就指出,這些好處是互相矛盾的。事實上,如今的三峽除了從全國百姓身上搾取的200億發電收入外,其他功能都無法實施。王維洛拿三峽與三門峽工程對比,後者是立斬,而前者是凌遲,在痛苦中慢慢死去。

如今三峽工程往前走,面臨很多根本無法解決的問題,如移民淹沒區擴大、消落帶、礙航、下游供水等;一些解決成本很高的難題,如移民,水污染等;還有長期治理問題,如泥沙淤積、山體滑坡、巖崩等。這些問題目前只是露出端倪,未來將更加嚴峻。

既然已經知道建設三峽工程是錯誤的,為什麼還要沿著錯誤方向繼續走下去呢?王維洛呼籲現在就拆除大壩,否則光泥沙問題就難解決。30年後重慶港將被40噸泥沙淤積,除非河流改道,否則怎麼處置這些泥沙呢?還有不可逆轉的生態環境破壞,真是:一步錯,步步錯啊!◇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