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勸五毛自宮書

?"
(新紀元資料室)

親愛的五毛兄弟姐妹們,你們辛苦了,作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也是最後的一群「恐龍」,我很羨慕你們,也很期待你們盡早被擺上新新中國歷史博物館的展架,供後五毛時代的大眾瞻仰、憑弔和嘆息,相信考古系的學子們還會帶著無數的問號,以「獨裁和馬屁史」為題,把你們寫入他們的畢業論文。你們能在後無來者的「偉大」時代,做著遺臭萬年的5毛錢事業,我真不由得為你們出汗。

前某年,某網登出過你們不起眼的聚會,在某黨媒披露的某省某市舉辦「某期網評員培訓班」上,赫然放上你們的正面照。你們握著筆,在接受台上一排黨委版主的訓話,個個呈肅穆思索狀。當時我就有了兩個感覺,一是這批五毛比江姐還英雌啊!竟敢在黨媒上「大義凜然」曝光?是要挑戰我廣大網路義工的人肉水準咋的?這和冠希爆A片的勇氣有一拼哪!隨之又生出快感:哇嗚,我們義工真的代表先進生產力哦,竟然造出這麼多工作崗位,這不是雞地屁麼!我們分明就是五毛的衣食父母嘛!

咦,我們4萬萬5千萬中國網民,慢著,這數字怎麼這麼寸?剛好和60年前五毛的爺爺上崗時全國P民的數字相等。我們廣大網民剛剛有些自豪,馬上又開始氣餒:那時是全國P民養著五毛爺爺,現在是全國網民養著五毛孫子。真是與時俱進哪!

五毛換來毒奶地溝油?

後來看了「博客天下」中某媒體記者周芽寫的〈一名臥底「五毛黨」的私密日記〉,又禁不住為五毛孫兒們叫屈。多勤奮、多聽話的孫兒黨啊!每日扒開眼睛就坐到螢幕前,忙著「上刪下刷」,造句謾罵;或者自編爛帖,頻換IP,頂起轉發;或者語無倫次、不知所云;十幾個小時超工作業,直幹到昏天黑地,屁股長疔,腱鞘水腫——就這樣跟著「水軍」老大的指揮棒棒忙活一天,最後一結帳,五五二十五塊,不夠吃泡麵繳網費電錢,神馬世道呀!

面對強大的義工集團軍,孫兒黨們上竄下跳搖旗吶喊,都快吐血了,一個月下來哆嗦嗦打開帳戶一數錢,若給女兒敞開喝三鹿奶,自己就得紮起脖子來,除非天天只吃一頓地溝油炸油餅。就這待遇,還別炸刺兒、敢生出上訪的心,老大分分鐘請你下課,你一家就斷頓兒,想再吃到三鹿和地溝油餅,幸福死你!

這就是襠中央、中宣部的高明之處,這叫做第三十七計——飢餓戰法。古人云,哀兵必勝。鮑魚龍蝦伺候著,就不操練了,每年誕生的幾十萬貪官都是吃撐著了。在這一點上,小胡有深刻教訓。那些先富起來的黨兒子們,都被黨密派到海外敵對國家的豪宅裡,和資本主義寡頭們鏖戰呢,大後方的五毛孫兒們要勒緊褲帶,以河蟹的最低生活標準自律,拿出一帖5毛中的4毛,支援戰鬥在敵人心臟的5美分戰友。我餓、我餓、我餓餓餓!保持這種高昂的餓鬼狀態,方有戰勝無數國內網路P民的動力。

出賣靈魂的過街鼠

可憐歸可憐,老百姓自古有貶詞: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想想三百六十行,幹什麼不好?殺豬修腳撿破爛,都能養出狀元郎,你怎麼那麼沒起子(北京話:沒臉),非幹這世界唯一、不倫不類的勾當?你真缺這1毛錢?

宇航員也前無古人,可那是勇敢的科學探索,人人敬仰。你卻是前門後路都沒有。你敢乍膽站中國大街上喊一聲「我是五毛」試試,老爺們兒都不屑開口,倆美眉就能把你罵陽痿嘍!不是我損你,你這行當還不如雞受尊敬。性工作者賣肉多是迫不得已,雖說錢也不乾淨,好歹沒出賣感情和靈魂,你可就不同了。

往小了說,你出賣了靈魂加肉體,往大了說,你們五毛是人民公敵,人類進步、民主、公正、自由普世價值的公敵。

給你舉個例子,如果有個聲音每天對你女兒說:你爸是流氓!是流氓!是流氓!你又看不見摸不著它,你是不是會瘋掉?因為你認為自己不是流氓,可是你無法給女兒證明自己不是流氓。你看到女兒每天真像看流氓一樣看你,要不了多久,你一定翻眼白望天。看你的慘狀,絕不會有人同情,因為你今天就閉著眼說過幾百遍瞎話不止。那是報應,懂了嗎!

不過義工們可不是好欺負的,他們自掏腰包每天陪你們玩兒,就是不要這個本來已經夠污濁的世界,再被你們天天潑糞臭氣薰天。最可憐是你們自己,個個淪為淫黨的洩慾工具,一次又一次被強姦,完後還口不對心地說「我愛你」,還對別人說那老淫棍幹得好,你自己不噁心嗎?

雖說幹這下水道行當不能要臉,但你有不幹的選項。還不像當年知青,老毛一聲吼,娃兒們抖三抖,不去就是反黨,抗拒改造;現如今有人拿槍頂你麼?不是沒有麼,幹這給祖宗八代招罵的行當,也不怕出門雷公劈,或者一邁腳掉天坑裡?

勸五毛孫兒黨及早清醒

前不久海外網站上有些良心五毛翻牆反正,對自己的行為深感愧疚,聲明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共黨垮台時一定也會和大家一起喊打。其實這年頭誰傻呢?義軍們都看得懂哪些五毛是不得已而為之,哪些是王八吃秤砣;而迷迷糊糊,被洗了腦跟著瞎扯的是多數。

建議被老大授權上海外網站湊數的五毛們趁機多看看真相,搞明白「人」字一撇一捺含著多大學問。想想你天天把白的描成黑的,把黑的漂成白的,對得起良心不?而對於執迷不悟的五毛孫兒黨們,我只有一聲嘆息。

某不才,早就想犒勞一下累的脫肛的五毛死黨們,剛要端上豆汁,被前輩們搶先了;看看低潮了,送碗鹵煮大腸過去吧,少俠們斜刺裡殺出,高潮又起;眼看後起之秀一波波上菜,根本輪不上老叔,哪怕能送上一根紅燒鼠尾呢,急得我呀!

在幾億義工大軍齊心協力為五毛慶死的白喜大戲中,我要再不擠進來,恐怕毛孩們地下也會怨我薄情的。不少人看過相聲大師郭德剛經常複習的、以掌代刀的男用肢體語言,來來來,我也學學老郭,遠遠遞上一句吉利話——五毛們,打不過就自宮吧!

(小標為編者所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