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卡內基音樂廳執行與藝術總監基林森爵士專訪

?"
卡內基音樂廳的執行與藝術總監克里夫.基林森(Clive Gillinson)爵士。(攝影/Peter Murphy)

「音樂有著一種奇妙的力量,她可以改變人的生活。」來到卡內基,掌管世界最偉大的音樂廳,基林森開始實現他的理想——讓音樂的奇妙力量,走出音樂廳,走出演奏家的小世界,走向社會, 接觸到世界上的每一個人,為每一個生命帶來美好的變化。

文 ◎ 潘美玲

風度翩翩,精力充沛,談吐不凡,今年65歲的克里夫.基林森(Clive Gillinson)爵士看起來只有五十幾歲。基林森來自倫敦,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英國爵士:他是唯一被伊麗莎白女王封爵的交響樂團團長。2005年7月,基林森接受卡內基音樂廳董事會的邀請擔任卡內基音樂廳的藝術和執行總監,在此之前的廿八年裡,他一直是蜚聲世界的倫敦交響樂團團長。


5月5日卡內基音樂廳120周年慶,紐約愛樂樂團演奏。(攝影/李莎)

作為「全世界最偉大的音樂廳」的掌門人,卡內基音樂廳的執行與藝術總監基林森爵士是如何看待藝術和藝術家應有的風範?2011年5月,在卡內基音樂廳成立一百二十周年的紀念日裡,克里夫.基林森(Clive Gillinson)爵士接受本刊專訪,分享他對藝術和人生的感悟。


卡內基音樂廳一百二十周年慶, 大提琴家馬友友與小提琴家沙汗姆和鋼琴家艾克斯三重奏珠聯璧合、完美演繹貝多芬C大調第56號作品。(攝影/李莎 )

在音樂中締造生命

基林森11歲開始學習大提琴,在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獲得演奏文憑和最高獎大提琴榮譽獎後,進入倫敦愛樂樂團,24歲加入倫敦交響樂團擔任大提琴演奏家,30歲當選為董事會成員,38歲被董事會任命為倫敦交響樂團團長。基林森在英國時,一直擔任英國樂團協會的主席,他曾被授予大英帝國司令勛章,2005年英女王伊麗莎白壽辰時被列入授勛名單,成為英國有史以來第一位被授予爵位的樂團團長。

基林森熱愛音樂,他說:「音樂有著一種奇妙的力量,她可以改變人的生活,對此我深信不疑。」他的生命就是在音樂中締結產生的。母親是瑞士人,一名隨軍演出的大提琴家,二戰期間隨著樂團到中東巡迴演出。父親是英國人,跟蘇英國軍隊駐紮在中東。在一次音樂會上,他聽到了她的演奏,被她的音樂所深深吸引。在戰火硝煙中,古典音樂為他們敞開了愛的港灣,他們一齊墜入愛河,並去印度結了婚,誕生了一個為音樂而來的生命——克里夫.基林森。

「藝術會引領人進入另外一個世界,無論是繪畫、音樂還是表演藝術,音樂對我尤其是這樣。我小的時候,無論遇到多麼令人煩惱或糟糕的事,只要我坐下來,彈一首莫札特的曲子,所有的問題都煙消雲散。這就是音樂的力量,她帶你遠離塵囂,化解煩惱,讓你完全被寧靜與美好所包圍。」他深信,音樂對人的感化力量,會使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平和。從小,基林森就立志把音樂作為一生的職業。

把音樂推廣到社會的大舞台

他的理想是讓音樂的奇妙力量,走出音樂廳,走出演奏家的小世界,走向社會,接觸到世界上的每一個人,給每一個生命帶來美好的變化。

這是一個大膽的理想,實現這個大膽的理想需要很多條件,需要雄厚的財力、開放的社會和鼓勵創新的機制。他說,從倫敦到紐約,美國的環境讓他感到如魚得水。「在歐洲,藝術是靠政府的公共撥款而賴以生存的;在美國,藝術團體的資金大多來自私人和公司贊助,沒有一個人或者公司願意掏自己的腰包贊助一個平庸無奇的藝術或團體,你必須卓越超群,才會得到人們的青睞,贏得他們的鼎力支持。這樣的機制鼓勵藝術家追求卓越,大膽創新,我喜歡美國的挑戰和機遇。」

卡內基的長年贊助者大多是雄踞在紐約的世界金融大亨和財團、華爾街的銀行家、社會名流、世界頂級的藝術家等。要贏得這些人的青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紐約的百老匯、林肯中心一年四季都有演出,在紐約這個世界大都會裡,人人都是挑剔的評論家。

作為全世界最負聲名的音樂文化團體,卡內基吸引了來自全球的頂級藝術家和團體。「他們都想來卡內基演出。卡內基如何運用這個得天獨厚的優勢,把音樂推廣到社會的大舞台?」來到紐約就任後,基林森花了兩個月的時間,與卡內基從上至下的每一位主管交談,了解他們的工作和對未來如何發展的看法,他走訪了紐約各大藝術機構和團體、藝術贊助團體和個人、教育界、政府公共部門、社區,了解社會各階層對藝術的看法和對卡內基的期許。

兩個月後,基林森向董事會提交了兩個大膽的計畫,在全社會推廣卡內基的藝術節目。董事會的成員表示贊同,但其中有兩位對基林森提出的建議沒有把握。基林森分別與他們單獨面談,在和其中一位談過後,這位董事會成員拿出五十萬美元的支票說:「我完全信服你的計畫,這是我對你的額外支持。」另一位也在基林森談過後毫不猶豫拿出一百萬美元來支持。

成功說服董事會的祕訣為何?基林森笑了笑說:「你在想要說服別人之前,應該首先過自己這一關:你必須從各個不同的角度拷問自己這個計畫是否可行,你必須用最堅韌的試金石試圖擊敗自己,如果你在經受了這樣嚴格的考核後仍然屹立不倒,說明你的想法應該是可行的。你必須對自己的要求比別人對你的要求更嚴格。」

啟動連結,釋放音樂能量

基林森的大膽計畫是卡內基前所未有的,其中之一叫作「音樂相連」(Musical Connections),是把卡內基的音樂專案免費推廣到被高尚的文化和藝術殿堂所遺忘了的角落——那些比任何人都更需要讓生命重新煥發出美好光彩的人群:少年看守所、監獄、老人院、醫療康復中心、無家可歸者收容所。


在紐約的一家醫院裡,一位病患兒童第一次觸摸音樂家手中的小提琴,「音樂相連」為病患中的人們帶來美好的音樂療效。(攝影/Jennifer Taylor)

「當我走進紐約布魯克林一家少年看守所時,我看到那些孩子們在一起演奏音樂,他們是那麼的專注,全身心地投入在音樂的創作中,他們的父母在旁邊看著他們,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音樂讓這些父母們重新為自己的孩子感到驕傲,音樂讓這些孩子們重新變得對自己和未來充滿了美好的嚮往與信心。沒有比這一幕景象更讓我感到自己的責任與使命的了。」在基林森看來,音樂和藝術存在的目的不是為了讓人賺錢、成名,而是為了大眾的福祉:啟迪人們對美好的嚮往,讓生命變得更加美好。

他認為,藝術家不應該只是追求個人發展,而是應該真正地融於社會大眾,在人群中身體力行地幫助更多的人接觸到音樂、體會到藝術的美好。為此,他設計了一個鼓勵年輕音樂家走向社會大眾的項目「學院」(Academy)。

這個項目由基林森發起,由卡內基、茱莉亞學院、紐約市教育部聯手舉辦,每兩年在全世界挑選二十名優秀的年輕音樂家,提供他們在茱莉亞學院接受最好的音樂教育,在卡內基大廳演出的最好的表演機會,但他們每年必須有二五天的時間專門用於面向社會、服務社區——去紐約市的公立學校推廣和普及音樂教育;去幫助一所沒有音樂教育的學校裡的學生獲得音樂的享受和教育。

基林森認為,培養兒童對音樂的興趣和愛好,就是培養音樂的未來,為此,他創立了「連接」的專案(Link Up),為全美廿五所學校的九萬名三至五年級的學生提供音樂教育。


通過「連接」,青少年學生有機會在卡內基大廳與世界一流的樂團同台表演。(攝影/Pete Checchia)

他驕傲地說:「在卡內基的網站上,任何人都可以免費下載卡內基的音樂教學資料。」讓音樂服務於大眾,而不是少數人或精英階層,是基林森的宗旨。他希望音樂成為天地人之間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天空是布幕,大地是舞台,讓美好的音樂在每個人的生命中迴響。

尊重傳統,向中華文明致意

父親是英國人,母親是瑞士人,出生於印度,率領倫敦交響樂團走遍世界各地,基林森是個不折不扣的世界公民,他視角開闊,具有遠見和洞察力。來卡內基就任後,他策劃了三個重要的國際文化節:2007年的柏林之光(Berlin in Lights)、2009年秋天的「從遠古走來,在今朝迴響」中國文化節(Ancient Paths, Modern Voices),以及今年春季的日本-紐約文化節(JapanNYC)。


在2009年「從遠古走來,在今朝迴響」的中國文化節中,卡耐基大廳邀請了來自中國陝西民間的一個鄉村樂隊來卡耐基表演在大陸近乎失傳的皮影戲。(攝影/Nan Melville 2009)

基林森說,舉辦這些國際文化節的目的是為了讓人們更好地了解世界上不同的文化。他對中國文化情有獨鍾,在2009年的中國文化節中,他把一些在中國失傳了的民間藝術和傳統文化帶到卡內基的大廳。為了準備中國文化節,他親自去過中國兩次。

在談到他在中國的親身經歷時,基林森感觸地表示,他為中國正在失去傳統文化而感到憂心,他說:「中國目前的發展是建立在拒絕承認自己傳統文化的基礎上的,這等於是在毀自己。」基林森認為,文化和藝術對一個國家和民族是很重要的,文化藝術的發展需要承先啟後,尊重並繼承傳統文化,才是正道。他指出,中國傳統文化是人類文明的驕傲,「我們都應該為中國傳統文化而感到驕傲,我們應該向中華文明的根表示敬意。」

勇氣與正直,藝術家風骨典範


克里夫.基林森(Clive Gillinson)爵士(左)和著名大提琴家、美國國家交響樂團前音樂總監和指揮姆斯蒂斯拉夫.羅斯托波維奇(Mstislav Rostropovich)。(基林森提供)

基林森告訴記者,對他影響最深的一位藝術家是被譽為廿世紀下半葉最偉大的大提琴家、美國國家交響樂團前音樂總監和指揮姆斯蒂斯拉夫.羅斯托波維奇(Mstislav Rostropovich)。「他是一個百分之百地忠於自己篤信的理念和理想的人。」基林森以感佩的心情向記者講述了羅斯托波維奇的奇聞軼事。

在前蘇聯獨裁政權的高壓下,人們的言論和思想自由被禁錮,知識分子噤若寒蟬,與政府持不同政見者遭受殘酷迫害。當俄羅斯著名作家、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亞歷山大.索忍尼辛(Aleksandr Solzhenitsyn)因發表反對當局的言論和文章面臨迫害、無家可歸時,羅斯托波維奇毫不猶豫地打開自己的家門為他提供庇護和最有力的支援。

有一次,羅斯托波維奇去西伯利亞開音樂會,演出地點是一個可以容納3,000人的體育館,當他到達那裡時,發現迎接他來演出的只有五個人,這五個人還是當時的政治犯,「羅斯托波維奇為這五名觀眾進行了整場音樂會的演出,一個節目都沒少,最後還應觀眾要求,加演了一個節目。」羅斯托波維奇對藝術和觀眾的忠誠深深打動了基林森。

基林森說,羅斯托波維奇的所作所為,都體現了他作為一個藝術家的真誠、良知、勇氣和正直的風骨。「從他的一生中,我學到了很多,他的人品讓我受益無窮,對我有深遠的影響。」

當問到他是如何結識這位具有傳奇色彩的藝術家時,基林森說在他剛剛接任倫敦交響樂團的團長時,羅斯托波維奇正準備籌備一個慶祝他60歲生日的音樂會,倫敦有另外兩家交響樂團表示有興趣來辦,但是後來因為需要很多資金而猶豫了。當時38歲的基林森聽到這個消息後說:「對於像羅斯托波維奇這樣一個具有時代意義的偉大藝術家,沒有理由不為他舉辦一個成功的音樂會。」他馬上找到羅斯托波維奇的經理人表示倫敦交響樂團願意承辦。

「但是,你們樂團剛破產,你哪裡有錢來承辦呢?」羅斯托波維奇的經理人問基林森。「是的,但是我們可以籌款,我一定可以做到。」基林森堅定地回答說。羅斯托波維奇得知後說:「如果他們有這樣堅定的信念,我也堅信他們。」

「於是我們見了面,一起籌畫了這場音樂會。」基林森說。他們堅定的信念和努力使他們成功地籌到了所需要的款項,舉辦了這場音樂會。「只要你堅信,你就一定能做到,信在先。成功總是眷顧那些有堅定信念的人。」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也是他們友誼的開始。堅定的信念和對藝術的忠誠,使他們成為忘年交和一生中最真摯的朋友。

為音樂而來的使命

從演奏家到從事管理的執行總監,這中間的過程是怎樣的呢?基林森告訴記者,作為一個藝術團體的執行總監,他每天都感到很幸運,因為這賦予了他比做個人演奏家更大的藝術自由,他可以在更廣闊的天地裡為人們的生命帶來更多有益的影響。

基林森38歲時,倫敦交響樂團正處於破產的最低谷時期,董事會在危機時刻啟用基林森擔任樂團團長,在短短幾年裡,基林森推出一系列大膽創新的計畫,成功地扭轉了倫敦交響樂團的命運,他通過普及音樂教育和國際間的合作,把音樂推向全社會,創立了享譽世界的倫敦交響樂團CD品牌,在他的帶領下,倫敦交響樂團重振雄風,成為世界上最負盛名的交響樂團之一。基林森卓越超群的藝術背景和管理才能使得他成為卡內基大廳董事會物色掌門人的最佳選擇。

2005年7月,59歲的基林森依依不捨地離開了自己帶領了廿八年的倫敦交響樂團,和太太來到紐約,在這個世界大都會裡,坐鎮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音樂廳。

「來到紐約,來到卡內基,我很興奮,因為這是紐約,這是卡內基,這是世界最偉大的音樂廳,你被賦予比全世界所有任何音樂廳都更多、更好的機會為更多的人做貢獻。」

基林森說,他是為了這樣一個使命而來——「開放音樂,讓美好的音樂接觸到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生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