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產階級會讓中國走向民主自由?

?"
台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2007年底筆者集結關注中國現況的文章,由《新紀元》雜誌出版了《破曉前夕》。出書之後四面八方而來地迴響甚多,雖然得到肯定與支持,但令筆者憂心的是來自知識界的一種觀點,認為中國當前的問題無論如何嚴重,只要中國在經濟面持續發展,中產階級越來越多之後,按照世界上許多開發中國家的先例,將會「自然而然」地走向民主,屆時諸多問題也會迎刃而解,目前我們該做的不是支持中國維權民眾,而是支持中共政權穩定政局。

中產階級改變論?

「中產階級改變論」是一項不少人相信的公式。過去套用在韓國與台灣等地都取得成功,現在北非的茉莉花革命亦有人認為是中產階級造成的改變。所以中產階級能夠推動變革,是「自然而然」地民主化過程的最佳配方。

然而甚麼是「中產階級」(middle class)?一般定義是指在現代社會中擁有一定程度的經濟力,擁有一定的資產(例如車子與房子),分布在各行各業,受過相當的高等教育,對社會的發展和穩定起到核心作用的一群人。基於這樣的定義就會推斷出一個結果,中產階級比例越高的社會就越有發展力與穩定力。

以美國為例,一個年收入在3~20萬美元的家庭就會被認定為中產階級。以此推估美國約有80%的人口屬於中產階級。香港與台灣各有不同的收入定義,金額標準比美國低(香港以年收入港幣12萬為中產階級底線),占人口比例也比美國低,約占人口比的五成以上。韓國一樣金額標準比美國低,但是據韓國企劃財政部和統計廳在2010年的數字顯示,韓國中產階級所占比例為66.7%,高於香港與台灣。

5%的中國中產階級

中國社科院在2005年也曾為中國的中產階級下定義:年收入在人民幣6~50萬元間的人口,約占當時人口比例的5.04%並且預計在2020年能夠達到 45%。然而中國社科院把中產階級的年收入底線設在人民幣6萬元,隨即引來各方質疑,因為如果把底線劃定為香港的港幣12萬元,那麼再來個20年也遠遠達不成45%!對此當時中國社科院的辯解是國際標準不能一概適用於中國,因為物價不同,貨幣所能換取的物資不同,因此中國的中產階級年收入底線是香港的一半也就理所當然。可是如果依照這個邏輯,近來中國物價狂飆,許多中國民眾不辭辛勞跑到香港購買民生用品,甚至衍生出越區代購的新行業。既然香港物價比中國內地還低,貨幣所能換取的物資比中國內地還多,中國是否該把中產階級的年收入底線調到香港之上?

無論如何,當前中國5%的中產階級集中在已發展的城市,廣大的9億農村人口根本不在中國社科院的調查範圍內,實際上這些在國際貧窮均線上下沈浮的中國農村人口,的確無法對中國社科院的調查數字潤色,自然無需費力去做調查。然而僅占中國總人口5%的中產階級,又集中在已發展的城市,依據「中產階級改變論」的支持者的公式,能夠對中國的發展以及穩定起到作用嗎?能夠對中國邁向自由與民主起到作用嗎?

財富集中,既得利益者特愛「維穩」

根據世界銀行2010年的調查報告,中國41.1%的財富被1%的人口掌握。但根據波士頓諮詢公司《2006全球財富報告》顯示,中國0.4%(約150 萬戶)的家庭占有中國70%的財富。《上海證券報》《時代週報》、《人民政協報》、《青年時報》,均曾因為報導「90%以上的億元戶是中共高幹子弟」而被中共懲處。

不論中共如何掩蓋,中國「民窮黨富」是不爭的事實,不和特權掛鉤難以維富更可以從富豪榜單上的政協、政委、代表……等官商身份得到印證。這些特權階層與5%的中產階級共享中國經濟大餅,最恐懼的事莫過於失去手中的既得利益,最熱衷的事莫過於不計一切代價的「維穩」。

中共建政之後在中國不斷地發起血腥政治運動,每隔五年十年就要選擇特定群體進行一場殺雞儆猴式地威嚇屠殺,起到的作用是人們自覺地迴避政治、漠視被迫害的群體,只求自保。在這種情況下,「中產階級改變論」這項國際經驗自然無法適用在中國,所以茉莉花在中國很難開花,所以韓國或台灣的經驗在中國都對不上號。

不是中產階級推動改變,是誰?

有良知願意講真話的學者正如中國的維權人士一樣,坐牢是家常便飯。這些人或許是中產階級,但中共迫害標準步驟是「精神上摧毀」、「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一旦成為被迫害的對象,就很難保持在中產階級的隊伍中。如前所述,中國要走向民主自由,恐怕無法仰賴中產階級。

迷信中產階級的結果,至少在筆者出書後這三年多來只看到在中國的外媒報導環境越來越艱困(保護記者委員會2011年最新調查)、中國媒體記者因報導被公安與報導對象暴力攻擊致傷致死的事件越來越多(在Google檢索「中國記者被打」出現高達4,230萬筆資料)、河川污染問題與人為乾旱問題更加積重難返、活摘器官的受害者從法輪功擴散到一般人、家庭教會成員逐漸承受與法輪功相同的迫害力度、西藏與新疆均發生流血鎮壓而且死傷人數不明、內蒙古繼40年前那次的種族屠殺之後再次遭逢中共軍隊鎮壓、暴力拆遷致死案件遍及各地、良田持續流失、中國國債繼續累積並且成為世界第一、愛滋病人數繼續創新高同時新的怪病「恐愛症」持續擴散、維穩經費創新高超過中共軍事支出……所有《破曉前夕》書中提到的一切,沒有越來越好,沒有那些迷信中產階級改變論的支持者告訴筆者的「自然而然」就會到來的民主自由。

誰才會推動中國走向民主?除了中產階級以及特權階級以外的那90%的中國民眾才是主角!支持中國人權不要再找迴避的藉口,也不用等到中國中產階級超過人口比例50%之後。中國民主自由的第一步是甚麼?就從放棄「中產階級改變論」開始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