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以黨喻商:血滴子式的寶典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生意場上的人,多喜歡「寶典」類的經商祕笈。書店裡如何做生意,如何賺大錢,如何在職場上爬升,是長盛不衰的話題。但那些管理的成功祕笈,如果人們仔細閱讀,會發現同樣的原則在一遍遍重復,在不同社會環境、商業環境和技術環境下,不斷的在重複著。唯一不變的,是商道的根本。所以,只要人們在商之真道外繼續徘徊,出版商、發行商和暢銷作家就樂見其成,會不斷挑逗人們永遠填不滿的胃口。當然,圍繞商道、致力於賺錢的綠色寶典層出不窮,帶血腥的紅色寶典也會不時露頭。時下中土的「以黨喻商」,就是一個在紅歌、唱紅的血幕間出籠的「血滴子」。

研究政治營銷的同窗

如果有人在《華盛頓郵報》或《今日美國報》撰文,說財富500家的高管該跟民主黨或共和黨學學,學習經營之道,全社會都會笑翻了天,以為是愚人節的玩笑,或搞怪的夢囈。但在中國媒體,最近居然出現如何把中共黨史的紀錄和教訓,運用在中國的商業企業運作之中,這也算紅朝末世的奇觀。

以前讀書時有位同學,仁兄以前是南方一個教會的牧師。他念商學博士的本來用意,是研究如何用市場營銷的方法,去更好的宣傳神的旨意,去更有效的佈道、拯救時人。讀了一個學期後,他發現好像行不通,管理中賺錢的目的與靈魂的拯救相距太遠,他就退學了,繼續當他的牧師。
 
另一個高我們一年的女同學更有意思。她雖然在商學院讀博,但對社會問題、尤其是政治競選很有興趣。畢業論文選題時,她想探討競選中的營銷問題,亦即「政治營銷學」(Political Marketing),研究政客怎樣利用市場手段推廣自己、拉票、贏得選舉。大家談論這個課題時,當時的系主任、一位學術前輩說,課題倒是不錯,應該很有意思,但它不是主流;你可以在拿到終身教職之後去研究,但因為你要憑博士論文找工作,還是做主流的課題比較保險。她聽從了這個忠告,後來在東部找到份不錯的教職。

「以商喻黨」和「以黨喻商」

在正常社會,政治作為社會活動的一部分,可以用管理學、社會學的方法去研究,政黨活動也可以從社會活動的經驗中汲取教訓。也就是說,「以商喻黨」 是有意義的,也是可行的。但在中國,就像所有國際社會正常的方式方法都走調、變味了一樣,「以商喻黨」不見蹤影,因為「偉光正」永遠正確,不需向別人學習。不僅如此,中土反而冒出這個「以黨喻商」,倒是非常的稀奇和有趣。
 
商業企業中,「和為貴」是重要的原則。那天,在網上訂購了一個放台球(撞球)撞球桿的架子。美國家庭裡,許多人都會在地下室安個台球、乒乓球、家庭影院或健身房之類的,供家人健身娛樂。幾天後架子來了,打開一看,裡面的金屬環有些損傷。一般來講只要給商家打個電話,他們會寄來回郵資費,讓你把東西退回去,然後寄新的來。當時一琢磨,商家也不容易,網購利潤稀薄,損傷可以修好,就自己用把鉗子把它修好了。

又過了幾天,商家來了封電郵,邀請評估這筆銷售。該咋辦呢,如果把不好的經歷填上,也許會冤枉他們,因為不知哪個環節出的問題。想了想回了封信,說寄來的東西損壞了,但我修好了,以後你們需要注意運輸和包裝,沒說其他的。幾小時後服務經理回信,說很抱歉發生了這樣的事,他們會調查改進;因為已經修好了,他說會退還部分貨款。本來對這公司有點失望,但經理的善意和周到,打消了負面的影響。如果中國企業去向中共學習,能學什麼呢?如果學它的「鬥爭哲學」,「和為貴」的商業傳統肯定就沒戲了。
 


中國的「以黨喻商」,其實是血腥的經商寶典。圖為北京一商業中心的廣告展板。(AFP/Getty Images)


政府和企業誰學誰
 
政府和企業最本質的不同,是前者從民間(包括私人和企業)撈錢,用武力收取;後者被迫給前者交錢,只能從民間(私人和其他企業那裡)讓他們在志願購買企業的產品和服務時,聚集錢財。獲取財源的方法不同,注定二者的經營有本質的區別。如果政府能向企業學習,第一個值得學習、可以去除自己弊病的,就是效率。

紐約中央公園有個沃爾曼滑冰場(Wollman Rink),人們在曼哈頓的摩天大樓間溜冰,是紐約一景。冬天這裡是溜冰場,夏天則是娛樂園和音樂廳。60多年前,來自堪薩斯州的沃爾曼女士捐出60萬美元(相當於今天的600萬)為紐約人建公共溜冰場。1980年,市政府把溜冰場關了,準備進行維修。維修原計畫用兩年半,但6年下來還沒弄完。地產大亨川普就去遊說當時的市長愛德華‧科克(Ed Koch),讓他來完成。結果川普用了4個月就完成了。科克本來還拒絕川普的請求,但迫於公眾壓力,不得不改變主意。

中國企業如果能從政府運作中「學」到什麼,那一定具有「中國特色」。或者,是中國企業跟政府運作差不多,效率低下;或者,是中國政府改變了職能,不是服務民眾的工具,而成為撈錢的利器。兩者不管怎麼說,都不能說是好事。

中共90年的歷史,基本上是謊言、暴力、不知恥、不退讓,再加上當今的與民爭利。如果真把中共發家術帶入商業領域,企業把中共黨史列為管理教材,可以想見,中國商界的亂象,從惡性競爭、偷稅漏稅、不公平競爭到侵權盜版,會有增無減。中共獨有的「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等「九大基因」,對正常運作的企業來說,個個都是致命的毒藥,都是會導致企業垮台的「祕訣」。長此以往,中國企業在國內立足都沒有可能,走向世界更無從談起。

中國企業如果越來越像政府,「新四大家族」控制中國的現象也會愈演愈烈。不光電信、電力、石油、金融被高幹子弟和家族控制,壟斷和特權會進一步進入民生所有領域。到那時,民營資本的生存空間會消失殆盡。以前讀武俠小說,最可怕的兵器當數雍正的「血滴子」,名字聽起來就很嚇人,讓人不寒而慄。「血滴子」可怕之處,是它先套在你頭上,再一圈圈收緊,等你意識到它的恐怖時,首級已被取下。「以黨喻商」對中國商業的影響,應該有此一比。◇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