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維權抗暴模式變遷啟示

?"
2011年5月,加拿大多倫多民眾在華人聚集的「太古廣場」舉行「迎9,500萬三退大潮」的真相長城和現場勸「三退」活動。(攝影/工石)

5月15日大紀元網站上,刊登了江蘇省灌雲縣鄉村的一群民眾向海外媒體公開了發給李洪志大師的求救信,隔天,當地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和死者家屬簽署了和解協議。人們赫然發現,原來中共最害怕的是中國人從精神上脫離中共……

文 ◎ 駱亞

近期大陸接連發生幾起新鮮事,最新奇的是江蘇灌雲縣黨員及群眾就當地暴力強拆事件,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發出公開求救信,並附上當地民眾的集體退黨聲明,結果很快就得到政府數百萬的賠償。另一件就是震驚全球的江西撫州政府大樓的「連環爆炸案」。很多民眾表示,民間維權模式已經從上訪打橫幅、爬鐵塔、上吊自焚,開始轉變成精神和行動上直接給予中共暴力機關重擊,這是中國民眾維權抗暴史上的重要轉折點。

中共最怕的是民眾三退

5月15日大紀元網站上刊登了〈江蘇灌雲縣黨員們發公開信向李洪志大師求救〉的新聞,江蘇省灌雲縣鄉村的一群民眾向海外媒體公開了發給李洪志大師的求救信,並附上當地黨員們先前的集體退黨聲明信。求救信中稱,自2002年以來當地縣政府官商勾結霸占大量村民的土地。土地、房子被搶走,村民上訪卻被拘留、勞教還遭受其他各種迫害,民眾不堪政府的暴力凌辱。這些年他們嘗試過無數的求救門路,至今也起不到任何效果,甚至他們的住房也遭到非法暴力拆遷。信中說:「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向尊敬的法輪大法李洪志大師求救,請求李大師救救我們,讓這一小撮腐敗分子早日遭到報應。」

在大紀元網站刊登此文的二天前,該縣發生了一件令人髮指的慘案。5月13日上午,江蘇省灌雲縣侍莊鄉陸莊村發生一起暴力拆遷致死的慘劇。當地民眾認為死者陸增羅被拆遷人員打死後,當局為了毀屍滅跡,點燃煤氣罐引發大火,死者被燒得慘不忍睹,引起極大民憤。事後公安試圖來搶屍,遭到家屬和周邊村民以菜刀和磚頭抵抗,未能得逞,現場的救護車玻璃和挖掘機均被砸。而當地官方網站稱:死者自己點燃屋內汽油,致其當場死亡。

大紀元網站刊登該縣民眾求救信的一天後,當地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和死者家屬簽署了和解協議,據知情者透露,當局對外的賠償金說詞是160萬,而私底下賠償金將近翻一番。中共此舉讓人們看到:它最害怕的是人們從精神上脫離中共,三退保平安。

江西撫州政府各大樓連環爆炸

隨後5月26日上午,江西省的撫州市檢察院、撫州市臨川區政府大樓還有藥監局大樓,先後發生了連環爆炸案,官方稱3人死亡,多人受傷,而《蘋果日報》引目擊者稱,事件導致至少18人死亡,爆炸製造者錢明奇可能已在爆炸中身亡。

錢明奇生前在微博中透露,自己被強拆兩次,維權上訪已經十年,家破人亡。他不想眼看自己和親人一樣含冤而去,也不想做第二個錢雲會和徐武,他說他要用實際行動為老百姓除害。爆炸案發生之後,很多網友在各媒體的論壇裡邊紛紛留言叫好,認為此舉大快人心、非常給力,並給予一個新詞「合理暴力」。


5月26日,江西省撫州市發生驚人「五連爆」,農民錢明奇被指這場爆炸的點火人。網上爆出他是因強拆2次,10年上告無門,憤起點爆官府,網友推他為英雄。(網路截圖)

一位同樣被強拆十多年的民眾說:「我是蘇州被強拆的,黃金地段,一畝多地,區政府與法院狼狽為奸,美其名政府行為,最後老人被逼死……我們無數次給蘇州市歷屆書記市長寫信(楊曉堂、章新勝、陳德銘、王、梁葆華、楊衛澤、王榮、閻立)都石沉大海,因為沒有房子所以35歲兒子還未成家,內心的痛苦無法言說。錢明奇是清醒的,好樣的,他選擇了反抗,做了我們想做的,是苦難的我們心中的英雄!」

百姓已走完非暴力和平抗爭過程

一些評論人士和中國問題專家也給出了自己獨特的見解。網路獨立評論員佇鳥表示,「我們看到,從拆遷戶唐福珍自焚開始,到江蘇拆遷匪徒們打死拆遷戶、焚屍滅跡,再到今天的錢明奇暴力反抗,中國底層飽受欺壓的百姓們終於走完了非暴力和平抗爭的過程。」

網路自由撰稿人梟雄表示,用自己的血肉之軀進行抗爭的有兩種表現形式:一種是自殺。自從唐福珍自焚以來,全國又發生了多少起自焚?但這些自焚者大多不是女的,就是年紀較大的。他們有就死之心,卻無同歸於盡之力。但我們決不能小覷這一點,因為它會震撼身強力壯的人,讓他們看到正義必須伸張的價值。

另一種是以暴抗暴。楊佳事件離今只有幾年,但在這幾年中,殺死、砍傷城管和強拆人員、槍掃法官,刀砍信訪等事情時有發生,到了江西撫州大爆炸,可以說是進入一個高潮,「這很可能是個標誌。雖然我們無法斷言緊接著是否還會出現這種事件,但對於那些想要維護自己權利的人來說,首先是情感上痛快。痛快之餘,事件的本身也會對他們起著耳濡目染的潛化作用。所以說江西撫州爆炸事件是件承前啟後的標誌性事件。」

民眾維權抗暴形式的轉捩點

著名時事評論家、中國過渡政府總統伍凡表示,撫州這個連環爆在十多分鐘內炸了幾個政府機構,這是非比尋常的一件大事,這表明中國民眾維權抗暴的形式和行為上的一個轉捩點。

伍凡指出,這個爆炸不是恐怖主義,網路上稱它為合理暴力。它不是針對老百姓、不是威脅老百姓,而是針對這個邪惡的政權,所以這是一個非常明顯的標誌,老百姓走上了一個以暴制暴、以暴抗暴的形式來反對這個政權對他們的欺壓。

他認為這種事情開了頭,有榜樣了他們都會叫好,要為自己報仇、為了自己祖輩報仇、為了爭取子孫後代更好的生活,他們會奮不顧身。他說:「這是撫州發出的明顯信號,我相信這個事情還會繼續發生。再加上茉莉花革命運動興起,及最近又有民眾號召要成立反共救國軍、反共複合軍,若這些形式都起來的話,那共產黨面臨的就是直接遍地開花、四處爆炸。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讓人們走上一個新的抗暴維權的道路,所以影響是會很大的。」

官方稱「報復」是轉移注意力

5月28日,中共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發表社評文章〈反對報復性殺戮是真正普世價值〉,說錢明奇引爆政府機構,是應該受到譴責的極端報復行為。此言一出,引起網友的一片譴責。

線民fufuji97認為,應該先制止制度性強姦,再談報復問題;而網民semerita表示,在對抗美帝國主義的時候,官方支援賓拉登自殺性報復美國人,而在人民對抗政府時,卻堅決反對報復殺戮。「共產黨你要臉不,話正反都是你講的?」

網民LaomaoLiu也表示:《環球時報》和它所效忠的組織,不能光在自己遭受攻擊的時候想起普世價值,在普羅大眾的財產、人身被侵犯的時候也要想起普世價值。不能改天好了傷疤忘了疼,一旦沒有了極端的民眾的暴力威脅,就又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犯民眾的權利。

網民1989jasmine認為《環球時報》是標準地為黨說話,因為報復性殺戮是草民的最後武器。放棄這個武器,就是放棄反抗。

針對網路上的熱議,獨立評論員立里表示:「這不是什麼報復的問題,把關注點集中於報復問題,是轉移注意力,迴避造成悲劇的原因。要是老百姓能忍,官府就更加任意欺壓。官府的暴力侵害遠遠千百倍於民眾的暴力反抗。指責錢明奇的人,如果沒有按這個現實比例指責官府,禁止官府的暴力侵害,那就是俗稱的拉偏架(指勸架時故意擋住一方手腳讓另一方打),而拉偏架是市井常用的幫凶技巧。」

解體中共 才能消除暴力根源

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中國問題專家謝田指出,拆遷裡總有一種火爆行為,是因為人們的憤恨不滿、憤怒的情緒沒有發洩的管道,因為中國的法律制度不暢通,不能真正保護人民的利益,如果人們能通過司法體系、法院系統把拆遷補償的問題解決的話,人民就不會走這種極端暴力的行為。這種暴力行為的出現,其實根源就是政府,政府是社會不公的暴力根源。

「我覺得由官方媒體來譴責這個是非常荒唐的。因為中共政權在過去六十多年來,殺了中國6,000至8,000萬民眾,殺了那麼多法輪功學員,甚至活體摘取他們的器官,這些人現在卻來喊『制止殺虐』或『禁止殺虐」來提普世價值。」他指出,中共擁有世界上最好的憲法,但它沒有一項是實行的,所以中共的言論對百姓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我們要注意的是中共的行為、專制暴虐的行為,這恰恰是導致人民一系列的反抗,才會出現這種狀況。

著名時事評論員橫河也談到,中共的惡行在不斷給它製造敵人,現在很多中國人都認識到,共產黨是一切罪惡的根源,如果現在還有一條和平不流血的道路可走的話,那就是大家加速退黨,然後和平解體中共,這個是唯一和平的可能性。

他分析說:「《九評》退黨,這個表面上你看不出來,因為很多人化名退黨,但是當它達到一定的數量以後,到了一個臨界點,過了以後,共產黨就沒了。現在的共產黨,除了一個空殼,一個利益集團,還在那維護它的經濟利益和它的家族的利益以外,它做為一個政黨,其實已經崩潰了,已經四分五裂了,中共現在已經是個紙老虎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