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內蒙古動盪 中共大舉進

?"
5月27日,正鑲藍旗的遊行群眾向政府進發。

5月以來,內蒙古發生30年來的第一次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引發中共當局極度緊張,調動大批軍隊及武警進駐,造成一些地區被戒嚴、學校被封校,學生和老師被部隊監視,近百名參加遊行的牧民被抓捕,向來順服的內蒙人倒底為何怒吼?

文 ◎ 鄭志勵
圖 ◎ 南蒙古人權信息中心

5月以來,內蒙古自治區局勢動盪,不斷有蒙古人走上街頭遊行抗議。事件由最初的要求嚴懲輾死牧民莫日根的兇手,逐漸升級為要求「維護蒙古人的合法權利」及「保護家園」的示威抗議,包括大批學生也參加了遊行。

這是內蒙古30年來的第一次大規模抗議活動,事件引發中共當局的極度緊張,調動大批軍隊及武警進駐內蒙古多個城市,對遊行及抗議活動進行鎮壓,一些地區被戒嚴,學校被封校,學生和老師被部隊監視,先後近百名參加遊行的牧民被抓捕。有民眾看到坦克在鐵路線上調動。

集會被驅散 坦克調動 大學被監視

5月30日是蒙古族英雄紀念日,也是預定的蒙古民眾集會抗議日。

由於集會時間和地點廣泛流傳,中共當局除了學校封校外,有的單位員工也不准回家。從相關視頻上可以看到,預定的聚會地點呼和浩特的新華廣場已經被戒嚴,整個廣場拉起戒嚴線,大批武警站崗,四周有武警部隊巡邏。

儘管中共嚴密戒備,但還有近千人響應了「到內蒙古呼和浩特參加大型抗議活動」的呼籲。

一位目擊者給《大紀元》傳來一條信息稱:從中午十一時左右開始,示威人還不少,粗略估計不到千人,沒多久防暴大隊開始衝散人群,大家四處跑,基本上都跑散了,抓了十幾個人。很多人拍照、攝影,不過學校周邊的網路屏蔽得厲害,朋友家沒法上網,所以沒看到照片。

內蒙古人權中心消息稱,儘管當局30日出動大批武警在呼和浩特一些重要地區戒備,仍有近千名牧民於早上 11時許舉著「保護草原」等標語,高喊口號,到市中心抗議示威約 1個小時,有幾十名牧民被捕。

國際上,多個國家的蒙古人於30日到當地中共大使館進行了抗議活動,並遞交了抗議書,以聲援內蒙古的遊行活動。在東京、德國、日本、蒙古、英國、荷蘭、瑞士等國家,都有蒙古人舉行各種形式的聲援抗議活動。

隨後,中共進一步調動部隊,加強對內蒙古的控制。6月2日,一名在內蒙的民眾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特警們穿著防彈衣,端著衝鋒鎗,布署在呼和浩特市火車站內,充滿警惕的望著來往的旅客。在她坐火車經過隆化市的路上,看到有坦克在調動。並且她瞭解到,在呼和浩特大學城附近,有158名軍人在一間會議室中利用監控設備,監視大學城中所有大小事,老師和學生不能亂說亂動。

內蒙人權信息中心消息稱,此前在錫林郭勒盟最少有40多人被抓,在30日呼和浩特市的抗議活動中,也有幾十人被抓,前後有近百人被抓捕,目前還沒有他們被釋放的消息。

有傳言稱,當年鎮壓「六、四」學生運動的河北保定38軍已經被調往南蒙古。
 
導火線─莫日根事件

維護草場的牧民被拉煤車撞死,引發一系列抗議事件。

內蒙古共2,400萬人口,其中20%是蒙古族,近30年來,這裡的牧民很少像新疆和西藏的當地民族那樣走上街頭向當局挑戰。是甚麼原因促成蒙古人的抗議聚會?使中共政府如臨大敵的布署軍警?

當地牧民認為,錫林郭勒盟一位叫莫日根的牧民,為維護草場而被拉煤車故意撞死是最近一系列事件的導火線。

記者瞭解到,5月10日晚,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西烏旗牧民莫日根組織30多村民,為保護牧場,阻攔拉煤車輛從草原經過,以抗議當地煤礦的拉煤貨車在草牧民草場上亂跑,長期破壞草場生態環境。在對峙一段時間後,一輛據稱被喝了酒的貨車司機駕駛著的拉煤車衝了過去,莫日根被拖出150多米後,當場死亡。隨後的幾輛拉煤車掩護肇事車逃走。

事後雖然中共當局迅速抓捕肇事司機,並且向死者家屬賠償56萬人民幣現金,但這並沒有平息牧民們的憤怒。5月15日上午,錫林郭勒盟阿巴嘎旗瑪尼圖一名煤礦礦主糾集數百名工人暴力毆打當地居民,造成1死7傷的慘劇。這更點燃了牧民們的怒火。

大規模學生抗議

5月23日~24日連續兩天,當地有逾百牧民到錫林郭勒盟西烏旗政府,抗議當局用金錢來平息莫日根事件,同時要求當地政府嚴懲兇手,並為死者舉行追悼會,但當地政府派出大批警察到現場驅趕並抓捕部分牧民。事件被進一步激化,發展成大規模的學生抗議。


5月25日,到錫林郭勒盟政府遊行抗議的學生隊伍。

5月25日早上,錫林郭勒蒙古中學、錫林浩特市蒙古中學、錫林郭勒盟職業學院,三所學校二千多名學生到錫林郭勒盟政府門前進行遊行抗議活動,並遞交了請願書。


5月26日,錫盟西烏旗約2千多名群眾在當地政府前與軍警發生衝突。

學生們的遊行令一向敏感的中共當局緊張,26日,當局開始封鎖當地的互聯網,街上出現大量軍警,處於戒嚴狀態。儘管如此,西烏旗一位姓納古斯的牧民向大紀元記者透露, 26日中午,西烏旗政府聚集了兩千多人,其中蒙古族中學生和西烏一中學生約有七、八百人,其他都是牧民和社會人士。學生們舉著「保護家園」的標語,在政府門前與警察和武警發生了衝突,兩名女生被一輛武警的車撞倒。


5月27日,正鑲藍旗的遊行群眾衝破武警的盾牌後,武警回防政府門口。

隨後事件開始蔓延,武警對錫林郭勒盟多個地區進行控制。有消息稱,錫林郭勒附近的正藍旗和西烏珠穆沁旗,在27日上午實行了軍管,街道四周都有警察把守,學生被控制在校內。但300多名蒙古族牧民和社會人士還是衝破了武警的盾牌牆,衝至政府門前抗議,隨後抗議民眾被驅散,一些抗議的牧民被抓。


南蒙古呼和浩特市一些學校貼出的封校通知。

中共政府迅速加強了對當地的控制,一些地區接到通知實行封校,5月28~29日(週六~週日)都要上課,不准離開校門。一些警車在學校外停駐監視。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胡春華也於27日到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綜合高級中學與學生對話,希望緩解當地緊張局勢,結束抗議。


內蒙古大學外駐守的武警部隊。


駐守在內蒙古大學外的部隊車輛。

網路呼籲出籠 

期間,一條信息開始通過網路和手機短信傳播,呼籲民眾5月30日到內蒙古呼和浩特新華廣場參加大型抗議活動。與此同時,中共當局也在不斷調集武警、部隊進入各城市,採取多種措施控制民眾及學生。

5月29日,武裝警察封鎖了首府呼和浩特市中心廣場,氣氛十分緊張,各學校斷網封校,學生們被控制在學校內不准外出。集會聚集地新華廣場要道出現大批荷槍實彈武警,市中心新華廣場更有裝甲車待命,武警監視途人,禁止民眾聚集。

南蒙古人權益長期被忽視

從事件的原因上來看,似乎是莫日根事件,以及隨後發生的煤礦主帶人打死當地蒙古人的事件導致了蒙古人的遊行抗議。但南蒙人權信息中心主任恩赫巴圖認為,這兩起事件只是導火線,而根本原因是南蒙古人權益長期得不到保障,從而導致積累民怨爆發。

「60多年來,蒙古人的權益從來沒得到保障,在自己的土地上,連基本的生存權都沒有保障。」恩赫巴圖說,自從1947年中共控制南蒙古以來,以「土改」、「內人黨」等名義殺了大批蒙古人,隨後又搞了大批移民進入南蒙古,不但破壞了草原,也給南蒙古社會帶來了災難。1981年,內蒙古大學、呼和浩特等大學學生曾進行了持續三個月的抗議活動,但中共並沒有徹底改變對南蒙古社會的破壞 。

恩赫巴圖說,近年來,中共還以蒙古人遊牧方式破壞草原為名,將一些蒙古人移民到城鎮,由於蒙古人不習慣城鎮生活而且沒有城鎮生活的技能,生活很不如意。還有一些地方採取禁牧政策,要求牧民對牛羊進行圈養。隨後,中共大規模開發草原,到處開礦。很多開礦公司在草原四處挖礦,拉煤車在草原上亂跑,嚴重破壞了草原。

旅居德國的內蒙人權保衛同盟主席席海明認為,對蒙古人來說,草原是命根子,而對蒙古文化來說,草原又是根。毛澤東時代是以開荒種地的方式破壞草原,鄧小平時代是掠奪資源的方式來破壞草原。

如今蒙古草原被嚴重破壞,「整個草原都像被耗子打洞似的,大的耗子是中共,其他的是廣東、浙江老闆,再加上當地的小耗子,都在從草原上挖東西拿走。」 而蒙古土地的主人蒙古人卻沒得到好處,資源都被中共採去了。

內蒙古一位維權人士說,網上發出消息以來,內蒙古很多人響應,特別是一些大專院校的學生。因為草場就是牧民的生命,牧草逐年被破壞、退化、沙化,牧民很難生存,然後煤礦車對草原肆意踐踏。

恩赫巴圖說,學生和遊行民眾的口號是簡單的「保護草場」、「保護牧民的合法權益」,並沒有過分的要求。「近30年來,蒙古人對中共政府的不滿日益加重,最後導致無法忍受而站起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席海明也認為,這次持續的抗議活動,是蒙古人對中共的民怨的爆發,是蒙古人感到了生存危機。「蒙古人這麼多年也是老老實實的忍耐,但日子實在過不好了,忍無可忍了,草原這個根都快要失去了,再忍下去民族都要完蛋了。」

遲早會再爆發

在中共軍隊的強勢戒備下,內蒙古各城市的抗議活動逐漸減少。

旅居日本的蒙古社會學者忽必思嘎啦圖表示:「儘管中共出動了軍隊和武警戒嚴,但蒙古人賴以生存的草原遭到破壞,牧民莫日根的被害敲起了警鐘,蒙古人遲早會再爆發的。」

席海明認為,自治政府從來不代表蒙古人的權益,蒙古人的訴求從來不能真正得到表達,自治區政府的官員都是中共的傀儡,書記都是中共派來的,聽話的才會當官,想講點真話的都會被搞下去的。「中共的什麼自治法、保護草原法,都是假的,空頭支票。」

席海明表示,雖然這次中共壓制住了抗議活動,但並不能徹底解決根本問題。因為,中共整個體制是非常腐敗的,就算它提出一些名義上的改良,但根本無法制止大大小小的官員想辦法亂開發,而中共本身又是黑箱作業,並不聽取民意的制定各種政策,根本無法改變草原被破壞的局面。

「根本問題沒解決,到一定時候還會再爆發。」席海明說。◇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