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資深茶道師沈武銘傳心法

?"
在台灣茶道界資歷深厚的沈武銘認為,泡好茶的關鍵在於讓環境、身、心三者皆安定,不然大家就會喝到忐忑不安的茶。(沈武銘提供)

茶是自然的東西,周邊相應的東西都要自然,包括我們的內在,心裡帶著煩惱,泡的茶湯會好嗎?樹也是天地精華,在生命結束時,被利用成炭,供養它最後的能量。炭有一種力量叫遠紅外線,穿越壺、水到茶湯。

文 ◎ 吳涔溪、古芳子

採訪資深的茶道老師沈武銘時,《新紀元》記者帶了一泡明前龍井和沈師分享。沈武銘打開門來,邀我們入內,室內傳來優雅舒緩的古琴聲韻,沈師共泡了三泡茶,一泡是老烏龍,一泡是記者帶去的龍井新茶,最後一泡是陳年普洱。

沈師原為退休情治人員,台灣在近30年的茶藝發展上,其觀念影響茶界頗為深遠,像早期陸羽茶藝中心的蔡榮章、紫藤廬茶館的周渝等人,蒙其啟迪趣入茶事,他亦是最早提倡普洱茶飲的先驅。

沈師說:「你今天喝了我這泡普洱茶,你麻煩大了。」果然,直到寫作此文,心裡仍一直叨念著沈師用電鍋蒸煮過陳年普洱的深韻和奇香,在此香韻中,將日前沈師泡好茶的心法整理如下。

‧茶席之前先喝水,叫做「評水」,一來,我們給主人的水打打分數;二來,也是禮貌問題,把剛剛吃了食物的口腔異味清一清,因為茶主人和茶客人有很多要細心對話的地方。

‧茶席上,這杯茶我遞給你,跟你自己拿,完全是兩種味道。

‧坐在茶席上,把自己心中忐忑不安放下,彼此才能相應。

‧茶道精髓三要:
        敬天:茶這個字,艸人木,人在草木之間。
        愛人:每杯茶,都由我遞到你的手上,這不是表演技術,而是關愛和敬重。
        惜物:每一泡茶都充分讓它展現,這是惜物。

‧所有藝術都是表演者的performerce(表演),但是茶湯的藝術不是誰的performerce,就像你看風爐是由三塊炭成就,這個茶席是由在座的我們共同成就的。

‧中心思想「成就茶湯」:一個音樂劇,舞台燈光可以很美,但是唱腔是第一個要被考量的,現在,茶席變成裝置藝術,關於茶湯本身,大家反而變得不是太講究,這是一個迷思。

‧拿大小壺都用蘭花指:一般以為,壺的環是要一個手指頭伸進去,事實上,是錯的,是用蘭花指,中指和姆指騎在環上,用無名指當槓桿,就很輕鬆。

‧茶席樸素:有些朋友的茶席,鑲金、鑲銀的布,我說:「好美啊。」他說:「不只是美,是極美,而且是絕美。」那就跟我完全是兩個世界。送給讀者一句話:「素樸,則天下莫能與之爭美。」

‧燒水用風爐且添炭火:茶是自然的東西,周邊相應的東西都要自然,包括我們的內在,心裡帶著煩惱,泡的茶湯會好嗎?樹也是天地精華,在生命結束時,被利用成炭,供養它最後的能量。炭有一種力量叫遠紅外線,穿越壺、水,終而成就一杯完美的茶湯。所以,我即使遠到華山,我不怕麻煩,一定帶風爐。

‧不管炭火、燒水的陶壺,各方面都很專注去做的時候,這時候的茶湯就像是一隻指月的手,彷彿有人在茫茫黑夜中,在你背後輕拍地說:「嗨,你看。」那時雲散開一個洞,看到一輪明月。茶湯只是一個指月的手指,那時候它的功能性就到此為止。所以,我們要成就這個茶,不然這個手指伸不出來。

‧你聽馬友友的無伴奏巴哈大提琴會很感動,心好像被溫暖的小熨斗熨過一樣。馬友友大提琴是物質,讓你聽到的是音符,音符背後是旋律,旋律後面是馬友友的人格特質穿過這東西。茶湯也是一樣,六根六覺最後回到心。但是,味覺是很少被開發的。

‧我的茶席,有個詞叫做不辜負,這麼好的茶,經過這麼多的因緣來到我們這,我要保證泡好它。

‧儘管有很多人不具足我的條件(炭火、風爐),但是只要把心擺對位置,用不鏽鋼、瓦斯爐,泡出來的茶湯還是一樣的。

‧我把茶跟音樂做了四個類比:很會種茶的茶農,就像是作曲家;製茶、焙茶師是編曲家,他經過各方努力把茶調到另外的高度;我們的工作,就是演出者,泡出好茶,盡我的能力,讓人喜悅;另一個很重要就是你,聽眾。這四個領域在自己的領域很專注很好,但是不要撈過界。

‧泡好茶的條件「心手相隨」,屋子是我們身體的居住所,身體是心的居住所,在一個環境中,要讓環境、身、心三者安定,不然大家就會喝到忐忑的茶。

‧你再重新用兩隻手扶著杯子,眼睛閉上,再聞一次,兩個杯底香不一樣,這就做「恭敬心,生一切法」。我們每個人的身心,在跟茶對話。

‧每個人泡出來的茶都是拋物線,從沒有味道、有點味道、最高味道,後面一路下滑,每泡茶都是雲霄飛車,從期待到失望,心情在這當中回盪,我的做法是,把這拉平,每泡茶的茶湯都一樣,曲徑通幽,這叫平淡中見溫暖。

‧讓茶湯自己說話:現在我給大家奉這杯茶叫圓滿茶,為這杯茶我在美國閉關兩年,煎茶道崇禎末年傳到日本再傳到台灣,幾百年來,幾乎都是一壺多杯,但是,我一直覺得少了一樣東西,叫做穿透力。我認為茶一定有這東西,但是沒有請出來。以前我可以用很好的技術,操控每一泡茶都非常好,我學生說「拔劍四顧茫然」,找不到對手,現在感到有點汗顏,現在叫「給茶找到回家的路」,我完全不操控,讓茶湯自己說話。

‧我還有一招叫回馬槍:剛才喝的老烏龍,我讓候湯在這邊半個小時,一般人幾分鐘就嚇死了。剛才說茶道的精髓有三:敬天,愛人,惜物,每一泡茶都充分讓他展現,這是惜物。一般人都把茶葉放得很重,我說,理直何需氣壯,你的茶很好,不需這麼大的量,大量的缺點是,開水沖下去以後,就要馬上倒出來,心情是焦慮的,天下美好的東西都是慢慢凝結的,所以,出湯一定要慢。

‧出湯的時間點?很多人問同樣的問題,我給他們三個字,聽消息。(手親摸著茶壺)而不是用讀秒器。聽不是用耳朵,是用心。◇


沈武銘近年來收藏的宜興紫砂壺,以仿古、中壺為尚,砂中往往帶玄色泥,壺形有明末的古拙,亦具清初盛世的恢宏。(攝影╱古芳子)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