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出口篇》一國兩豬 中國製造內外有別

?"
海外華人購買超市裡的中國食品,已經習慣性的檢查生產地,避免買到有毒食品。(新紀元資料室)

「好的出口,差的內銷」,4月就在大陸百姓飽受瘦肉精折磨之際,香港澳門卻發生了「一國兩豬」的奇聞,大陸出口港澳的豬肉都是合格品。同是中國製造,為何差距如此之大?

前不久的一天,在一家華人超市裡,一對大陸來的夫妻倆正在選購食品。

就聽先生說:「好久沒吃午餐肉了,買回去燙火鍋!」說著就拿在了手裡。夫人卻說,「等等,看看哪生產的,大陸的就不要。你知道嗎,大陸午餐肉全是老母豬肉做的,一般母豬肉都咬不動,但添加很多化學品後,做午餐肉反而最筋斗。」先生把罐頭翻來覆去地找,「找到了!台灣,台灣產的!」「我看看……,這不是台灣的,你看,這個才是台灣產的。」妻子拿起旁邊一個食品罐頭,「這個上面寫的是:台灣嘉義縣新港鄉中山路多少號,有具體地址,你那個是大陸冒牌的。再說,你看這個生產日期,是事先列印上去的,不是凸凹那個按生產日期摁上去的。」

「你呀,就是嘴饞,重慶火鍋底料都加了石蠟做固化劑,為了減低成本,很多不是用的食用石蠟,而是工業石蠟,你想吃進肚裡能好受嗎?」「別嚇唬人!這裡是美國,進口食品都是通過FDA(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檢查的,不合格的早就給退回去了。」先生不服氣地說。

「你呀,就是迷信FDA,你知道嗎,FDA對進口食品的抽檢率不到1%,它連美國國內大眾食品都檢查不過來,哪有精力管你一個少數族裔的輔助食品?我有個同事的朋友,兩年多前大陸毒奶粉出來後,他在洛杉磯多家華人超市買了幾百元含三聚氰胺的有毒嫌疑食品,有的在大陸都已經下架不許賣了,但在美國還在賣。他把樣品交到洛杉磯FDA辦公室,對方苦笑說:要檢驗,得排隊排到一年以後。至今他們還沒收到FDA的回覆。現在即使是美國大眾食品,你要投訴,若沒出人命狗命,FDA根本不管,人家也忙不過來呀。」「那就算了吧。」先生泱泱地說著把午餐肉放回架上,一臉的無奈。

一國兩豬 內外有別

不過這位先生也說對了一半。大陸人都知道,「好的出口,差的內銷」,出口產品質量相對而言好得多。4月就在大陸百姓飽受瘦肉精折磨之際,香港澳門卻發生了「一國兩豬」的奇聞,大陸出口港澳的豬肉都是合格品。據大陸媒體報導,去年年底大陸供港食品合格率為99.97%,前些年中國出口歐美的食品合格率都在99%以上。


4月,就在大陸百姓飽受瘦肉精折磨之際,香港澳門卻發生了「一國兩豬」的奇聞,大陸出口港澳的豬肉都是合格品。(Getty Images)

同是中國製造,為何差距如此之大呢?有評論指出,既然能達到出口歐盟的食品標準,這從另一個側面證明,大陸食品安全問題,不是生產技術問題,而是質量監管問題。不是做不好,而是不想做好,是態度和管理的問題。很多有毒食品是人為故意添加的。事實上中國很多食品的檢測標準,就跟中國的憲法一樣,是全球最先進最合理的,但在實施中卻完全變了樣。

當善良者遇到奸詐之人

西方人的處世原則是,先做無罪假設,相信人們都是誠實、本分、遵紀守法的,就跟國外地鐵沒人挨個收票一樣,他只是抽查,一旦查到你沒票,就重重地罰款十倍。同樣的思路用在食品檢驗中,一旦發現造假,食品廠就得破產關門。不過對於進口食品,FDA就力不從心了。FDA會委託一個境內進口代理,這些人大多是律師或退休FDA官員,由他們來審查一些進口資格。一般會讓進口廠家上報各種材料,同時上繳幾批樣品來檢測。他們哪裡知道,中國商人上報的材料很多是假的,送檢樣品也有假的,或反覆提純後、跟大批量生產完全不同品質的東西。再加上一些「中國特色」的公關方式,於是很多中國廠家拿到了出口許可,不少有毒食品也就混進了美國。

歷史老人是慈悲的。2007年3月,當美國數千隻寵物突然死亡,FDA查到原因是「來自中國的小麥蛋白飼料中含有有毒的化工原料:三聚氰胺」時,上蒼已經把答案展示在中國人面前:有人在用有毒的蛋白精(三聚氰胺)冒充蛋白質。當時中國質檢部門只要順藤摸瓜,就能查到這個定時炸彈,但中方卻以廠房關閉、當事人被抓來迴避FDA的幫助,最終釀成一年後的毒奶事件。

兩岸對比 天壤之別

如今台灣塑化劑問題正在延燒。不過對比兩岸官方的處理方式真是大相逕庭。台灣是質檢部門發現問題自己曝光出來的,由於能從尿液中排出,至今還沒有嚴重受害案例。事發後政府拘捕了責任人,勒令相關產品下架,9,000多種商品被召回,直接經濟損失3至6億美元,驗出塑化劑污染的衛生署食管局楊姓技正獲頒「一等功績獎章」,立法院討論修改法律以加重懲罰食品投毒者,並促使台灣改善食品跟蹤系統。

而在大陸,三鹿毒奶要是沒有紐西蘭總理的呼籲都不會被官方承認。在拿了幾個奶農和三鹿老總做替罪羊後,官方隱瞞了真實作惡者:大陸所有奶粉廠都偷偷添加三聚氰胺以提高口感,讓奶粉顆粒乾爽不結塊。大陸將600萬以上的受害者謊稱為30萬,讓三鹿廠破產以逃避賠款,然後改名後重新生產,並降低原奶指標;在拘留結石寶寶上訪家長的同時,聽任被回收的毒奶再度流入市場……兩相對比,真有天壤之別。

不過無論在海外還是在台灣,眼看大陸同胞身陷毒海,我們能不吶喊相救嗎?◇
 

您也許會喜歡